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阆风艺术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6
  • 印象:
    进去麻烦 艺术品很棒 光线不够好 外墙颜色跳 艺术性强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2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上海-黄浦
您所在的位置:阆风艺术画廊>展览>展览详情

当处境不當时 | 程广峰

展览介绍

当处境不當时 | 程广峰
策展人 林书传
2018/9/15-2018/11/17
上海市外滩源虎丘路107号一楼

 

“当处境不當时”是程广峰式的命题,一个假设中隐藏着艺术家对“不当时”的多重思考。“不当时”既可理解为方法与规则的不当,也可以被理解为时间的早点与晚点。关于处境亦不能被简单解释为作品在一个展览中的安放状态,而应该是艺术家一段时间中思考的过程与面对的问题。

我们根据广峰的假设进入一个不当的处境,其对立面就是一种准确且准时的书写状态。如果一个诗人想准确的写好诗,一个画家想准确的画好画,一个历史学家想准确的书写历史,便进入到一个摇晃的人使着一把没有准星的枪对着一个模糊的靶的处境之中。立正、瞄准,射击并正中靶心的正确动作似乎已经无法进入到当代艺术创作的真实语境,应该属于有意的中靶。而广峰所享受的处境显然已经找不到靶心,凭直觉的一枪十有八九是将子弹射在了墙上,或者懵在了靶上。因此与正确的命中靶心相比较,创作的不当处境又多了两种选择,一种是无意的中靶,另一种则是以墙为靶,以墙为靶的结果有可能被遗弃,或者被其他人指墙为靶。因此处境不当是广峰这一系列创作的持枪涉险,或许也是艺术家大金牙时代的开端。



如果历史还无法被更直接的被消费,那么对于桃子和竹子的创作,艺术家则更为“谄媚”的咀嚼人性,咀嚼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画面中桃与竹、竹与竹、桃与桃之间的谄媚关系让我们重新思考消费社会下的个人存在与社会关系。如何做到在画面中看桃不是桃,看竹不似竹成为了广峰挑逗视觉的一根棉签。一根既可以给伤口抹药也可以给耳朵挠痒的棉签。在所有人认为抹药救人的棉签比挠耳自娱的棉签更有意义的时候,艺术终究是自娱还是渡人成为了永恒的话题。因此是一颗桃或是一地桃,是一段竹或是一片竹在艺术家这里只留下了大金牙般的标签意义。

广峰去画画了,在熟悉广峰创作脉络的人中一定会将前面的逗号改为问号。对于一个艺术家创作媒介的诘问甚至是质疑是不可信的。在当代艺术创作所谓正确的语境下,对创作媒介与创作材料的贵贱之分是值得商榷的,商榷只是温柔的说法,因为文字创作与艺术创作同样存在些委婉的表达。从广峰这一系列的“绘画”创作中我们可以给出答案,广峰在自设的不当处境里,大金牙狂喜之下的躯体之痛才是可以被铭记的。


                                                                                                        ----策展人 林书传

                                                                                                               2018/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