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艺术人物】赵赵:我是不怕被社会折磨的一个人

2014-12-12 21:12:23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熊晓翊

摘要:【编者按】由孙原、彭禹、崔灿灿经过一年多时间策划的展览“不在图像中行动”于2014年12月13日正式浮出水面。“不在图像中行动”顾名思义,这些艺术家业已放弃了以获得图像或是制造视觉化的物品为目的创作。展览呈现于北京最重要的三大画廊—&mda…

     【编者按】由孙原、彭禹、崔灿灿经过一年多时间策划的展览“不在图像中行动”于2014年12月13日正式浮出水面。“不在图像中行动”顾名思义,这些艺术家业已放弃了以获得图像或是制造视觉化的物品为目的创作。展览呈现于北京最重要的三大画廊——佩斯北京、常青画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雅昌艺术网作为此次展览的战略合作媒体,对参展艺术家(小组)进行了系列报道。  

     联系赵赵采访费了些周折,他并不爽快,好像对媒体有所拒绝,又或是有接电话障碍症?不过既然约好了,见面之后,他是很nice的,除了有时候说话不太喜欢看对方的眼睛之外,他其实很好交谈的。

  两周之前,赵赵在草场地的305空间,捅了作为志愿者的另一个艺术家孙原一刀,这件事情在艺术圈内引起了不少的关注。看热闹的人多,谩骂的人也很多,有家艺术媒体给他打电话,简短的采访了一下这个事情,“我基本上是答非所问,因为觉得解释太没必要,我并不是不愿意说,只是觉得问题太奇怪……什么他疼吗?你舒服吗?捅进去多少?流了多少血?我都惊呆了”。

  12月13日,他的作品,包括“捅一刀”作为其中一环的《耳光与暗恋,皮鞋与家庭》开始在佩斯北京展出,这组作品包括四张照片,分别对应的是四个行为。采访之前,画廊打来电话向他咨询定价事宜,他并不回避我的在场,跟画廊讨论起价格和版数。

  然后采访开始,我们的话题当然还是从“捅一刀”这个事谈起——

  艺术家:赵赵

  四个词

  大概在一年前,喜欢关注新闻的赵赵在网上看到有关薄熙来案件的审理过程,看完之后,他在微博上写了一句话:“耳光与暗恋,皮鞋与家庭”,这是他从这桩案件之中提练出来的四个关键词,作为一种视角与点评,这句话在网络上四处流传。

  与之相对应的案件情节是:薄熙来曾经打过王立军一个耳光,这是导致他们之间矛盾的一个关键点,然后薄熙来认为王立军暗恋他的老婆薄谷开来,证据是她曾经送过他一只皮鞋,最后,整个事件是一桩政治案件背后的家庭丑闻。

  后来,赵赵认为这四个词背后还可以包含其它的隐喻,于是想拿来做一组行为作品,但他并不认为这组行为作品与当时的新闻还有什么关系,只是借用了一个标题而己。

  在“耳光与暗恋”这两个部分,赵赵通过社会征集找到志愿者,在他指定的时间地点实施,“耳光”是赵赵用右手煽对方左脸、右脸各一耳光。“暗恋”则是“在背后捅对方一刀”。

  “我觉得捅刀子与礼貌的拥抱并无区别,你把你的身体交给我,只是在一个简单的契约里头完成这一刀之约,并不存在什么底线。我不想表演一个现实,现实发生的事比我狠,比我含蓄、比我暴力的事都很多,我不喜欢那种表演性的东西,我也不希望有人看。”

  赵赵认为,这个作品再往下的延续性己经打开了,最开始当他在网上找志愿者同意让他分别扇左右两边脸两耳光时,有四个人愿意,他选择了其中一个。而在捅刀子的时候,似乎打开了一个局面,有13个志愿者同意——“我会见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一面,但我觉得他们都不太能理解这个事情,最后当孙原表示他愿意做这位志愿者的时候,我觉得就是他了。”赵赵说。

  “暗恋”之后的“皮鞋”部分,赵赵要把他用来捅过孙原一刀的这把刀送给一个志愿者,条件是这个志愿者能够说出一个令赵赵接受的理由。

  “这句话要让我觉得足够充分,充分就是能接得住。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发来他们的理由了,基本上都特别不靠谱,跟这个事无关。这里头有一半的人是自残型的,有人说要把刀插到自己身体里、自己的大腿上,还有说要插在他奶奶的坟上,要不然有两个人说想要这把刀捅我一刀——这个事情太可怕了,我怎么可能让他们这么干?我要接受这个事就太自虐了,所以到今天我都没有遇到一个特别阳光的、有正能量的答案,哪怕有人是说,用这把刀削个苹果我可能都会给他,或者去修个树枝,做什么都行,但他们把这个事想得太过了,理解得也太窄了。不过没关系,我会等那个合适的答案,有可能今年、明年,也有可能一直送不出去,这都不重要。”

  行为的前三个部分分别对应三张照片:煽耳光,捅刀子,与一把刀,最后的“家庭”部分在照片上呈现为赵赵与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合影。关于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听赵赵描述起来,有些像一篇卡夫夫式的小说——

  “我通过一个志愿者帮我介绍了一个六口之家,他们家庭是由老中青三代构成,长辈是40、50后,小的这辈是70后、80后,有两个小孩,都是00后:一个五岁,一个两岁多快三岁了。他们知道我是一个艺术家,去他们家做客的目的是想了解一下家庭生活是什么样的,他们觉得可能是那种社会调查之类的事情。因为也是朋友介绍,所以他们并没有对我有什么防备之心。”

  “那天我中午就到他们家了,跟他们家吃个中午饭,从中午耗到晚上,找各种话题聊天,问这个问那个,比如主人在做饭时我就问‘这个饼是怎么烙的’,诸如此类,我想要的就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能呆到什么时候就呆到什么时候,后来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边吃饭边看《新闻联播》,吃完、看完,这个时候基本上该说的话已经说的差不多了,就坐在那儿没话了,比较沉默,一直到九点,他们家小孩的奶奶就开始不断地跟特别小的小孩说:你该洗澡了,要赶紧睡觉了!我当然知道,这意思是在暗示我,我该走了。但我就当听不懂。终于又过了一会儿,他们跟我说,他们一般九点半就要睡觉了,问我还有什么想聊的事情。我说:没事,你们就赶紧洗洗睡吧,我坐这儿也不影响你们。”

  “我说完这句话以后,气氛整个就变了,他们确定我不想走了,就开始各种琢磨,成对成对地进到房间里去说悄悄话。耗到差不多11点多的时候,他们家70后的儿子就过来跟我说:‘你是不是有困难?如果你没有地方住我可以给你找一个地方住,你需要钱我也可以给你。’我说:我没困难,我有地方住,而且我也不需要你给我钱。”

  “他又说:‘你看咱们之前也没有过交集,以后我也不想有交集了,差不多你就回吧!’我说:我想要了解一个家庭,是不是可以让我呆到明天早上,跟你们吃过一顿早饭之后再走?他们又一起商量了一下,终于同意了。后来他们给了我一个被子,说‘你就在沙发上睡一个晚上吧!’我说:行,挺好的。”

  “从12点左右开始,他们就各自回屋睡觉了,我在沙发上躺着,一直到了半夜两点半钟的时候,他们家儿子又出来了,坐在沙发旁边问我:‘你到底什么意思?’我说:我没什么意思啊!他说‘我们家对你也不错吧?’我说:挺好的。他说:‘我希望你别等到明天早上了,我们家里从来没有外人在家里住过,我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你说你是艺术家,我也不知道,如果明天早上你再走,这一晚上我们完全就睡不好,而且我也不想让我的小孩在早上六、七点钟再见到你,你现在走吧,你要再不走我就报警了。’——我觉得这个事情己经到了一个挺好的节点了。所以我两点四十分,离开他们家了。我跟他说:那好吧,跟你们呆一天感觉挺好的,你们都是挺好的人,我走了。算下来,我在他们家呆了15个小时。”

  虽然这个行为的名字叫“家庭”,但赵赵认为这个环节的实质是“做客”。

  如果“耳光”是将社会所带给我们的挫败与羞辱看作是一个“礼物”,那么“暗恋”应该是一种具有主动选择之后的伤害与被伤害,是涉及到情感与人性的部分,“皮鞋”是追问与探究生存意义的过程,“家庭”则可能最后想要对归宿问题进行的思考。——这是我在听完赵赵跟我讲述整个行为过程之后,简单得到的理解,但我并没有就此与他继续聊下去,怎么理解是观众自己的事情,我觉得这也应该是他想要的效果。

  赵赵作品《耳光与暗恋,皮鞋与家庭》

上一页 123 下一页
(责任编辑:熊晓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57%当前指数:3,826
国画400指数

责任编辑:江静 010-84599636-847jj@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