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专访】王功新解读新作:重新梳理“现实”与“再现”的意义

2015-02-16 01:11:53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熊晓翊

摘要:2015年3月20日,王功新个展“在·现——王功新二十年影像艺术展”将在OCAT上海馆开幕。作为中国最早从事媒体创作的艺术家和重要代表,也是中国首家新媒体艺术空间“藏酷”的创办人,王功新的作品始终保持着强烈的探索精…

推荐关键字 在现 王功新

  2015年3月20日,王功新个展“在·现——王功新二十年影像艺术展”将在OCAT上海馆开幕。作为中国最早从事媒体创作的艺术家和重要代表,也是中国首家新媒体艺术空间“藏酷”的创办人,王功新的作品始终保持着强烈的探索精神和实验意识。

艺术家:王功新

  王功新创作首件影像作品至今已逾二十周年,本次展览将以新作与记录文献并存的方式——三组多屏录像装置和一组摄影文献——向观众展现艺术家影像艺术的创作起点和最新的工作状态。摄影作品《布鲁克林的天空》是对1995年所作同名录像装置的创作过程、完成状态和展出现场的文献记录,该作品也是王功新从绘画艺术向媒体艺术衍变的转身之作;《谁的画室》(2014年)借用法国现实主义大师库尔贝代表作《画室》中的“情景”及构成的元素,采用多媒体影像投射搭建了一个近似的画室场景,将《画室》中的场景转换为当下现实的景观,“移境”于展厅的现场;《雷哥的故事》(2014年)试图唤起观众对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摄影作品《学习的雷锋》的联想。原作中雷锋读书的“经典”形象被王功新借用到不同种族、年龄和身份的人群身上,并伴随作品播放时间的推移,在某一时间同步显现不同人物的喜、怒、哀、乐;《上拍的血色》(2014年)将中国画家王式廊五十年代“革命现实主义”绘画代表作品《血衣》中的人物和场景渐渐显现。王功新将《血衣》中的基本人物和构图因素,与当下生活中的艺术品拍卖场景进行重组,五个巨幅屏幕搭建的声像装置作品呈现出一个“叠加”或“错乱”的“真实”空间,营造出“心像”的“在场”。

王功新《布鲁克林的天空》影像装置(1995年)

  雅昌艺术网:这次展览的名字叫“在·现——王功新二十年影像艺术展”,听起来像一次回顾展?

  王功新:可以说是一次回顾展,但是展示的都是全新作品。说它是回顾展,正好距离我1995年从美国回国后创作第一件影像作品20年。所以在进入展厅之前,我设计了一个展墙,展示的是我回国用电视机做的作品《布鲁克林的天空》,作为二十年前的一个文献展,有20张黑白照片,大家一进入展厅,会先看到这个,具有一个回顾的性质。另外我本身想要用这次的展览,来梳理对我们过去二十年的视觉经验,所以虽然是新作品,但有回顾的意义在里面。

  雅昌艺术网:具体介绍一个这个展览的空间布局吧。

  王功新:总共分三大块。进入展厅之后,经过《布鲁克林的天空》的展板,第一个大厅大概有400平米左右,我把它做成类似于一个画室的空间,大的画架上有画布,然后影像投在画布上,一共有九个影像。观众进入其间,就像走进一个大的画室。这个部分的题目叫《谁的画室》。第二个空间展示的是八个电视屏幕,并列成一排,这个部分叫《雷哥的故事》。第三个空间包括五个投影,我让他们要求提供广角,尺寸大概是5(宽)米一个,这部分叫《上拍的血色》。

库尔贝《画室》(1855年)

王功新《谁的画室》展出效果图(2014年)

  雅昌艺术网:整个展览,您想探讨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王功新:我是78年上的大学,是“文革”结束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当时在学校里,接受的教育还是苏联那一套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写实方法。之后留校,教的也是油画。我们几个做录像艺术的人特别巧,跟张培力一样,都是经过写实的训练,功夫特别好,但后来都不画画了。这样的一个经历,跟整个后来这20年,影像艺术的发展,还是有一个很必然的联系。所以,我想在这次的展览里面,梳理的是“现实与再现”的意义。

  当时我们学了一套传统的、保守的造型方法和表现方法,是一种主题先行的状态,为一个主题服务。到我80年代去美国,企图要重新地放开,忘掉或者是抹掉过去在我身上的印记,希望重新进入当代艺术,这是在我身上发生的一个历程。到了今年,时间慢慢走到了20年这样一个时间点,回过头看,令我思考的是:我们真正能够抹掉多少曾经的经历和印记。

  记忆是我在这个展览里想要唤醒的东西,记忆里有很多的情节和故事,作为一个视觉艺术家,这种记忆最直接的保存形式就是形象,“形”加上“情”构成了我们的视觉经验。到了今天,我们整个处在一个虚拟世界、虚拟文化和虚似影像泛滥的时代,再回过头去检测我们曾经的现实主义与再现创作的方式,实际上我希望能回顾与审视我们曾经的视觉记忆,那个记忆给我们留下了一些什么有形与无形的痕迹,我并没有给出一个答案,所以我选择了三个部分,代表着三个角度,也是过去对我影响很深的三件作品:库尔贝的油画作品《画室》,关于雷锋的摄影作品《学习的雷锋》,以及王式廊的《血衣》。不仅是对我,这三件作品肯定也是我们这代人记忆里印记最深的经典,从它们那里,我们学造型、学构图,等等。

张峻《学习的雷锋》(1960年)

王功新《雷哥的故事》展出效果图(2014年)

  雅昌艺术网:分别谈谈您选择的三个作品,及对您的影响?

  王功新:第一个库尔贝是我非常崇拜,也是当年对我影响很大的一个艺术家,他的《画室》是我最初学习油画的一个基础范本,也是西方的经典,现实主义就是从他的一些作品开始的,从那儿起,美术史上有了“现实主义”这个概念。第二个《学习的雷锋》是当时一张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摄影作品,一个叫张峻的战友帮雷锋拍的。照片中的光照与角度在当时来看,都处理的非常经典和完美。第三个是王式廓的《血衣》,这个等于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代表,解放以后50、60年代大家拿这个作为一个经典,就是现实主义创作所谓的“三突出”,这些都是当时所推崇的,从立意到主题到技术,今天来看它的技术的确非常好,艺术家当时非常投入于创作,怎么能够深入生活,能够抓住那种情感,等等问题都思考的非常深入。汪民安对这张画曾经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解读,他用一种重新解读历史文本的角度来看艺术品,分析画面上每个人是什么身份,受过什么苦,这个女的是什么出身,八路军是干嘛的,地主是怎么样……估计全都是他编出来的,但是有历史的依据,我觉得挺好的。后来我再看这件作品,突然感觉离开政治与历史的背景,光看那个形和构图,它非常像是一个拍卖场,一堆人围着,有一个举着“拍品”给大家看。

  对我来说,第一个关于库尔贝的《画室》是对以往情景的心理铭刻。第二个雷锋的照片,是被驯化了的图形印记。  我们现在一拍照片,拍一个人读书,下意识还是会想起它那样一个角度。第三个《血衣》我想探讨的是,你记忆深处的场景是否会与当下的场景发生叠加,就是把一个阶级斗争的场景与拍卖场的场景进行一种叠加。我想构成这种实象、虚象相互显现的状态,这个展览里边全部是虚拟影像,它揭示的是“心象”的一种显形。

  雅昌艺术网:具体再介绍一下您如何在这三个作品的基础上创作了您的新作品吧?

  王功新:库尔贝的《画作》里面,他在中间画着一幅风景画,他左侧形形色色的人,代表着当时社会的各个阶层,有乞丐,贵族,牧师,等等。画的另一边则是像左拉这些理解和支持他的知识分子。他身边还有一个模特和一个儿童,在看他画画。在《谁在画室》这个作品里,我基本上采用一个“移境”的做法,把这个画室的情景重新按照我们当下社会的不同人群,进行一种再现。这些人群包括:白领、老板,儿童,农民,保安,时尚青年……等等。观众进来觉得是进到一个艺术家的工作室,但艺术家没有了,不知道是谁的画室,也不是我的,但受过美术教育的人,会知道这个可能跟谁的画有关,不知道也无所谓。

  《雷哥的故事》由八个60寸高清电视屏幕构成的视像装置作品,同步播放着8个不同人种、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人们,在不同的环境里,用不同媒介,阅读着、学习着或娱乐着的情景(书刊、报纸、I Pad 、I Phone等)。拌随着播放时间推移,在同一个时间点上出现了8个人的喜、怒、哀、乐同步显现的情景。这个不光是在国内,在国外拍了一部分,我想让这个作品不局限在中国,这样张力会更大,这个拍起来看着简单,其实难度特别大,只有一、两个是学过表演的,我要求他们喜怒哀乐这几个表情连着来,从哭到笑,到微笑,到愤怒,连续做下来,这个镜头几乎不能断,断了以后接起来就没意思了,然后利用同步,每个人看的东西不同,但看到感动时都在哭,看到大笑的时候全部都笑,喜怒哀乐都在一个点上,这个挺好玩的。

  《上拍的血色》 这件由五个巨幅屏幕搭建的声像装置作品呈现了一个“叠加”或“错乱”的“观赏”现场。演绎着一场“血色拍卖会”的场景。看似“老片儿”的资料文献碎片,以不同的景、物,及错乱的时代人物,由五个屏幕按序逐渐推出。一幅著名的素描作品《血衣》中的人物和场景渐渐显现。《血衣》是中国画家王式廊五十年代“革命的现实主义”绘画代表作品,它真实再现了新中国成立后,农民“斗地主”的大会场景。我将此作品中的基本人物和构图因素与当下生活中艺术品拍卖场景进行了叠加和重组。《血衣》中两种阶级矛盾的冲突、激愤的人群及悲痛控诉的妇女转化为拍卖场中激情抢拍的观众。通过两种景观“混杂”的非线性续事,运用影像语言制造出近似文献“老片儿”的表现美感,作品缓缓地呈现出“历史”与“当下”既熟悉又陌生的叠加场景,从技术上这要求一个绝对的同步技术,实际上我是分五个轨道来进行编辑的,而且完全是靠一种经验来想像五个屏幕一起播放时的交替效果,这是这个作品的难度所在。

王式廓《血衣》(1959年)

王功新《上拍的血色》展出效果图(2014年)

  雅昌艺术网:在您的创作中,是否有一个核心的东西是您的线索,可以关联起过去作品和新作品?

  王功新:有内在的关联,我的作品一直是对当下的日常生活状态的思考。每个阶段的状态不一样,呈现出来的作品也不同。比如这次,我希望可以呈现出人的视觉经验与历史环境的关系,之前我在墨尔本的展览是在关注媒体环境下人在当下的所思所想,每次做作品实际上是个人内在地清理自己。

  雅昌艺术网:您觉得影像艺术其特有的属性,与传统艺术相比,为今天的展览带来最有趣的变化是什么?

  王功新:你看我在这儿创作的时候其实我都是在想像、在猜测。作品到了美术馆,搭建和布展完成,以及观众进场之后,这个作品才算真正完成,一旦我在技术上完成的时候,我也退到观众中来了,这样艺术家也离开这个作品了,这个作品独立了。当代艺术必须跟观众一起来完成,这是有意思的一个地方,也是它的开放性所在,没有一个确定的东西告诉你一定要接受,只是给你一个现场、一个问题,作者到了一定程度是退场的。

  雅昌艺术网:关于今天中国的影像艺术发展,您有什么看法?

  王功新:我想引出一个话题:国内无论从技术手段到概念,跟世界的步伐可以说是同步的了,但是我们以全球化的角度去评判自己的意识没有跟进。过去一些年虽然中国当代艺术家可以开始在西方大的美术馆举办展览,但经常是给你一个抬头: “中国艺术家”或者是“中国影像艺术家”,到了今天,我在国外办展览,不希望再使用这个抬头了,你可以写我来自中国,但是我首先是一个艺术家。中国背景不再具有特殊性,这样我们才能站到一个跟全球艺术家同样的平台上,讨论本质上属于艺术的问题,这是我期待的。

  国内一些媒体在关注我们影像艺术和艺术家的时候,经常忽略了我们站在一个国际舞台上的横向对比,总是还在谈85新潮、后89,这些纵向的历史固然重要,但我觉得更需要横向地去评判。不要人为的封闭了自己的眼界。现在我们好像牛了,也有很多私人美术馆了,也摆脱了许多官方压制,商业市场也很火爆,但在心态上依然有一种自卑心理。说难听的话就是要么“手淫”,要不然就是出去“嫖娼”,我觉得能不能做到在真正全球化的前提下去“恋爱”?真正产生“爱情”,这才是平等跟外界对话的一种状态。

  前不久,我们去798看比尔.维奥拉的展览,这个艺术家是美国及全球的艺术经典,当年在威尼斯推出时获得过大奖,但是他来中国做展览,我们国内的评论界似乎没有谁去关注,其实就算你骂也行,你说好也行,把它跟国内艺术家进行对比也好,总之有一点评论的声音,但是真正实质性的学术的东西我一点也没有看到。很大程度上……我们还是喜欢自己关上门来玩自己的。以前总说是“西方歧视我们”,现在人家把东西拿到你家门口来跟你交流了,但是我们却好像没有这种平等交流的能力和愿望。

(责任编辑:熊晓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13%当前指数:7,658
国画400指数

责任编辑:江静 010-84599636-847jj@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