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您所在的位置:德润画廊>作品>作品详细
阿曼嗒的水洼

阿曼嗒的水洼

  • 编  号:566984
  • 作  者:默涵 查看拍卖记录
  • 销售状态:待售(不可在线交易)  
  • 库  存: 1
  • 售  价:议价
买家服务热线: 400-669-0999

(平台服务时间:周一到周五 9:00-17:00)

阿曼嗒的水洼
德润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1
  • 印象:
    印象、当代 原创、超值 很厉害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8年
  • 展厅面积:
    150平米
  • 地    区:
    广东-深圳-其他
作品信息 作者信息 交易评价 购买咨询 本画廊其他作品
尺寸 58x78(cm) 创作年代 2014年
作品分类 版画 题材 人物 材质 其它
作品标签
适用空间

作者信息

默涵

默涵

出生年份: 1968
籍    贯: 陕西-西安

作者介绍

北京职业艺术家,1992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进修。1993年,中国美协油画研修班进修。多幅作品被成都现代艺术馆、广东美术馆。亚洲当代美术馆、湖南千年时间当代艺术中心、南昌千年时间当代艺术馆以及海内外收藏家、艺术机构、画廊收藏。

主要展览

2007年,作品《初夏》入选2007年中国上海青年油画展。

2007年,作品《藏头巾的女孩》入选全国青年肖像油画展,并获金奖,接受cctv1采访。

2008年,进入刘溢画室系统学习欧洲古典写实绘画

2008年10月,未来邦——当代绘画作品展,北京千年时间画廊

2009年,现实与写实——当代绘画作品展,北京千年时间画廊

2010年,作品《1945年8月29日的雾都重庆》《阿曼嗒的水洼》获得时代杯全国青年写实油画展优秀奖

2011年3月,经典的魅力——北京青年写实油画家邀请展,马奈草地美术馆

2012年6月,巴黎秋季艺术沙龙

2013年, 中国新青年写实油画邀请展,绥风美术馆

2014年,1月,首届观念写实油画展,上海多伦美术馆,上海

2015年,“座无虚席”——北京新写实绘画邀请展,南昌千年时间,南昌

2015年,“进行时Action”——798艺术节,千年时间画廊,北京

 

                                   当代语境下古典精神的诗意反思

                                    ——当代艺术家系列之人物画家默涵 

                                                                   作者:于丽华

       人类历史因其不可重复性,没有假设性而充满魅力。就艺术史而言,古典大师们为后代树立了一座座不可逾越的丰碑之后,古典对于后来者,就意味着一种精神。古典遗留的绘画形式可以永远存在,关键是使用者如何变通,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它要能表达的内容是什么。站在时代的前沿,代表先锋的理论认识而对当代艺术有所建树,当然值得称道,因为只有当代的才有可能成为经典的。但倘若没有古典精神的法脉传承,一味地追求观念的变异,最终都落得个以画虎不成反类狗的笑柄。

       活跃在当今后当代写实画派的人物画家默涵,正是深入这一地带积极探索并取得一定成就的艺术家之一。欣赏他的画作,深为其古典的厚重和当代观念的恰好结合而拍手叫好。

       默涵1968年生于西安,小时候受母亲绣花缝纫的影响对美术产生兴趣,1992开始系统学习油画技法,深受当时知名画家杨飞云、朝戈的影响,逐渐形成严谨的画面风格。2007年作品《戴头巾的女孩》入选全国青年肖像油画展获得金奖,2008年进入旅加画家刘溢的六胖子画室系统学习欧洲古典油画技法及创作方法。就是说,默涵在认识《六胖子古典油画的现代技法》之前,就已经是身怀写实绝技的有志青年。人生道路上的愈挫愈奋以及对绘画艺术无比热爱,让他在跟随刘溢老师的几年里,水平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无论从写实技巧还是创作观念得到了彻底的洗礼。

       如果说默涵的早期师承是杨飞云的古典写实,那么后来的刘溢则是当代观念,默涵收益更多的是创作观念的转变。作为现实主义与波普主义的探索者,魔幻现实主义的先行者,刘溢无论是绘画技法还是艺术观念都独树一帜。他的同学陈丹青曾经这样评价他的创作:不带有任何可辨识的文化背景和现实感,情境也刻意抹去任何时代或国家的标记,沉溺于自己编织的幻象当中,并赋予它们各种复杂的剧情。默涵前几年的作品或多或少看到刘溢的技法和魔幻的影子。然而,随着思想的成熟,自我个性的完善与发现,一向谦和儒雅的默涵,越来越避开了当代的离奇、荒诞、叛逆,绘画风格逐渐走向了严肃,理性,唯美,优雅,等古典精神的氛围。完美主义的构思设计,庄重和谐,严谨唯美,作品散发出来的纯正品味,无不带有诗歌般的抒情性,歌唱性,令人想到理想主义激情洋溢的年代。

       所谓的当代语境,通俗理解为时代气息。任何事物发展到巅峰状态时,都会走向自己的反面。颠覆传统,严格意义上讲是古典绘画艺术走到极致后的另一种思索。在中国的文化土壤里,当代艺术颠覆的传统并不是西方意义的传统,油画艺术的古典时代在西方到达鼎盛,油画引进到中国来的时间也就一百多年。所以,中国的所谓当代颠覆看起来更像是流氓无产者的革命。当代艺术破坏的更多的是现实生活中那些正襟危坐的思想禁锢和心理压制,而不是审美理念。艺术家选择什么样的题材,表达什么样的想法,有时候并不需要高深的理论指导,只需敏锐扑捉到当下人们精神状态的变化,观照内心的真实感受,用适合自己的方式组织画面,准确表达就够了。当艺术家和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信仰缺失,文学和诗歌宣布死亡的现实里,精神的异化和伤害不言而喻。艺术家就会在他的作品里面反应出这种伤害。有人选择了对人性异化的控诉,因此而艳俗、讽刺,玩世不恭,有人则选择了表现异化的反面——指出什么是正常的、正面的人性,我们应该怎样来呵护养育我们的精神世界。基于这些思考,我们看到了默涵的作品《依竹源》里那些一尘不染的天使的面容;看到了《舞剧歌》、《昨夜无眠》等作品里文革时代那些穿绿军装青春飞扬的女孩,有些迷茫,但仍然纯真善良,对美好事物充满向往。无论处在什么样的时代背景,经历怎样的人性扭曲,人性中真善美的一面才是永远值得歌颂的。它是人类历史文化传承当中核心的永恒的价值主题,是艺术家永远的坚守。

       毫无疑问,默涵的写实画法基本功扎实,画面刻画精细入微。其画作的当代感则主要在立意构思和画面意境的渲染上。默涵喜欢冷色调,善于运用冷色调,冷色调营造出来的画面背景神秘,清冷,空灵,如梦似幻,富于节奏。光影的处理轻松自如,较好地避开了古典的沉闷。人物的神情直接还原了现实生活中的人的喜怒哀乐,反应当下人们的心理特征。现实生活中本来并没有诗歌,当自然景物、人物有幸成为画家表达情感的载体,再现出来的景物、人物就赋予了崭新的灵魂,具备了画家精神特质中的故事性,歌唱性。而绘画风格,正是画家走自己的路,到达一定境界自然而然留下来的影子。

       作品《阿曼嗒的水洼》是画家本人比较喜爱的作品之一。它集中反应了画家立足于古典而又高于古典的当代特色。画面讲述的是一个站在稻田的小女孩,光源从画面的一侧打过来,水灵灵的小女孩带着梦中的惊愕——或者可以说,是对即将开始的人世生活的惊愕。用陌生好奇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一切,童话般的梦幻。蓝色调的背景有些暗沉,但又都清澈透明。同样细腻的水草与小女孩比肩而立,富有形式感的同时充满装饰意趣,在这里,写实其实已经不再是以复制自然景物为目的,而是成了艺术家表现某种画面意境所偏爱的形式。

       作品《其实你不懂我的心》则是画家超现实主义的另一幅力作。画家把不同时空中的三个女孩子安排在一起:左边的女孩手持本子和笔,像是饭店服务员正在等待客人点餐,服饰打扮则来自三十年代旧上海十里洋场的咖啡厅的服务生,举止朴素,正匪夷所思地看着中间的女孩;中间的女孩神采飞扬,哈哈大笑,从蓝色劳动制服上看像是七十年代的纺织女工;右边的女孩像是九零后,涂脂抹粉,染发,赤身裸体,一只手一边抚摸着中间女孩的心脏部位,一边抬头看着中间女孩,什么样的开心能让她如此开怀大笑?三个女孩分别代表三个年代,折射三个年代的思想观念。什么是幸福是他们讨论的题目,三个人分别用她们的神情举止做了回答:三十年代,人们为生计奔波,幸福就是直奔主题,养家糊口;七十年代,幸福是劳动最光荣,因为理想主义的充斥,即使物质生活并不富足,即使有些政治观念的荒诞灌输,也仍然对美好未来充满向往。女孩哈哈大笑,另外两个女孩精神的卑微,可怜而不自知。九十年的则因为信仰的溃败,物质欲望的膨胀,幸福变得陌生而难以理解,就像画面中的性感裸露的女孩,因为沉溺于物质享受而不知幸福为何物。画面主题集中,主次分明,故事的展开有问有答,充满戏剧性。娴熟的绘画技巧使得画家在组合画面表达上游刃有余,轻松流畅。对画面深层的解读让我们看到画家的反省现实的力度,人类如果丧失了理想,丧失了思考,即使物质富足,又和动物的赤裸裸有什么区别呢?

       在思想认识层面上,默涵善于营造梦幻、虚静的空灵意境。善于用他艺术上营造的浪漫色彩来平衡现实的沉重与理想的冲突。厚重因虚灵而开阔,现实因为梦想而畅达。古人讲,“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物”,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染的默涵,骨子里面是谦谦君子的人生修养。虚怀若谷是一种完善人格的境界,只有把具象的、局限的物质看淡了,看虚了,心胸才会有山谷般的开阔;同样,表现的艺术创作上,画面只有达到虚灵境地,才有接通天地的气度,才有牵引观众展开无穷想象的可能性。

       哲学家康德仰望星空想到了心中的道德光辉。二十世纪对传统文化的过度破坏让垮掉的一代重拾国学,对古典精神中正义、道德、理性等人文精神的遗忘,是我们这个时代滋生精神病垢的主要原因,它让当代艺术陷入了无价值尺度可依据的荒谬。默涵艺术流露出来的对古典精神的反思意识,宛若艺术天空中的星星,在静穆的夜晚,仰望它的时候,我们可以暂时的从时代的喧嚣中逃离出来,放慢脚步,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当然,与一个时代的精神缺失相比,默涵个人的努力可能只是起到警醒作用,但艺术家可以以此为契机,从建立正面价值的角度,反思古典,回归古典,挖掘古典来把握当代的艺术的走向。这也符合默涵个性中儒家入世的传统观念,子不语,怪、力、乱、神。平和冲淡,不激不戾。

      艺术家之所以成为艺术家,在于他的作品有两个高辨识率:和同时代的比辨识率高,指画家极具个性,必须有自己很独特的画风;和不同时代的比辨识率高,指作品富有时代气息,画家的思想认识必须具备概括提炼时代精神的高度,折射当下社会生活的文化气息。提高作品辨识率的途径是提高心灵修行的强度,高度。相对于大部分技术精湛,个性平庸的艺术爱好者来说,默涵无疑是幸运的,是千军万马中的佼佼者,现实中也确实存在着大批通往艺术家道路上的滞留者,他们怀抱理想,却无法看清自己的障碍,摸不到将来的方向。对默涵来说,目前存在的问题需要克服:一者,某些风景画中或人物画面的背景的处理,写实的力度过于平均,使得观众看起来并不轻松。当实则实,当虚则虚,更能彰显画家收放自如的艺术驾驭能力。再者,如何让自己的作品躲开他人的影响,用完全独立的艺术语言名世是一大考验,要成为名副其实的艺术大家,未来的路仍然是任重而道远。

交易评价

购买咨询

0条评论0位网友参与

我要留言

请您登录后再留言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暂无留言,做第一个留言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