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真品堂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6
  • 印象:
    朱新建精品 曾健勇好多 领袖画廊 高端大气 全是精品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0年
  • 展厅面积:
    60平米
  • 地    区:
    江苏-南京
您所在的位置:真品堂画廊>艺术家>艺术家详细页面
聂危谷

聂危谷 在艺搜查询

出生年份: 1957
籍    贯: 江苏-扬州

艺术简介

1981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1988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1998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分别获美术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教授,副院长,中国画与中国美术史方向硕士生导师。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研究员。获国家、省级美术创作及学术论文奖8次。艺术作品被国内外美术馆及艺术机构收藏,并在中国国内艺术作品拍卖会屡创佳绩。

展览及获奖:

2001年 江苏省国画院学术邀请展——聂危谷作品展 江苏省国画院
       聂危谷实验水墨展 南京博物院
2004年 中国—澳大利亚科学与艺术联展
2006年 中国江苏现代水墨画展
2007年 墨缘·100——中国宋庄水墨同盟第二届名家邀请展 北京宋庄美术馆
       “危谷图式——中国画·画世界”个人画展 南京美术馆
2008年 第三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 中国美术馆
       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优秀奖 广西省博物馆
2009年 中国画名家手卷作品展 中国美术馆
       艺术丰碑——当代中国画名家巨幅画作展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笔走龙蛇·彩晕墨章—聂危谷彩墨艺术展 更斯艺术馆
2011年 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优秀奖 卢禹舜美术馆
       “激情盛会,翰墨流芳”全国中国画展 广东省博物馆
2012年 第五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 中国美术馆
       中国画·画世界2012法国巴黎特展
       傅抱石奖·江苏中国画作品展 江苏省美术馆
       相约上海·中欧国际艺术展 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对话与共振·首届全国九省市艺术联展 南京芥墨艺术馆

发表及出版物:

2010年 《艺道宏微——聂危谷文集》 江苏文艺出版社
1998年 《海外藏中国历代名画》第8卷 湖南美术出版社
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

诸家评论艺术家聂危谷绘画艺术辑要

刘骁纯:

    我看到聂危谷画建筑的感觉就是一种欢乐,但与梵高对生命的歌颂还不太一样,聂危谷的表现更有一种精神亢奋的欣喜若狂。我将其说成是‘狂喜的表现主义’。他从90年代到现在前后一贯,把放纵的笔墨跟他的精神灌注结合起来,实际上这就是精神的历险。我为什么特别受到他教堂题材作品的感动?我认为他对表现主义有一种新的开拓。表现本身并不一定是要指向德国式的悲情,它可以是欢乐的,我看到聂危谷画教堂的感觉就是一种欢乐。我想聂危谷当时是被那种氛围感染了,因为他始终喜欢放纵的表现,跟他对教堂的感受相结合,笔就飞舞起来了,色彩也就飞舞起来了。教堂题材能够充分展现他的个性,可以做出多种阐释。但首先是给我那么激动的感觉,因为我确实没有见过。他画的教堂表达了他的终极关怀和精神诉求,精神指向鲜明。所以我喜欢他的作品。”

  
  范迪安:

    危谷先生承古法、运新奇;形历史遗存,咏文人胸臆。”


  李小山:

    聂危谷对创作的投入和迷恋已到了狂热的忘我的程度,这就保证了他在心态上的纯粹性。依我的经验,一个能够保持纯粹性的人会把某项事情做得很出色。聂危谷的创作涉及过比较多的题材,人物、风景、山水、荷花之类皆在他画中频频出现。如前所说,聂危谷不打算在传统基础上建功立业,所以他的画面安排大致是以形式感为追求,而且,最主要是,他画得大气、奔放、富有活力,画面中透露一股情绪的冲动。某种意义上,聂危谷的方式与表现主义颇为接近。表现主义首先是一种气质,对于有的画家,表现主义不失是上佳方式。譬如,我在聂危谷作品里发现,内在的情绪冲动几乎左右了他在画画时的状态,用我们熟悉的‘哲学’观点看,这是矛盾的对立统一。聂危谷为人处世谦和低调,但却在画画上勇往直前、意气高昂,冷静平和的表象下面隐藏着灼热与坚定。他敢于将画面安置得大开大合,这便是气质使然的。”

  
  吴为山:

  危谷艺术的诗性首先源于他的人文理想与关怀,对整个人类文化的崇仰之情。诗性激发了他飘忽、神逸的想象,并在生存、生活、遥想的空际萦绕着那捉摸不定的诗魂,那种显现为现代形式语言,内涵却缘自古代灿烂文化的神韵。风卷荷动,夕阳光色,枯荣盛衰,垂首昂扬……这是冥冥之中中国文人人格心象与西方表现主义精神的融合与幻化。在危谷的世界里,诗性与现实是混沌的,中西艺术的边界是浑融的,正所谓:“恍兮惚兮,其中有象”。危谷艺术的“激情”是由生命本真的非理性升华了的情感勃发。激情来自于灵感凸现的表现欲。更来自于危谷在创作临界状态时的物我两忘,它是艺术家生命中固有的冲动与热望。危谷艺术的创造性体现为创作过程的即兴随机与图式的不可重复。西方表现主义与热抽象强调的是情感渲泄的轨迹,是人与物对抗中人对自身价值超极限的肯定。而东方的写意强调的是情韵,是人与自然在合一的过程中找到的相互价值的对应关系。前者是动态的,后者是静态的;前者对应于音乐,后者对应于书法。危谷在两者之间找到了渐臻于圆融境界的通途。他以自己的才情、悟性和生命体验营造着淋漓动荡、交响乐般的色墨世界,铿锵隽永。


  徐虹:

    聂危谷的画给我的最大的感受是,它确实不像西方传统绘画一样,把建筑作为一种外部的特征,而是所谓的心象。也就是说以个人的一种变动不拘的模式,用丰富的语言来解释塔文化。从这里我总结出,聂危谷画中的古塔是流动的,它具有历史纪念碑感,或者是文化的象征意象。我们可以在他所画的塔上看到某种植物生长的状态,可以用一个有机体来隐喻。内部是温暖的,可以让人进入内省。通过这个空间上升到一个高度,于是可以放眼周围,获得一个无限的空间,这些就和我所见到的西方一些画家表现教堂的精神不谋而合。他通过自己的感受,他自己对塔的叙述,他和他画的塔之间的交流、沟通和对话来探索这个空间,探索时间对人生,对人的理念或者信仰的一种作用。


  丁方:

  聂危谷的水墨画以淋漓激荡的情感表现震撼人心。如果说,他多年前的《凡高系列》之所以给人留下刻骨铭心的印象,不仅在于大胆突破了传统笔墨程式,更在于他以喋血的笔墨倾诉了我们那一代人对人文理想和生命自由的追索;那么他这些年来的彩墨创作,就可谓令人一叹三咏、意味无穷的图像诗篇。聂危谷近期推出“塔”系列,以强调垂直因素的构图和涌荡着生命力的彩墨,放笔书写了多座东西方名塔,在我心目中,它们是画家的心中之塔,象征着东西方文化的精神巅峰,在新的历史境遇中和谐共存并融合发展。作品在形式语言与精神表现方面的双重突破,归功于聂危谷的全面修养:立足于东西方艺术史学根基,对文艺思潮和美术动向的敏锐感悟和深入思考,使他成为一个典型的人文艺术家。未来中国美术发展之大任,当由人文艺术家——而不是职业画家承担。最近十余年来的,大多数职业画家已为功名利禄付出了太多代价,有些甚至逾越了人格底线。正是在这精神滑坡的时代,理性的回归之路已然开启,价值和意义的路标,将由勇于担当道义的艺术家阐明;而坚实的路基,亦有赖创造力的艺术家汗水铸就。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聂危谷必将成为这一行列中的主将 。


  徐利明:

  危谷兼通中西绘画,尤倾心于将西方现代绘画与民族传统的文人画相相交融。如对其作品的形式因素加以分析,拙见以为, 其“经营位置”与“骨法用笔”植根于传统艺术,而其光色气氛的营造与构形的意象表现,则反映出他对西方现代绘画理念及其表现形式的认知与采用。危谷将这两种因素化合得巧妙无间,浑然一体。溢出其画的点线面及光色效应,来自于生命原动力的创作激情。而这种激情出于危谷对大自然与人类万象的感应,并表现出强烈的个性。这里,又展现了他高出一般画家的审美觉悟与形式美创造能力。危谷视艺术为生命,他的画是有感而发,有情而作的。其创作状态,物我两忘,全身心投入,激情喷发不可遏,故其作品气韵生动,神采斐然,自然能够打动观赏者的心灵。一见到危谷的画,我们的视线就会一下子被吸引住,我们的心会被强烈地震撼着;我们可感受到其强烈的生命运动——那灼热如火一般的激情在燃烧,如岩浆喷发;那笔墨的律动、色彩的倾泻,是那么的奇妙,那么地恰到好处。生命、才情与艺术的合一——从这里,我们领略到了危谷绘画的真挚。


  范扬:

  老聂是我的同班同学,他一直是一个非常有性格、有才气的,有很强艺术素质的同学。记在我们同学一起参观霍去病墓的时候,当时我们那么多的朋友,只有老聂抱着大石头放声痛器,所谓念天地之修修,独怆然而涕下,我觉得这了不起,这种情感,这种对艺术的真挚都充分地体现出来了。今天我们在这个展览上也同样看到了这样的激情,这种忧愤意识,这样创造,这样不顾一切地,套用一句话,凡高是扑向大阳的,老聂扑向了线条和水墨,他的这种创造激情确实值得我们同学深思。在进这个展馆之前,我也在想这么大的展馆,要我范扬来作展览,我也要惦量惦量。所以我要进去看一看。真的在他的作品面前我也觉得有些震惊。这么大的场子能够有一股气把它撑满,从中国的哲学观来看这股气是往事外扩张的,是张扬的。恰好旁边的明代山水画展我在前不久也来看过,正好是两种对比。一种是传统的模式,这展示是一种平缓的、舒坦的、和畅的、情绪和氛围。而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激动,是对抗是冲撞,是心灵的深层思考,我觉得这很可贵。这正好是时代精神的反映。由此看来,中国绘画和水墨绘走向现代是势不可挡的。我认为老聂在这个潮流中,不是先锋就是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