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颖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2
  • 印象:
    年轻活力 灯光专业 干净安静 时尚当代 环境优美
    确定
  • 经营时间:
    10年
  • 展厅面积:
    170平米
  • 地    区:
    北京-朝阳
您所在的位置:颖画廊>展览>展览详情

刘正勇个展-根茎

展览介绍

北京草场地颖画廊将于9月12日至10月14日举办刘正勇个展“根茎”
策展人:黄笃

展期:9月12日(周六)-10月14日(周三)
开幕时间:9月12日(周六)下午3点

 

“根茎” 策展人 黄笃的评论文章 

根茎在植物学概念中常指延长横卧的根状地下茎。地下茎会增粗,在地表下呈水平状或辐射状生长,外型似根,同时形成分支四处伸展,先端有芽,节上有侧芽和不定根。如同植物生长一样,人的思维就是这样一种不断展开的过程。在思维和神经学之间有一种类似的特殊联系。大脑组织像杂草一样呈根茎状,是一种“不确定的系统”。大脑的发展就是在内在和外在之间不断双向运动的结果。

刘正勇的绘画就如根茎生长一样无拘无束,呈现自由而奔放的形式。尽管他聚焦于身体(或胸像,或躯干,或无器官身体),但其目标并不在于给予其以重新界定,而是清晰展现了身体语言和感性生命之间建立起的独特联系。在刘正勇看来,身体概念不是枯燥无味的、抽象的和封闭的,而是充满温情的、具体的和开放的。当活生生的身体与人的具体情境或心理征候而不是超验本质联系在一起时,它瞬即生发生命的活力。刘正勇把对身体的想像和表现看作是对另一种生命感官形式和聚合和生成。因此,身体是折射人的存在状态的精神景观。刘正勇在其作品中并不是要反映精神与肉体关系的哲学命题,而是旨在视觉语言上揭示其(诸如性别、愉快、焦虑、压抑、欲望)精神层次。因此,身体在图像政治上或表现或暗喻了非同寻常的指涉。刘正勇在这个意义上表现了身体的视觉美感,揭开了身体的话语秩序。可以说,他的绘画叙事不是基于图像的完整或完美性,而是恰恰选取图像的不完整或残缺。显然,这是由他的绘画语言所决定的,即承载着自由与控制、残缺与完整、释放与收敛之间所形成的视觉张力。为了能达到画面有足够可触的物质感,刘正勇主观增强了颜色的厚重感,尤其用排笔刷出一层一层的颜色,富有节奏的笔触在画面上尽现其肌理和质感。值得注意的是,他以几乎纯色的黑灰色调、偶尔涂有少许色彩的方法将身体刻划成略显“粗野”的雕塑般姿态(或站,或躺,或斜倚),弥漫着或庄严或哀伤的气息,如此这般被主观化的身体蕴育着或示意或暗示或隐喻的内涵,而充满曲折和变化的身体则折射出人的复杂精神状态——既让人感受到身体的坚强、震颤和力量,又让人感悟到身体的柔性、悸动和哀伤。刘正勇的绘画叙事不仅提供了新的认识维度,而且提示了新的感觉方式。他的绘画思考的不只是纯粹形式问题,而是与生命意识和生活体验相关的东西——让绘画永远处于体验和实验的过程。在这个意义上,他表现的身体彰显出如容器一样的动态过程,过程有时会统一化、主体化、或理性化。这些不同过程以具体(身体符号)的多样性而发挥作用,而多样性正是以身体可塑性作为驱动力。如此的绘画过程就是生成过程,具体依赖于线条与色域的相互交错和内外覆盖,一种不停的展开、交织、覆盖、再展。

绘画手工性之所以让画家如此着迷,就在于它像身体一样永远处在不可预知性和不可重复性的状态。刘正勇把画布看作是戏剧的舞台,把油画颜料看作是自我生命的流淌。当颜料经历薄厚、线条与色块交错或覆盖于画布后,才能显露出它本来的魅力。如此以来,在画家的绘画中,每一个厚实的线条或色域都有其自己的生命,经过长期的积淀,日渐成熟,呈现出其深藏不露的形式美感。

刘正勇的绘画表达了个人与身体,经验与物质,内在与外在之间的独特关系。他将身体带入这样一种独特的“不确定性”和“无穷尽”的视线,即把生命与死亡,快乐与痛苦、理性与疯狂看作是某种神秘而诡异的难以预测之事,就像他的绘画表现的那样,人的自由意志永远被赋予了无限可能——不断僭越,不断变化和不断跳跃。

 

文/汪颖 颖画廊总监
刘正勇,1980年出生于湖南。2004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随即转入职业艺术创作至今。

对于青年艺术家刘正勇我们不必要更多的去阐述他在西方艺术界的影响力,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并不是国内当代艺术市场里所谓的“弄潮儿”,为什么他被西方的艺术界评价为“当代中国将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

我们的社会每天都在演绎着和“人性”有关的故事,历史被一次又一次的刷新,昨天和今天发生的事情将以什么样的记忆留存于未来?在我们抛开所有以“理论“和”市场“为风向标的造作而凝视自身的时候,我们的目光终究要回归到人性本身,艺术作品所承载的精神将成为时代最真实的写照。刘正勇的作品以身体为主线,从画面中传达出的张力和控制相互交织,表达了灵魂个体的生存状态。艺术家将自己的画笔做为一个利器,果断深刻的切入到这一本质。这种真实的观察和表现也许正是我们这个时代中对人性的真实表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