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雅昌圆桌】徐冰、田霏宇、欧阳江河、关予:对话《凤凰》(下)

2015-04-24 22:32:35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摘要: 主题:徐冰《凤凰》参展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 时间:2015年4月14日(周二)下午5:00 主持人:关予(雅昌艺术网总经理) 嘉宾:徐冰(艺术家)欧阳江河(诗人)田霏宇(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 徐冰(艺术家) 徐冰:《凤凰》的变化并不完全是由我来左右的 关予:徐冰老师,2008年对于《凤凰…

推荐关键字 凤凰 威尼斯 徐冰

  

  主题:徐冰《凤凰》参展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

  时间:2015年4月14日(周二)下午5:00

  主持人:关予(雅昌艺术网总经理)

  嘉宾:徐冰(艺术家)  欧阳江河(诗人)  田霏宇(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馆长)

 

  徐冰(艺术家)

  徐冰:《凤凰》的变化并不完全是由我来左右的

  关予:徐冰老师,2008年对于《凤凰》是一个开始,2015年受到这次威尼斯双年展的邀请之后,其实您在作品上做了一些新的变化,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些变化?

  徐冰:我喜欢不断挖掘一个作品,把它彻底掏空看看到底它能走到哪儿,这也是我个人创作的一个动力,比如说《烟草计划》最早是从杜克大学开始,后来到了很多跟烟草有关系的城市,根据当地的历史生发出新的作品,最后补充到整个大的项目之中。《地书》这个作品也是从十多年以前就开始了,当然那时候是实现不了这本书的,因为没有现在这么多的表情符和公用符号,直到三年前这本书才出版,它是一个“故事”,把人类的阅读经验和对文明的知识概念给打乱了。《地书》项目我也还在继续。这些作品创作的过程和《凤凰》有一个很相似的地方,它们使用的都是我们这个世界正在生长中的材料,而不是现成的或固定化的材料,现实在变化,这个材料本身就在变化, 比如说,我们今天拿出来手机,就会发现有新的标识在出现。

  这七年以来《凤凰》和现实世界的变化有密切的关系,和材料的变化也有密切的关系。奥运会期间,北京说不让施工,得停工,我们这些材料就不知道到哪儿找去了,所以《凤凰》就“趴下了”,趴了差不多半年。几年过去了,这次的《凤凰》其实是把它内部很多真正要说的事情进一步地激发出来了。

  《凤凰》这个作品经过很多地方的展示,每到一个地方都释放出新的内涵。我那会儿老说《凤凰》是“嫁鸡随鸡”,到什么地儿就是什么样,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因为“凤凰”在传统文化里本身就是一个陪衬性的符号,所以它大多是浮雕,很少有圆雕。这次的《凤凰》在过去那只《凤凰》的底色之上,又生长出来很多东西,过去那对《凤凰》很凄美、带有很强的中国民间的方法。我当时感兴趣的是它的手法与标准的当代艺术有不同之处,它使用了民间艺术的手法,像扎一个彩灯。我跟这些工人一起工作,他们所擅长是用比较低级的技术处理材料,这些我都有意识地保留在《凤凰》的制作中,并且使它留下痕迹。这次的《凤凰》是经过重新组装和盛装打扮,它有一种凶猛、强悍的危机感,这是我做完了以后才意识到的,反过来就会给我自己提出问题,为什么《凤凰》会变成这样?

  我总相信一个艺术家的思维是和他所处的时代现场以及整个文化脉络有关的。你想让它是什么样,但它其实不能够完全按照你所分析和计划的样子走,像我最早做《凤凰》的时候,很想让这两只“凤凰”具有变形金刚的感觉,或者说是恐龙时代大鸟的凶猛,但那个时候无论我怎么做,它最后都有东方的凄美之感。这也许与刚回国有关,所以有些东西不是你能够左右的,而是表现了你这个艺术家此时的全部信息,艺术家最后发现他其实是一个传导体,这个传导体介于艺术和现实之间,导体是什么样,最后过滤成的艺术就是什么样。

  欧阳江河(诗人)

  欧阳江河:《凤凰》是一个自我认知的装置,也是让我们看清世界的装置

  关予:凤凰从“凄美”到“凶猛”,这跟我们看七年里中国社会的变化,尤其是从底层的角度看,有非常多的相通性,我记得欧阳老师的诗里边有六个字“钢铁变得婀娜”,我一直印象深刻,这让我联想到徐冰老师刚才说的从“凄美”到“凶猛”的演进,事隔七年,您如何看《凤凰》的这种变化?

  欧阳江河:我每次在不同的地方看到《凤凰》都有不同的感受。不光是视觉感受,也包括不同的场所带来的语义的变化,比如刚才田馆长说到那个教堂,当时我跟徐冰先生,还有惠特尼博物馆的策展人在纽约的圣约翰大教堂看《凤凰》,刚好看到教堂外面的花园里有两只孔雀,同时还了解到教堂被烧过一次,烧之前的名字就叫“凤凰”,非常奇怪,有种前世今生的感觉。刚才田馆长还讲到这个教堂跟马丁·路德·金的关系,我知道教堂里边有一个诗人角,它是美国的文学角,美国所有的重要文学家在那儿都有一个墓碑,铭刻了他们每人一句特别重要的名言,这一切跟《凤凰》,包括我的《凤凰》长诗产生一种微妙的、优美的混合。一直到今年2月,我、哥伦比亚大学的刘禾教授和徐冰的策展团队一起,做了一个徐冰《凤凰》在那儿挂了一年的“告别仪式”,现场有中国诗人和五个美国诗人,我、翟永明、北岛、西川都在,我是最后朗诵的,用中文朗诵《凤凰》长诗。我觉得“凤凰”飞过之后,那个教堂也被改变了,这种改变是非常内在的。

  刚才徐冰谈的时候有一点对我触动很大,就是《凤凰》所处理的是一个不断生成、不断变化和不断成长过程中的一个连续性的环节,它构成了一个拼凑或者一个组装,装置的本质被他赤裸出来了,因为“装置”这个概念也被很多思想家、哲学家讨论。福柯最早把它用在“知识考古学”,事实上“装置”这个词最早不是在艺术史里使用,而是在思想史里,福柯在谈到“装置”这个概念的时候,他认为他找到的这个概念一下子把很多没有办法说清楚的,正在生长、生成过程中的东西“捕获”到,为一个既凝固又不凝固的状态找到了表达。

  我们现在对世界的看法是有了物才有对它的命名,有了一个状态才有对它的命名,但另一种可能是:一个命名发明出来以后,我们通过命名再来看待世界,我们的思想就会有一个新的种子,这就像美国诗人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一首很重要的诗《坛子轶闻》(Anecdote of the Jar),坛子没有生命,没有草,不能生长,它就是一个物,跟周围格格不入,放久了以后,整个周围零乱不堪的、没有秩序的荒野就形成了一个中心,它们像波浪一样朝着这个装置涌起,形成了秩序。

  徐冰的装置其实起的就是这个作用。中国的凌乱、全球化的凌乱,有时候朝着这样一个装置涌起以后会形成一种新的世界观、宇宙观,但是它又是具体的、透明的,这个作品让我们不但看到中国和世界,也看到艺术本身的变体,以及看到人类自我正在生成的、动物般的这种有体温、半人半神的东西,这是一个自我认知的装置,也是让我们看清世界的装置,是一个从外向内看的过程。现在世界越来越变得从内部往外看,像这次策展人奥奎(Okwui Enwezor)先生的策展理念谈到了本雅明的天使,那个天使目光是正在朝外看的,但徐冰这个作品更有意思,他是已经离开外部朝内看,所以他看到裸露,看到物本身,去掉包装的事物的真相,所以既是赞美又是一个批判、一个冒犯,同时是一个自我认知,他的作品已经上升到认知的高度。  

  2013年《凤凰》在Mass MoCA展出现场

  2014年《凤凰》在圣约翰大教堂展出现场

上一页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熊晓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收藏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35%当前指数:5,796
国画400指数

责任编辑:江静 010-84599636-847jj@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