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武汉荣宝斋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
  • 印象:
    有实力 古雅 货真价实 高档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84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湖北-武汉
您所在的位置:武汉荣宝斋>展览>展览详情

汇园图话—樊枫水墨作品展

展览介绍

 

文脉决定审美取向
文 \樊枫

        文化自信丧失,写实取代写意

        近日,我在一篇名为《乡愁与忧思——当代山水文化的承载者》的文章中读到如下论断:“我们继承的是清末以来水墨文化的陈陈相袭,加之五四运动以来连绵不断的对传统的破坏,又加之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全面的西化运动,这就是今日山水文化的继承者所面临的文化与时代现状。要重振山水文化,首先要重振中国人的精神。”反复揣摩,深以为是。
        中国不同于其它国家,需依靠艺术泊来品来丰富自己国家文化生态,但随着近现代世界文化格局的变迁与发展,中国政治格局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的主体文化意识却在这场运动中日渐颓萎,一向被国人称为“国粹”而倍受尊重的“中国画”在强势的西方艺术包围中也一路走向衰落。
        两次鸦片战争给中国带来了巨大冲击,泱泱大国自此走向衰微,中国传统文化受到严峻挑战,中国人丧失掉了自己的文化自信。这在陈独秀《美术革命——答吕澂》中的一段话中可见一斑:“若想把中国改良,首先要革王画的命。因为改良中国画,断不能不采用洋画写实的精神……画家也必须用写实主义,才能够发挥自己的天才,画自己的画,不落古人的窠臼。”一代文化名人与宗师对中国美术竟曾作出如此论断。
        继而,改革开放之后,西方文化入侵,西方模式的文化资本、文化产品不断冲击着中国文化市场,我们的民族地域文化特色进一步被消解,传统文化进一步遭受重创。
        当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中国画在现实生活的艺术表达上,尤其是在人物造型基础与能力上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但为了适应这样“洋画写实”的精神,中国画消解了由寓物抒志,转向客观写实的生活再现。周韶华先生非常敏锐地看到了这种艺术现象如果长持下去,会让我们的文化传承在精神层面上丧失,会对将来的中国画艺术发展带来文化传统在精神领域中连接断层的后患。
        百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进入另一阶段,经济、科技、军事得到长足发展,所谓“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知礼节”,在经济强盛,国力发达之现状下,我们是时候重振精神,开始好好反思一下中国文化了。如何保持中国文化传统的延续性,进而提升中国文化的国际认同感与世界影响力,是我们所面临的最为紧迫的现实问题。
        求“写实”而弃“写意”,造型能力不代表意象表达,“物象”永远不能替代“意象”,“空间”不可能产生“气韵”。“空间、体量、质感”与“气韵、意境、胸象”、“含道应物,澄怀味象”是很难同言而寓的。况图象的产生即便拿到当今的国际艺术学术领域,也会有着包含东、西方差异的图像识别方式。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不管国画还是油画,仅是一种表述方式而已。由元典生发出来的意象造型,意象造境,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我们一度放弃了这个精神,偏离了方向。如果不重视精神上的文化层面,不连接元典文化,发挥中国民族文化精神,中国只会逐步丧失在世界上的话语权。  


        中国当代艺术需寻“文脉”根基,水墨艺术应纳入“世界艺术范畴”


        我想到一个我亲身经历的场景:2010年9月,在上海大剧院顶层报告厅的国际美术博物馆工作论坛中,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美术博物馆的馆长、研究学者以及相关专家汇集一堂,一位欧洲代表的提问给了我很大的震撼,他说到:“从幻灯片上的作品介绍看,你们中国油画在语言形式表述上先是受法国艺术影响,现在是受西方当代艺术的影响,请问你们自己的艺术理解在哪里?中国将以怎样的艺术符号和文脉去影响世界?”
       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当今的国际艺术学术机构也是极其注重艺术文脉及根源的,他们也不能认同即使西方绘画材料所表述图象,如果没有文脉支撑的创造与发展就不足以称之为“当代艺术”。
        然而去年我在与一位北大教授的闲谈中聊及“为何我们的理论家对中国水墨话题关注度不够”的话题时,他回复到 “水墨问题可能仅局限于境内文化,而非世界艺术话题。”果如其言?我在心里打上了一个重重的问号。
       2014年的全国美术馆年会论坛中,范迪安先生在大会发言中说到,“美国即将在大都会美术博物馆举办水墨画展览,有关世界水墨艺术的学术评估与价值认定,中国的理论家有没有思想的准备?有关水墨课题如果纳入世界艺术范畴,有关水墨艺术价值观的认定,我们的发声应站在什么文化立场?”我想,这才是当下的艺术家、理论家们所应深刻思考的问题。
        哲学家卢梭曾说:“大树的根已断,给叶子浇水又有什么用呢?”当代中国艺术的根在哪?是要靠西方艺术家的“传经送宝”么?亦或是完全依赖古人的“传移模写”停留在画面形式上的推陈出新?如果不去追寻精神层面的知解,是很难找到理想的答案的。我以为,所谓当代艺术就是要站在今天的历史层面,去审视曾经的文化传统,今天的社会人文关怀以及未来的文化思考,用艺术的方式展现于世,解读我们当下感悟的艺术价值观,是否正确,每个民族及国家都有各自文化立场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