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一个人.一辈子.一件事

邓希平与颜色釉的故事

2017-06-15 09:24:34 来源: 雅昌画廊网 作者:吴爽

摘要: 建国瓷厂原址 点击阅读原文 景德镇拥有1600余年的陶瓷史,作为历史最悠久的颜色釉,属于原矿配制,原料不加以提炼。因为原始、繁杂的工艺也导致颜色釉的产量极低也极为高贵。明朝开始将全国的官窑汇集到景德镇,四大名窑也都集中在景德镇进行烧制,景德镇官窑作为部级单位可与中央直接对接。颜色釉从明代开始就只…

 

建国瓷厂原址

点击阅读原文

  景德镇拥有1600余年的陶瓷史,作为历史最悠久的颜色釉,属于原矿配制,原料不加以提炼。因为原始、繁杂的工艺也导致颜色釉的产量极低也极为高贵。明朝开始将全国的官窑汇集到景德镇,四大名窑也都集中在景德镇进行烧制,景德镇官窑作为部级单位可与中央直接对接。颜色釉从明代开始就只在景德镇官窑进行生产。历经600余年的景德镇官窑,建国后收为国有,改名为建国瓷厂。开始为新中国进行瓷器烧制,制作国礼,完成国家任务。

  建国初期新中国迫切需要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精密仪器。中国向同属社会主义阵营的东德寻求技术支持,而德方要求中方拿景德镇颜色釉的技术来进行交换。为此国家集结了国家轻工业部陶瓷研究所、中科院硅酸盐研究所,所有与陶瓷相关的专家进驻到景德镇陶瓷研究所。开始对颜色釉烧制,所用到的原材料进行全面的化验和分析,同时把颜色釉师傅全部的操作过程纪录在案。最后整理出一部《中德技术合作资料汇编》,成功交换到了东德的精密仪器制造技术。

  因为传统工艺科学化研究需要大量的相关技术人才,1965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的邓希平,被分配到轻工上海业部研究所下属的景德镇陶瓷研究所。分配到陶瓷研究的邓希平,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劳动锻炼。对陶瓷的原料和成形,进行学习和实际操作。劳动锻炼结束后,组织将邓希平分配到颜色釉课题组。但必须要从学徒开始做起,从大学生到小学徒的落差让邓希平很不适应。前面几批被分到这个课题组的大学生都纷纷离去,只有邓希平一个人最终留了下来。当时国家对于颜色釉的研究还完全处于空白,颜色釉的烧制方法掌握在景德镇几个大的世袭家族手中。国家希望可以把颜色釉的发展和研究交给像邓希平这样有知识有文化的年轻人,用先进科学的方法加上师傅们世袭积累下来的经验,得以将颜色釉的烧制科学化并得以发扬光大。进组前,组织上要求邓希平要尊重师傅,并且要遵守颜色釉自古传承下来的行规和禁忌。一种颜色釉秘方可以养活一个家族几代人。为了能拿到颜色釉烧纸的方法,国家给予颜色釉师傅极高的待遇和社会地位,而且子女都可以进入国家单位去工作。但颜色釉师傅不可以再将手艺传承给自己的子女。入行后邓希平拜在青釉大王陈鸿高和窑变大师傅聂物华门下进行了半年多的系统学习。

柴窑烧制过程

  自古为了能烧制出好的颜色釉,陶瓷师傅们都从不在惜成本。玉石、珠宝、黄金都会用来入料。当效果不理想时,更是不断用拿新材料来进行尝试,中草药、窑汗、山边的怪石都会拿来当做原料。每次烧制成功后,师傅便会纪录烧制用到的材料。因为没有现代科学技术,找不到导致变化的具体化学成分,也没有科学的计量方法,使同类颜色釉的复制变得异常艰难也十分神秘。而古人就是用着这样笨拙的方法不断尝试,不断积累,不惜成本的为我们留下了无数宝贵的遗产。

古柴窑遗址

  60年代景德镇有200余座柴窑,一座标准柴窑大约有200多立方的容积。一次柴窑从点火到熄火要烧掉70000斤的木材,而且当年的柴还要第二年才可以使用。为了解决如此大的资源消耗,大家开始使用煤窑进行烧制。但煤窑只可以烧制白瓷和一些低质量的瓷器。最后只有建国瓷厂保留了一座完整的柴窑。为了保证木材的供应,建国瓷厂专门设有木材供应科。因为窑柴要劈成一段一段,不但费时而且价格要比卖整木低得多,所以农民并不愿意给瓷厂供柴。

梭式窑

  面对柴窑诸多的弊端,60年代上海硅酸盐研究所里就已经开始了气窑实验并烧制出了红色的试片。并在70年代末进行发生炉实验和0号汽油窑的烧制实验。因为诸多原因,最终并没有投放生产。为了保证颜色釉的烧制质量和颜色釉各方面的研究,直至1995年天然气梭式窑技术成熟后柴窑才停止使用。随着95年至今20余年的研究发展,气窑已经完全代替柴窑并优于柴窑。但在柴窑的中下部烧制出的种类,如霁红,美人醉、茶叶末、釉里红等品种,还没达到柴窑烧制的水平。主要因为5米高的柴窑在烧制过程中,很难探测到中下部的准确情况。许多情况及数据并没有研究透彻。由于改革开放后国家体制的改革,自负盈亏的科研所模式很难再进行大规模的研究。个人更没有能力负担高昂的研究成本。

郎红釉汗血宝马

  景德镇烧制出的郎窑红、均红、祭红称之为三红。郎窑红是其中烧制温度最高的一种。直接在坯体上上釉,一次高温烧制。但因为烧制难度极高,如果没有倾家荡产的勇气,一般人事根本不敢尝试烧制郎红。陶瓷古籍上也有:“若要穷,烧郎红”的记载。釉色变化对温差苛刻的要求,让郎窑红自康熙年间出现都没有大件成品。收藏在北京故宫,乾隆年间制的郎窑红瓷瓶最高的也只有30厘米。但邓希平1979年研制出的郎窑红新配方后,不但将烧制温差从±5度提高到±80度,还打破了无法烧制大件的局限。第一批郎红釉新配方烧制的300件美人肩瓶,成瓷高度达就到了62厘米。

获奖作品郎窑红美人尖瓶

  因为郎窑红原生态的矿物质配制,而非化学成分提纯。外国陶瓷可以仿制出类似的红釉产品,但没有中国本土产的原料和相关的地域条件,也无法烧制出郎窑红。郎窑红作为中国第五大发明-瓷器的代表。这300件郎窑红美人尖肩也成为了国家主席出访的国礼。并在1985年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

玫瑰紫釉福桶瓶

  中国的数千年的陶瓷史浩如烟海,古人给我们留下的精美瓷器和陶瓷技术都是无价的财富。在古籍记载中精美作品和失传的技术,还需要现代人去考证和复原。一件精美的瓷器不光光是个人的努力。天时、地利、人和对一件瓷器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因素。许多窑变产生的瓷器都是偶然出现,恰如玫瑰瓷釉。在古籍中记载中玫瑰瓷釉在明代官窑中曾经出现,邓希平老师在两岸故宫都曾经搜寻过此物,但至今尚未发现存世的实物。陶瓷史上诸如此类的作品还需要研究者们一一探究。1990邓希平老师也曾着手复烧秘釉,但无数次的失败让邓老师也只得停下脚步放弃研究。

秘釉盏

  古籍《池北偶谈》中有“浮梁流霞盏则昊十九,皆知名海内”的记载。明代诗人吴昊十九也曾作诗赞美流霞盏。但至今考古并未发现实物,民间传说此盏是青花或是粉彩。后福建富商得知此事,四处寻访此盏,并未寻得又想复制此盏。拜访多位名家,复制之物都与此盏差距甚大。最后寻到邓希平老师,邓老师判定此盏定是红色的窑变釉。流霞盏,流字为变化的意思,而霞更不可能是青色。邓老师提出用3个月的期限拿来尝试烧制。经过邓老师悉心的研究,最终做出此盏。虽然与记载中的流霞盏特征一一吻合,但此盏是否就是传说中的流霞盏,我们也不敢肯定。幸喜的是在流霞盏的复烧过程中,曾经被迫放弃的秘釉也一并烧制成功。邓希平老师说:“做颜色釉一定要充满想象力,经过磨难,一步一步。许多记载中瓷器它真的有吗?或许有,只是还没有发现。或许没有,或许只是记载的人杜撰出来的而已。但那些赞美、杜撰都是诗人做的,不是我们做的”。关于自己邓老说:“自己做了一辈子颜色釉,做了自己喜欢的事,也是值得做的事”

(责任编辑:吴爽)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作品推荐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19日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6年12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6年10月21日-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57%当前指数:3,771
国画400指数

责任编辑:江静 010-84599636-847jj@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