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汉方美术馆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10
  • 印象:
    地方好 很好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9年
  • 展厅面积:
    557平米
  • 地    区:
    北京-朝阳
您所在的位置:汉方美术馆>展览>展览详情

墨戏人生——郭洪海戏曲人物画展

展览介绍

开幕时间:2014.08.16下午3

展览时间:2014.08.16——2014.08.26

展览地点:汉方美术馆 1、2号展厅

展览地址:北京朝阳区崔各庄乡顺白路汉方美术馆

联系方式:010-64323983  18310941781    

 

由汉方美术馆主办、《书画研究》杂志、中国书画研究网、北京汉方智圣文化艺术责任有限公司协办的“墨戏人生——郭洪海戏曲人物画展”将于2014年8月16日下午3时在北京汉方美术馆展出。

画家郭洪海

号公泉山人。1959年出生于山东淄博。中国文化部东方文化研究会会员,中国文化部国韵文华书画院特聘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培训中心特聘画师,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漫画家协会会员,山东画院画师,淄博市漫画研究会副主席。2008年入选山东中国画百家。

出版有《郭洪海水墨戏曲人物画选》、《山东美术家资料库.美术家档案》、《实力派精英郭洪海专辑》、《墨戏人生——郭洪海卷》。多幅作品发表于《美术报》、《国画家》、《中国京剧》、《上海戏剧》、《人民日报》、《书画研究》等报刊,作品多次在全国美术大展中入选及获奖,并被国内外多家艺术机构收藏。

 

神到笔随  亦庄亦谐——郭洪海水墨戏曲人物散论

文/贾德江

谈到以戏入画者,很自然的联想起关良,他是开写意戏剧人物画风气之先的大家,在现代写实主义绝对笼罩人物画坛的20世纪50—70年代,他创造了独特的满纸稚拙之趣的水墨戏画,为现代人物创作在写实主义之外,开辟出另一条道路,其影响极其深远。稍后的南方马得、北方的韩羽紧步后尘,也以专工写意戏曲人物而闻名遐迩,使这一独具民族特色的艺术得以薪火相传。

进入21世纪的中国画坛,随着传统文人画的复兴和西方现代主义思潮席卷本土,当代人物画已形成百舸争流、多元并举的繁盛局面。即便如此,在写意戏曲人物画这条航道上仍处于弱势和边缘化地位。青年画家郭洪海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不随波逐流,不追风趋潮,而是独居一隅静观静思。“讷于言而敏于行”。潜心于戏文戏画的揣摩,尤致力于画外功夫,包括书法与词曲的研究。意在接续前辈未尽的思绪,取之于丰富的文人画传统,重现写意戏曲人物的生趣。

你打你的  我打我的 68cm×68cm 2013年

郭洪海的画戏之路与高马得相近,都是由画漫画转入戏曲人物画的。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郭洪海即以漫画作品见诸于全国多家报纸杂志。他天生幽默,不乏才情,深具正义之心,往往在善意的微笑中,切中时弊,揭露现实生活中的丑恶和不通情理之处。他的一幅幅漫画作品往往在令人捧腹之余,也深感讽刺的辛辣和批判的彻底。

新世纪伊始,他开始画戏剧人物。当然,这跟他从小对戏的酷爱有关,更大的可能是漫画界气氛的沉闷枯萎的征兆,使他改弦易辙致力于水墨戏曲人物的探索。他画的戏曲人物一开始就不与众同。他把漫画传统用之于戏剧人物,其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自然就具有幽默诙谐之特色,他也不惜借用漫画夸张与变形的手法,使人物更简练、更风趣、更醒目、更舒展、更形神毕肖。但是,他的戏剧人物又不全是漫画,即不凭空杜撰,也不照搬舞台,而是“境从戏出,象由心生”。即从舞台形象中得到感受,然后根据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这“自己的意思”当然包括画家本人的情操、性格、趣味、修养及笔墨、造型功底。

八大钟 53cm×53cm  2013年

不打不相识 31cm×31cm 2014年

因为“境从戏出”,郭洪海深谙剧情,熟悉剧中人物,则更注重选择突出的典型情节,使人物个性更加鲜明,主题更加明确,或弘扬民族正气,或赞颂爱情美好,或鞭笞奸邪佞谄,或伸张大义大德,那种爱憎分明、情深意重的侠肝义胆渗透纸背,入木三分。郭洪海不仅看戏,还认真地研究戏。他看每出戏,都要找出剧本,细细阅读,以求对舞台上的人物每一个动作和情节都了如指掌,如数家珍。由于郭洪海深深意识到戏剧人物的绘画性,掌握了剧情的绘画意境,所以他的水墨戏剧人物能够创造出戏剧性的绘画效果,即一目了然、妙趣横生、又含蕴无尽、意味深长,令人拍案叫绝。画家的表现意图是尽力追求那些生旦净末丑的角色“唱、做、念、打”所惯用的表演技巧,他用尽可能简明的语言阐述复杂的情节内容,常常是独运匠心,巧拙相生,更以大巧若拙,着重藏巧显示出他的学养与才智。

因为“相由心生”,所以他的戏画又不拘泥于具体的戏剧情节及服装道具等细节,而是抓住特定情节中戏剧人物的精神,以高度概括的笔墨夸张的表现剧中人物典型的身段情态和喜怒哀乐,在似与不似之间追求一种拙朴、率真的雅趣。画中强调人物的动势、眼神,于一颦一笑、一瞥一视中,神完气足;画家更关注剧情中的角色特征及相间互比照关系,在亦庄亦谐、亦善亦恶、亦浓亦淡、亦聚亦散的人物组合设计中,尽显戏如人生的百态。他画《艳阳楼》中梁山泊后人除暴安良、见义勇为的大智大勇;他画《连环套》中绿林好汉窦尔敦不计前嫌、扶危救困的大仁大义;他画《霸王别姬》生生死死的离别情恨,他画《白蛇传》缠缠绵绵的爱情佳话;他画《白马坡》颜良所向无敌的大将气概;他画《打渔杀家》萧恩愤恨之下的英雄神威;他画《赤桑镇》花脸和老旦的对手戏,他画《斩经堂》净角吴汉进退两难的真与善;他画《三岔口》武戏的摸黑打斗,他画《钟馗嫁妹》文戏的真情难得。郭洪海的戏剧人物无丝毫矫饰的浮华,充溢着内敛外拓的素朴,有几分轻松随意,有几分幽默诡谲,有几分粗头乱服,有几分苍涩野辣,种种情愫,寄予笔端的峰回路转,由此生发去追求他心中的一种神似的,精神化的戏曲人物意象。

大武生 68cm×68cm  2013年

白蛇传之二 68cm×100cm 2012年

作为水墨写意戏曲人物画,必然与传统的文人写意画有联系。对传统文人画的价值认同,使郭洪海的写意戏剧人物的审美取向,重传统笔墨,重文人画的意趣。然而,写意在本质上是个性的,是一种不为法束的状态。在郭洪海看来,写意,不立我法何以写我胸臆?他的经验告诉我们:先是研究古法,包括中国之法和外国之法,这是基础;再是创立我法,也就是建立章法、造型、笔墨等综合而成的个人规范。研习古法的深度和创立我法的强度,标志着走出传统文人画的程度。郭洪海的戏画,让我们看到的是:以线为骨的横涂竖抹,以墨为肉的无序冲撞,整体贯穿着豪放野逸的强悍,浑然一体,恣纵奇崛。相对古法而言,表现为更洒脱、更自由、更随意、更任性、更不守规矩,更放浪形骸,更若迷若狂,更一气呵成。那满幅跳跃的墨点墨线,那轻松灵动的浓淡铺陈,那形体乖张的造型,鲜活跳跃的抒写,都是极强主体自觉意识的表达,是画家思维的自然流露,是其独特的自家之法。尤其是以稚趣相同的书体、耐人寻味的题跋,布局在妙处,成为画的一部分,与剧中人物构成不可分割的整体,与画面一样充分发挥了书写的自由性,致使怀抱更疏散,胸襟更自由,倾吐更直接,性情更透明。因此可以说,郭洪海的戏曲人物画是我们研究传统绘画在当代文化中的发展空间和中国文化的现、当代性的一个典范。

概而言之,郭洪海以高格的修养、无法而法的技巧、出神入化的笔墨,创造了一个能与关良相颉颃,能与马得、韩羽相媲美的水墨戏剧人物画的新体格。他的戏剧人物,笔墨率意而深沉,形简而神具,粗粝朴掘的造型,生辣苍厚的用线,润泽华滋的水墨,狂热点染的色彩,夸张变形的稚趣,比关良浑厚,比马得微妙,比韩羽内敛,得传统文人画之神髓,显剧中人物之神韵,从而形成了神到笔随,趣尽天然的独特面貌,胜在色彩、笔墨之厚重,胜在心象意境之深邃。

(作者系著名评论家、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主编、副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