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凤凰艺都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AGA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4.1
  • 印象:
    感觉不错, 画家的朋友 感觉不错 hao 专业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北京-东城
您所在的位置:凤凰艺都>画廊动态>正文

王璜生12年美术馆馆长经验:建立规范化意识

2012-07-07 10:28:54          

近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现身广州,参加由时代美术馆举办的“脚踏无地:变化中的策展”讲座活动。王璜生从12年美术馆馆长的经验出发,进行了题为《作为有机体的美术馆》的演讲,从美术馆的自主意识、史学意识、文化意识和公共意识四个方面来论述美术馆的职能。

王璜生2000年至2009年间任广东美术馆馆长,创办和策划过“广州三年展”、“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等。2009年7月起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此后,特纳奖得主托尼·克拉格、法国新浪潮之母阿涅斯·瓦尔达、墨西哥抽象艺术先驱马努埃尔·菲尔盖雷斯等国际艺术大腕的个展在央美美术馆频繁举行,今年11月还将迎来德国著名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展览。

王璜生究竟有什么魔法,让一个高校美术馆能在当下的美术馆格局下突围?为此,南都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办展览就像“滚雪球”,有了好记录自然有人找上来

南都:你担任央美美术馆馆长后大展频繁开幕,你所带来的新气象有目共睹,请你谈谈有什么法宝?

王璜生:首先是开放的问题。央美美术馆是非常新的馆,建筑非常特别(由日本著名建筑师矶崎新设计),里面的墙体全部是弯的。我去的时候潘公凯院长交待我,不要随便改动其中空间、基调上的颜色,要注意对学生的管理,对此很重视。我免费开放了一楼,设立了公共服务空间,有咖啡厅、报告厅等等,同时鼓励学生来一楼看书,吸引了人流。

在实践过程中,对布展的问题我很重视,包括重新分割展厅等等。后来,大家也接受了色彩的改变。对于每个展览的风格,用什么颜色,做到什么程度都非常考究。

我还做了一个挺有意思的小项目。美术馆里2楼半有个60平米的小空间,是块“边角料”,我把它开辟为“项目空间”,为教学服务。提供给我们策展专业的学生,让他们展出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我们有意识地扶持这块。今年这块空间得到了吴作人国际艺术基金会的支持,将在全国公开征集的方案。

南都:请你说说是怎样吸引到这些国际大展的到来?

王璜生:我认为,找国际展览并不太难,你有了做得好的记录他们自然会找你,像滚雪球。在这个过程中关键是你与对方怎么谈,怎么做,钱从哪儿来,什么态度,包括专业精神等,还要去考量投入与回报,展览值不值得去合作。比如央美美术馆在2011年初举办了“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珍藏展:十五世纪———二十世纪”一展,乌菲齐美术馆是国际上四大博物馆之一,他们的作品影响力很大,但是我们不可能去挑选作品,有即满足。乌菲齐展需要投入非常多财力。最后我们谈得比较好,由陌生到变成朋友,减了一半价格,这使他们也蒙受了一些损失。

其实乌菲齐美术馆的人在我没有离开广东的时候就来找过我,当时我就把这个展览推荐给广东省文化厅,希望广东美术馆或广东博物馆能承办,但最后没有定下来。

展览只有好坏之分,没有传统与当代的分野

南都:央美美术馆每年展览经费如何?之前有报道说是每年有1800万的资金支持。

王璜生:不是。那是我在广东美术馆卸任时广东美术馆的数字。央美美术馆是学校扶持的,经费有限。今年政府也开始对高校博物馆重视起来,还没有说到钱的问题。

南都:有不少传统的国画家认为央美美术馆的展览过于当代,没有照顾到国画这块,你怎么看待?

王璜生:在美术馆里好的国画展览还是很有人气的,尤其是李可染、傅抱石的展览等。现代的国画家是否能够达到他们的水平?国画展水平高的并不多。另一点,在策展方面,传统的展览如果有当代的策展理念、手段、研究方式的介入,能做得很好。但现在策展很匆忙,谈不上所谓的配套,美术馆出租场地方式过于泛滥,对这行业的影响非常大。

我觉得只有好展览,并没有所谓当代与传统之分。当代艺术展览能做得立体,当然也有烂的展览。

南都:当了12年美术馆馆长,在经营美术馆这块你有什么心得?

王璜生:一开始到央美美术馆我不太习惯,馆内原来没有规范化意识,之前的执行馆长做了很规范的规定,但执行过程中比较困难。广东馆有今天要归功于早期就规范化的运作,尤其是产品的管理、征集,还有展览的细节。中国的美术馆缺乏这种规范化的意识,这几年我一直在做这些“补课工作”,希望能够建立一种规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