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也趣藝廊AKI gallery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1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8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台湾-台湾地区
您所在的位置:也趣藝廊AKI gallery >画廊动态>正文

《小折磨》盂施甫個展

2016-02-28 17:43:49          

 

屢獲諸多美術館邀展與獎項肯定的盂施甫,2015年獲選入圍數位藝術獎的《小折磨》系列,成為其漸露曙光的自信之作,也趣藝廊新年首檔展覽便由盂施甫首度展出最完整的歷年系列創作。在這部如詩般的「影像日誌」中,鋪陳盂施甫妄想式的夢境、幻想與現實,作品主要運用銑床、螺帽與鈑金等的複合媒材,並以當代繁雜又精湛的工藝技術,忠實呈現盂施甫極其私密的生命脈絡。
 

《小折磨》盂施甫個展於1/10舉行開幕酒會,現場賓客雲集,國立交通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專任副教授鄧建國、藝評人暨台北藝博會執行長王焜生特別前來共襄盛舉,更有許多當代新銳藝術家莊志維、張徐展、郭奕臣、丁建中等齊聚一堂,可見盂施甫高度受矚的亮眼與好人緣。展場空間囊括三層樓,盂施甫按其創作系譜依序鋪排為井然有序的敘事策略,同時也讓觀者一窺其創作思維與情感的轉折。兩層樓的機械互動裝置展示,藉由觀者的視聽感知與其對話,轉向三樓的實驗電影,乃透過影像紀實的方式,傳遞著藝術家內心私密的輕聲囈語,演繹著另一種文本閱讀的沈澱。


開幕儀式與餐敘之後,由盂施甫親自導覽,其表示《小折磨》系列作品,指陳藝術家在過往的歲月裡經歷一段困頓又焦慮、面對未來的迷惘又掙扎的日子,那不為人知的糾結感受中出發,化去繁複的敘事情節,以解構紀錄片形式的手法,將非常「個人的」過去濃縮成一件件的複合媒體裝置作品。盂施甫特別談到,早期作品與近期作品間的差異,導覽以《飛行試煉》作為楔子,從當代新媒體藝術最為普及關於飛行的主題,作為創作所表徵的自由奔放,以及想像的無所拘束,特別的是盂施甫以其作品專擅的機械零組件,跨界結合珠寶設計師吳祝銀的精密工藝鑿刻於雙翼的細膩,組構成動力裝置,模擬翅膀地唯妙唯俏,在剛勁之中略帶柔美。

 

盂施甫《飛行試煉》

 

盂施甫《Meteor》

 

倒敘回早期創作的《Meteor》,即有明顯區別,採用鋁鎂合金、馬達與控制晶片作為創作媒材,其表示創作概念的發想,其實來自於日常生活中曾經見過賽車手過彎瞬間的火花與引擎聲,利用程式控制藉此模擬輪框經由高轉速的摩擦,瞬閃如同仙女棒般的爍彩,在重聚為光的輪廓。相較於《Meteor》聚焦外在感知為創作核心,《Physical Installation》則轉向探討自身的情緒感受,旨在描摹於陌生情境裡,藝術家面對人際交往的關係流動,以及想像與現實有所落差的矛盾挫折感,透過穿戴裝置上的感測器,可任意感應體溫或其他物品表面接收到的電流訊號,發出低頻的脈動聲響,作為設想人際互動的某種荒謬。《Break》則討論所謂壓力與彈性疲乏,在反覆堆疊與釋放間,心緒消耗的點滴。

 

盂施甫《Physical Installation》

 

相關圖片

盂施甫《Break》

 

 

2015年《小折磨》系列的誕生始於2013年的《繭》,借著錐尖摩擦著指腹的微小痛楚,消解表皮的老廢角質,彷佛對藝術家而言創造出除繭裝置的同時,舒緩糾結於心底深層的焦慮;難以被理解的情緒,總成為深夜失眠的困擾,《思緒》即為如實的反應,以鎢絲燈管的感應裝置發出的細微電磁聲響,描摹躁動不安的難耐;《等待》則進一步讓觀者感同身受面對時間漫長流逝的悵然;在有限時間裡枯竭,卻更突顯渴望《陪伴》的重要,在液體幫浦抽送之下,它就像被藝術家賦予靈魂般,靜靜地運轉,等待著與它共進一支菸的朋友。從對心靈的高度要求,更強化盂施甫對於外在環境的敏銳,如同《污漬》緣起於對潔癖的妄想,但歷經幾番思索後,實則為戀物癖的彰顯,當純潔的白襯衫不再完美,那瑕疵便如影隨行的肆虐,若能有自動清潔裝置,便能重新找回其存在的意義;無論是戀物作祟,或是潔癖妄想,《秩序》也相當程度反映一種對生活自律的慣性或控制欲,各物件間被安排好的完美相對距離,或許旁人百思不解那些排列的形式或意義,然而盂施甫表示,這種偏執都是一種安心的存在。

 

盂施甫《繭》

 

盂施甫《思緒》

盂施甫《陪伴》

 

盂施甫《秩序》

 

盂施甫《污漬》

 

此次個展,一次匯集盂施甫近年所累積的創作爆發力,透過其纖細敏感又偏執的靈魂,將看似冷僻的機械動力裝置,以「無機」的機械語言演繹「有機」的感觸,喚起觀者對日常中的《小折磨》共鳴。如果你有一支菸的時間,那麼一定要到場感受這些片刻情緒的浮沈,可能是折磨,卻不一定是寂寞。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