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圆桌】徐冰、田霏宇、欧阳江河、关予:对话《凤凰》(上)

2015-04-24 08:40:49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摘要: 主题:徐冰《凤凰》参展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 时间:2015年4月14日(周二)下午5:00 主持人:关予(雅昌艺术网总经理) 嘉宾:徐冰(艺术家)欧阳江河(诗人)田霏宇(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 关予(雅昌艺术网总经理) 关予:各位雅昌艺术网的朋友大家好,我是关予,今天我们邀请几位嘉宾一起在…

推荐关键字 徐冰 凤凰2015 威尼斯

  

  主题:徐冰《凤凰》参展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

  时间:2015年4月14日(周二)下午5:00

  主持人:关予(雅昌艺术网总经理)

  嘉宾:徐冰(艺术家)  欧阳江河(诗人)  田霏宇(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馆长)  

  关予(雅昌艺术网总经理)

  关予:各位雅昌艺术网的朋友大家好,我是关予,今天我们邀请几位嘉宾一起在尤伦斯讨论徐冰的作品《凤凰》。艺术家徐冰无论在中国当代艺术界乃至全世界范围来看都是非常重要的艺术家,这个重要性不仅体现在他本人曾经多次获得国际、国内大奖。还包括他的每一次大型装置作品似乎都会引起文化界和艺术界一次非常热烈的讨论,形成一种文化现象。从最早期的《天书》到《烟草计划》再到《凤凰》,无一不引来极高的关注度。今天我们要一起来谈论的这件作品《凤凰》是他即将参加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的重要大型艺术装置作品,这个作品最初起源于2008年,当时徐冰从美国归国回来受聘成为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北京CBD环球金融中心的出资方委托他创作一件大型的装置作品,由于种种原因这个作品最终并没有被采纳,但是这个作品引发的来自艺术界和文化界的讨论却非常热烈,包括我们今天的嘉宾之一欧阳江河老师为这件作品作了一首长诗,这首长诗在文化界和诗歌界再次引来更多的关注度,关于它的评论、出版、著述都掀起了新的一轮热潮。

  这样艺术和文化交融的讨论,包括作品本身形成了一个整体,成为对当下中国社会现状一个非常有效的映射和关注。从08年到2015年这七年的时间这对《凤凰》又带给艺术家什么样新的思考,今天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徐冰本人以及诗人欧阳江河老师,还有尤伦斯的馆长田霏宇先生共同来探讨关于《凤凰》的话题,首先请徐冰老师谈一谈08年创作《凤凰》这个作品的初衷。

徐冰(艺术家)

  徐冰:中国现场真的像一个“大动物”

  徐冰:这个作品和我当时刚回国时候的心境,看事情的角度,以及中国当时的现场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我刚刚回国的第二个星期受到邀约为CBD正在建造的环球金融中心(WFC)做一件艺术作品。

  为了做这件作品,我到了工地现场,现场的状况给我很强的刺激,特别是这些农民工的工作状况,与我们在中国到处可见的金碧辉煌的大楼之间形成一种强烈的对比和反差。我形容中国现场真的像一个“大动物”,这个“动物”带有温度,而且带有一种生命,接近它就会有一种震撼。

  这种东西促使我想到用工地现场的这些材料做一件作品挂到这栋大楼中间?当时有了这个想法以后其实有点儿兴奋,也有点儿担心,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它可以把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拉的很深,它这种现实材料的粗糙性,可以衬托委托方所需要的炫耀财富和金碧辉煌的感觉,大楼的金碧辉煌又能衬托作品的粗造感,相互帮助。但委托方是否会同意这个想法,但他们居然同意了,而且他们很欣赏这个想法,但是最终没有接受这件作品,我觉得是由于资本的变故,奥运会结束之后紧接着又是全球金融危机,那次全球金融危机是七十年来世界最大的金融危机,这些事情让委托方这个大楼的投资也加倍,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对艺术品的视角和态度都会有变化,后来这个东西最终没有挂到它应该的位置。

  田霏宇(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馆长)

  田霏宇:《凤凰》将临时性转化为纪念碑

  关予:这个作品虽然没有最后被出资方采纳,但是后来大量的展览邀请以及对于这个作品的评论和讨论是非常热烈的。所以我下一个问题想跟田霏宇聊一下,作为中国艺术的一个观察者,你当时是怎么看这个作品的?

  田霏宇:这个作品难免让我在思想上回到奥运前后一种非常特殊的文化状态。那个时候整个北京到处都有一些“倒计时”的钟表,分分秒秒钟都在算着2008年8月8日晚上8点这个时间,整个社会都感觉是冲着这个很明确的时间节点在往前走。

  我最早接触当代艺术是通过徐冰老师,我上学的时候他在做他的《烟草计划》,可能很多人没有想到他会比较彻底地回到北京,把他的事业都放到这里,然后还在一个中国艺术教育系统中担任一个职位。我想可能他在那个时候也是在思考如何可以重新跟中国找到一种连接点。

  那个时候的北京到处都是工地,感觉跟战争现场是没有太大区别的,到处都在拆、在建,基于整个改造环境的临时性,所以他选择捉捕这些临时性的、垃圾的东西,把它们组装成一个有象征意义的纪念碑式的作品,可能是他在那个时间点的一种追求。

  而且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是,我们如果看他的整体创作线索,当时他选择做出这么一件作品的时候很多人觉得非常得意外,因为在风格上,包括创作方式上跟他过去的很多项目很难找到一种直接的联系。但这里最有意思的是:他肯定是那个时候受到了非常强烈的思考上的冲击,决定要对那个特殊的历史时刻通过艺术做出这样一种反应。

  快十年过去了,我这十年其实都是在北京,徐冰基本上也是,现在观察到周围跟那个时候的感觉是非常得不一样,就像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也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就是一个很激烈的基建的阶段,文化上的,也包括建筑上的,所以选择这个带到威尼斯呈现给国际的观众,而且是隔了那么多年做这件事,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

  “凤凰”去过及要去的地方

  田霏宇:关于凤凰在国外的展览也非常有趣,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是在美国麻州当代艺术博物馆(Mass MoCA),这个美术馆很有意思,它是在美国麻州的西北角,离哈佛大概有两个小时的路程。我那个时候上学也经常到那边,它是在19世纪末修建的一个纺织厂,那个时候的电力都是来自一些小溪,麻州在纺织业上是非常发达的。到了“二战”前后它就成为做电报机的一个工厂,跟798也有一些像,到七、八十年代已经不生产了,然后成为了一个美术馆。当《凤凰》在那里展出时,我觉得它是把一个装置放在中国崛起的环境,包括放到重新改造的环境当中。

  后来一次展出是在圣约翰大教堂,效果也非常好。那是全美最大的哥特式建筑,一个非常特殊的环境,它既不是基督教,又不是天主教,天主教的教堂我相信可能不会允许放这种装置作品,但是这个教堂其实是跟美国六、七十年代的社会运动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很多开放的思想者都在那里进行过多次的演讲,它离哥伦比亚大学也非常近,形成了这个城市一个非常主要的组成部分。这次《凤凰》在威尼斯也是放在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

  关予:是船坞上吗?

  徐冰:是过去造军舰,修船的地方,它是在海面上,紧挨着军火库。  

  田菲宇:军火库这个建筑其实是一个L形的建筑,中国馆在最里,最早是叫造绳厂,是做绳子的。后来到了十六、十七世纪变成一个造船厂,资本主义发展的早期威尼斯那个时候的实力,都是通过自己的海军来完成的,是他们权力的一个象征和发动机,而且是在一个很特殊的建筑里边,不知道他最早是怎么修的,上面是有顶的,但是船直接可以开上去。

  徐冰:那是一个十四世纪的建筑,很早,所以那个结构是很奇怪,意大利人建造的水平真的很高,而且它的梁是斜着架上的,不是90度角,这样斜着架上,梁的跨度比直角要大很多,跨度有29米,都用木梁搭建起来,很严密。

          

  《凤凰》运往威尼斯展览现场途中  

上一页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熊晓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35%当前指数:5,796
国画400指数

责任编辑:江静 010-84599636-847jj@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