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凤凰艺都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AGA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4.1
  • 印象:
    感觉不错, 画家的朋友 感觉不错 hao 专业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北京-东城
您所在的位置:凤凰艺都>画廊动态>正文

充满灵性的自由流淌——观任传文先生油画随想 文 / 何军

2010-12-31 17:30:40          

绘画有时的确很难,因为它不仅需要良好的绘画知识,还需要独立的绘画感觉;不仅需要极高的绘画审美意识,还需要有把这种审美意识转化成为具体创作的能力;不仅需要极强烈的创作欲望与热情,还需要承受创作过程中出现的无数次失败;这是很多人在绘画道路上遇见的待解决的共同问题与痛苦。解决与跨越过这种问题与痛苦不仅需要绘画的意志,更需要绘画创作的灵气。绘画意志可以人为的控制,培养,锻炼,但绘画创作的灵气却神秘莫测,来去不定,即便画家本人对它也无法掌控,使人莫名其妙,来时如泉涌,去后也只能让人默默与苦苦的等待。任传文先生自1993年创作出油画《轻轻的天风》始似乎就已解决与跨越过了上述绘画创作中的问题与痛苦,虽然他在艺术创作上还会时常陷入某种痛苦境地,但这种痛苦只是他绘画灵感之间的休止符。细读细品任传文先生的油画,它会带你进入、体验一种悠远、宁静的佳境,画面仿佛在与你共同呼吸,呼吸着一种远离尘嚣,一尘不染,绝无半点杂质的人间美好的清纯空气。
传文常说感谢上天赐予了他现在的这种绘画能力,他的这种绘画能力包括对生活的独特感悟与感悟后的对画面的掌控与表现。
传文对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事常有一些敏锐、新奇而独特的感受与感悟。静静的雨巷、雪后的清晨、夕阳里的火车头,冬日里冒着白烟的烟囱,夏日里满天的星斗、午后矮墙上的阳光,初春晨曦微茫中土地上耕种的人影、微风里湖面上泛着金光的涟漪,这些都能给他以绘画上无限的遐想与激动。他常感伤于时光的流逝与事态的变迁,近几年,城市扩建,老房拆迁,在他的画中也经常出现拆除老房的情景。他说每见一处老房拆除他都会久久矗立凝视,都会觉得老房所承载的无数悲欢故事都将随着老房的消失而逝去,他想用他的画来挽留时间,挽留逝去的记忆。他的作品一类是对景实的写生,一类是在画室中的创作。他的画室中的创作是在没有任何图片与照相可供参考的情况下进行的,若有参考也仅是在一小块纸上用铅笔或钢笔寥寥数笔的速写而已。记忆随着时间长河前进,在行进中汇入了人的想象与不断成熟的感悟,使记忆变得丰厚立体具有了酸甜苦辣多种取向,记忆犹如陈年的老酒越酿越醇,但此时的记忆早已不是当年发生的事,老酒也不再是当年的新酒了。在他追忆逝水年华般的油画创作中,有的亦不单纯是记忆的挖掘、还有更多的感悟生活,体味人生的意义,是心性的一种自然流露与灵性的一种自由流淌。
其油画创作中画面的掌控与表现既有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情境,也有敦煌壁画人物造型的因由及墓室壁画的形式因素,还有梵高、勃纳尔、夏加尔等大师的油画作品对他直接与间接的影响。他始终内心矛盾地游走在本土与外来两种文化之间,仅用上天赐予他的悟性来去伪存真。他具有某种原始的感恩与谦卑之心,他极易被外界影响又很难受外界影响。在与他的交谈中,你会发现他与生俱来的超人悟性与经历人生磨砺后的睿智,但正当你高山仰止之时他突然间的一句儿童般真诚而又天真的话语又会让你陡然觉得好笑。他的油画风格极具本土民族性与油画质感,成熟深沉而不失童真,富有人情味。其本土民族性不仅指他油画创作取材与画面内容,更有透过其题材内容传达出的东方特有的文化意境与境界,还有其写意手法与油画材质感的结合。材质感在其油画中极为讲究,哪里薄,哪里厚,厚到什么感觉,薄的地方画布露多少,颜料被油稀释到什么程度,油淌的痕迹如何,笔触的走向,画面作画的遍数,衔接的时间,上下颜色遮挡显漏的部位效果,何时用刀、用笔、用刷,何时刮、画、擦,等等所有这些他不是依靠某种特定的程序来进行的,而是凭借他独特的绘画感觉。这种感觉可感而不可说,只能通过绘画表现,即便对画家本人来讲这也是个无法解释的秘密。也许在他有感觉作画的刹那他是真正进入并体验到了一种心通天宇、天人合一的境界。他说画小画这种感觉能很快的表达出来,但画大画时,由于笔、刷等工具大小的限制,本来一笔完成,下一笔马上跟上而自然完成的事,由于画幅大就必须再补几笔,致使作画贯通的感觉断了,作画连贯的情绪接不上,结果使画面进入一种生涩、反复的被动状态。完成一副大的作品费时耗力,耗的不单是体力,更多的还是精力,是怎样使自己的创作灵气超越绘画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机械麻木的涂抹运动而始终贯穿于整幅画面之中;或者使自己创作灵气更加细腻,使整幅画面出现的每一笔触,每一颜色都是直出胸臆,具有生命力。在其画室我见到许多他认为不满意的作品,他经常事隔一段时间又把过去认为不理想的作品取出来接着画。他的油画创作所呈现给人的视觉画面与心里感觉总是那样气韵生动、轻松、愉悦与恬静、舒适,但他的创作过程,有时的确轻松,有时却也是苦等,苦熬,艺海无涯苦作舟。观其原作画面材质肌理本身就是一种美,但他又将这种抽象的材质肌理美赋予了物象因素,形成他特有的画面语言形式与表现风格。比如在画一堵墙时,他是以颜色于笔触肌理材质体现墙的质感来表现墙的,使二者在视觉上与象征意义上达到吻合。又如在画面墙这一区域出现了许多稀释的油下淌的痕迹,但这下淌的稀释油迹在此处却易使人联想到老墙上雨水的痕迹,极为真切,这其实又是二者是在审美习惯上的心理吻合。这种情况在他的画中比比皆是,相似的材质肌理不同区域,不同颜色的运用,一会儿是天,一会儿是地,一会儿是墙,一会儿是树,一会儿是石阶,一会儿是河流,变化多端,出神入化,奥妙无穷。即便相似颜色的相似材质肌理,在这幅画中放在天的位置就是天,在另一幅画中放在地的位置就又是地了;或一会儿表现为墙的斑驳,一会儿表现为道路的泥泞,一会儿又被表现为石阶的坚硬了。他就是在运用人们视觉象征、心理意象与审美习惯等诸多因素进行他个性语言风格的确立与探索的。这又有些像中国画中运用笔墨来表现物象,既有墨趣,又有形象,似与不似,相得益彰。在他的画中,此种似与不似,意与形的默契几乎完美。
近几年传文的油画创作画面构图较前些年越趋松弛。松弛得越来越像人记忆与梦境中的残片,象是回忆中间加杂着的意识流,松弛得好像使画布能透着气,使高贵严肃的“油画艺术”具有了某种亲和力,使正经紧张的观赏者有了轻松自由的心态。松弛得好像是创作者进入了心游物初的状态。
什么样的心态作出什么样状态的作品,在当下讲求速度与物质的时代里,人们的心态自然都有一些慌乱,而传文先生却能保持平和的心态创作如此宁静悠远的作品,着实让人钦佩。但现实中的传文在私下里偶尔也会说上一句“最近心情挺乱”,他很喜欢离群索居,排除外界的干扰追求心灵理想的家园,但现实生活与心灵理想好像永远都是相悖的,心灵越纯粹,心灵就越敏感,心灵越敏感就越容易受到外界的震荡。创作出完美的作品为人赏心悦目但自己的精神世界却要承受着各种艰辛与重压,这就是精神财富与精神财富创造者的悖论。在物质财富追求与精神财富创造之间,传文先生更倾向于后者。传文说,财富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在这方面耗去太多的时间与精力对自己而言是不值得的。精神财富的创造虽也无穷期,但它却是自身生命有意义的痕迹。而在绘画创作道路上,传文说,他却又不想一路急行,而是希望自己能够稳健式、螺旋式上升。从容需要智慧与勇气,等待需要信心与自信,生命即是创作的积淀与财富。也许正因如此,随着时间的流逝,传文先生纯净亮丽,充满灵性轻松的作品中所潜藏的一丝哀而不伤的淡淡的惆怅会越来越趋理性与含蓄,整部作品愈益自然、醇厚与深沉。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