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仟僖雅画廊
积分:1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10
  • 印象:
    不愧湖北佬 堪称九头鸟 画面有意境 画家很出色 有心去探讨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9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湖北-武汉
您所在的位置:仟僖雅画廊 >展览>展览详情

“寻找光——薛扬作品展”

展览介绍

展览名称:“寻找光—薛扬作品展”

展期:2017年8月13-9月13日

开幕式:2017年8月13日下午4时

策展人:冀少峰

出品人:肖璨

展务:李珮妤 褚先宇

主办单位: 仟僖雅画廊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黎黄陂路2号

支持:武汉市画廊协会

 

  本次“寻找光——薛扬作品展”由湖北美术馆馆长冀少峰担任策展人,并提出主题“寻找光”,该展览将集中呈现薛扬老师近两年的新作。

  薛扬有着专业从艺经历和教育背景,亦有着扎实的艺术根底,但她的视觉表达较其师辈有着迥异的不同。 一方面当代社会的生存环境也导致薛扬不再有学院艺术的痕迹和师辈的影子,代之而来的则是弥漫在其图像叙事逻辑中的问题意识、立场意识、价值认同和批判精神越来越凸显。另一方面,薛扬就像这代大多数艺术家一样,她更加强调从自我的生活经验出发,因而所描绘的世界绝对又是一个纯粹的个人世界。由此不难发现其视觉图像间所流露出的对日常生活经验的寻觅与追忆,对外来美好生活的期待与向往,及苦苦的寻觅与寻找。

  此次展览将于2017年8月13日下午4:00在仟僖雅画廊开幕,展期持续至9月13日,欢迎广大爱好艺术的朋友前来仟僖雅画廊观展!

 

 

去往远方

——读薛扬的画

冀少峰

   近期薛扬的视觉图像世界引发了我对薛扬的另类思考。熟悉薛扬的人都对薛扬的热情、大方、阳光所感染着,但透过薛扬的图像世界,又令我感知到了一个有着隐秘伤痛的薛扬。其实在其豪放的表象下,薛扬着实有着一颗敏感而又细腻的心灵,这种敏感与细腻不仅贯穿在她的工作生活与交游中,更以一个视觉知识分子的敏感体察和激情讲述把自我对当代社会和艺术人生的真诚思考和盘托出并倾注于笔端。

   薛扬有着专业从艺经历和教育背景,亦有着扎实的艺术根底,但伴随着其交游的圈子多是来自当代艺术领域的文化学者、批评家、策展人和艺术家,这使得她的视觉表达较其师辈有着迥异的不同。

   一方面当代社会的生存环境也导致薛扬不再有学院艺术的痕迹和师辈的影子,代之而来的则是弥漫在其图像叙事逻辑中的问题意识、立场意识、价值认同和批判精神越来越凸显。另一方面,薛扬就像这代大多数艺术家一样,她更加强调从自我的生活经验出发,因而薛扬所描绘的世界绝对又是一个纯粹的个人世界。由此不难发现其视觉图像间所流露出的对日常生活经验的寻觅与追忆,对外来美好生活的期待与向往,及苦苦的寻觅与寻找。而从她对自己绘画的命名中就可捕捉到这种对于寻找未来的渴望与急盼,如《去往远方》《向着光的方向》,而在这种寻找中,又寄寓着她的个人空间与社会空间的交织,私密空间与公共空间的缠绕。虽然她的图像世界充斥着个性化的生存体验和生存经验,但这绝对是在新的社会情境下,青年一代的生存状态,及隐喻其中的心理状态,即薛扬一代人在尽享现代性所带来的高度物质繁荣之时精神上的一种孤寂的等待和茫然的期许,一个虚拟的我。比如那个反复出现的披着雨披的孩子,或一个人走向森林深处,或一个人置身旷野中望着流星一闪而过所徒生的“逝者如斯”式的对生命短暂的哀怨,亦或说《莫名者》中的莫名其妙。楼梯没有方向,雨披小孩独坐深思,茫然、疏离感油然而生,平添几分淡淡的忧虑与忧伤,及至《那些被雪藏起的秘密》,不得不令我想起高庚的那句名言,为什么至今还这么发人深省,即“我们是什么?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向哪里去?”虚拟的“我”很显然不是一个缺少生命活力的虚假者,这其实是真实社会现实中的一个真实自我或者说是一个放大的自我,这是一个注重自我的生存经验的微表达的薛扬,亦是一个能够把当下的视觉经验和日常生活现实相结合,且对自我有着一种极端的迷恋,画里画外流露出的是一种浪漫、幻想,亦或说梦游与妄想,及她在精神维度上的自恋倾向。由此,薛扬的“真实情感”已被情感的替代品——情感碎片所置换,虚拟妄想的生活场景被置于当代的生活场景、情绪表达中,不间断、无厘头的无数重复过的生活片段与经验瞬间,已经超越描绘的是一个具体事件,叙事的意向也不在于日常生活物体,而在于和当代生活相关的行为。透过其虚拟的场景、人物,薛扬自身隐秘的伤痛油然而生。这是一种向往对规则的逃避,对体制羁绊的疏离及对自由的生活方式的追寻,但现实往往又把这种梦想击得粉碎,梦醒时恰恰又是美梦破碎之时。

   薛扬不断追寻着自我的心灵轨迹。她将自我真实的情感倾注于笔情色意间,并不断增强直觉和非理性的成分。她唤起的是对美好未来的寻找与憧憬,她以一种自在的心灵排斥着现实世界,并透过大量的拟梦境般的视觉描述,试图唤起阅读者对其自身梦境的期盼与寻觅。模糊的面容、孤寂的场景,似乎又预示着并不完美的未来,一种在现实面前无所适从的窘境,及精神痛苦既含糊不清,又暧昧难测,但孤独的静思与怯弱的逃避带来的则是薛扬本我精神上的苦痛。

   薛扬以一种非现实语境所隐藏着的现实话语,不动声色地触及到了生活表象下的隐秘,去解读日常生活的相互性和不确定性,并以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表达欲望。尽管她的视觉表达充斥着婉约的忧郁的剧场戏剧感,她有时甚至沉浸在自说自话梦幻般的童话世界中,她的图像世界无疑是对这个时代的一种理解和反省——生活中的看不清与艺术中的看不清同样令人难以理解和不可捉摸。由此,薛扬在“本我”与“非我”、“真实”与“非真实”、“理性”与“非理性”间,还原了自我苦苦寻觅的生命的本真状态,而这显然构成了薛扬能够不断前行的动力源泉。

   薛扬在孤寂的探索中,以自我的微叙事,不动声色地卸掉了父辈或者师辈身上的宏大叙事和苦难与悲情意识,以自我的微体验,于轻松幽默间又消解了50~60一代人的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经验,以自我的微表达在文化的多元共生与混搭交融的变局中发出了自我真诚而又极富真情的呐喊。尽管薛扬的呐喊是个人化的,微弱的,但绝对又是一代人的心声。他们抗拒束缚他们的体制与规则,他们逃避或对现实始终有种疏离,他们游离于社会边缘状态,并以边缘人的文化身份参与到激变的社会发展潮流中。但谁又能否认,这不是一股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动力呢?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未来的艺术大师定从他们中走出。

                                                                                                                                         2017年7月30日

                                                                  下午6点30分于                                                                                                              东湖三官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