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亮版社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9.3
  • 印象:
    作品很精 有好东西~ 可以 很有底蕴
    确定
  • 经营时间:
    9年
  • 展厅面积:
    250平米
  • 地    区:
    北京-朝阳-其他
您所在的位置:亮版社>艺术家>艺术家详细页面
金亮

金亮 在艺搜查询

出生年份: 1972
籍    贯: 辽宁-鞍山

艺术简介

金亮简介

金亮,生于1972年,辽宁鞍山人,回族。

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

金亮绘画纯净自然,题材宽泛,生活道具、山水田园、蔬果玩具,目之所见无不成为他抒写的对象。其表现手法不拘一格,大体以写意为主旨,虽有设计与巧饰,却极见朴茂与真情。他的绘画逸笔草草中见精微,精心刻画中有真放,足见金亮对生活的热爱。

金亮作品曾多次参加省市及全国展览。

 

---------------------------------------------------------------------------------------------------------------

金亮:写入天趣的妙笔 (转载自雅昌艺术网看艺术)

生活中的金亮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人,这位看起来嘻嘻哈哈甚至漫不经心的画家早年却为其父扮演着类似于经纪人的角色。正缘于此,金亮几乎走遍了祖国各地,拜访名家,游历大地,增长见闻的同时也悄悄的拿起了画笔,不时地拿出作品与同道交流,表达着他朴素却又耐人寻味的创作动机。

金亮的作品创作题材广泛,目之所见,无不成为他书写的对象。大体以写意为主旨,虽有设计与巧饰,却极见朴茂与真情。可以说金亮的审美视野是建立在一种世俗情怀上的,那些生活的痕迹和平凡生命的人生况味足以见得他热爱生活的初衷。

画要见笔而拙,写意就写出味了。

小老弟金亮过去最让我羡慕的是书画近十年被世人热捧,从天价的到人人可染指的,在拍场上他不知举下多少让人看了眼馋不已的美图!虽说我叫过很多人为我在竞拍时举过牌,亦少不了直接给拍卖公司下委托,但小金同志是举得最气势如虹的一个。他举牌就像此时大家眼前他这些画作的“放歌”,要多真情就有多真情,不失如丹霞一片天上挂,人间万里红似火。过去无数热情高涨的竞拍时段,我没少坐或立于边上或电话里警醒他:“举慢点,别激动。我的钱你的胆,活干起来就是爽啊!你是举过瘾了,余下的事我可就张罗辛苦了!”不可否认,他这是爱艺术呈现出的激越。金亮和其父金兆韬先生曾数来海南,天天在我家除了看画还是看画,没有对画这种痴迷劲,今天他的笔端也流淌不出一股油油的真趣,在散淡的质朴中,完成着一种对丹青极端热爱的构想。

我去由心功不在;人若能做到这一点,从事的一切工作无异是尽情在享受生命的过程。我常以言举告诉身边的人,忘记功名利欲,做人就通晓了简单的宝贵,简单的一切自然也就回馈给你人生的悠然自得。金亮是我身边的兄弟,耳濡目染我的作派,从他的作品中,让我看到他是照着我的心愿和付对去做的。人成事首在天资,但必少不了操持的尽修和用心的深悟。所以在为理想、生活作下万千举动,人成一能,当是苦挥汗水和用心良苦的结果。

金亮眼前的画作在选题和切入的表现上是叫人可喜的,写功尚需时日不断深入以提升。到了拙味妙贯、融通满纸之时,定是一个不负丹青的大材。

卢德卿之子张振宇2014.3.26上午笔于沪返琼机上

与金亮的采访约在了“漫·咖啡”,他说:“现在人的生活节奏很快、也很累,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工作多、应酬多、精神压力也大。如果可以看到一些清雅、悠哉的画,人们能感到轻松、愉悦就好。如果你看到我的画会笑,那就说明我没有白画。”

阅尽千帆后的纯真童趣

1972年生于辽宁鞍山,回族。自幼受到家学熏染,与笔墨纸砚为伴。金亮的父亲金兆韬是知名的职业画家。在金亮眼里,父亲是专心致志作画的人,不善于联络、参展这些“跑外”的事儿。在很多年里,金亮便一直帮助父亲处理这些事情,代替父亲去拜访联络一些书画名家。为了生活,金亮曾打过工、给别人当过司机、在美术社雕刻牌匾,甚至在各大拍卖会上替朋友举下过亿元的藏品。回忆这几十年里走过的路、遇到的人中,振宇大哥无论从艺术上还是为人处事方面都对金亮有着很大的帮助,他认为正是这些经历才使得自己寻找到最终目标。可以说金亮所度过的、“修行”的每一天都在影响着他。人生,何尝不是一场修行......

可以说金亮的笔墨是他精神世界里开出来的花朵。在历尽繁华过后,最终还是要回到最自然、童真的那一面。在金亮笔下展现给我们的正是最基本的东西——自然。金亮喜欢齐白石的画,他说:“齐白石从小在河边玩,扛柴禾、捉蝌蚪、玩虾子,直到他老年这些一直是他作画的题材。齐白石没有接受过正统的美术学习,笔下所展现出的随意、自在是很多人追求不来的。而到国外留学深造的徐悲鸿也最喜欢他的画。”

金亮的作品中大多是一只茶壶、一只碗盏、一把团扇,而不同的便是茶壶中、碗盏内、团扇上的内容,一张小开的宣纸上浅淡的底色,朴拙的笔触勾勒出其形状,再用水墨的意态为其填上随心、随性的图案,无论是人物竹石还是花鸟鱼虫,浅淡的色调和随性的点染所呈现出的器物有一种朦胧而又久远的亲切感。问他为什么会画这些,他说这些都是他喜欢的又时常接触的,画起来自然也觉得亲切。而金亮正是将自己的这份亲切感代入了画中。

自己的画要自己做主

他说自己是草根画家,虽然没有在专业美术院校上学,但他发自心底的对绘画的热爱却是我们能够感受得到的。什么时候开始动笔、动笔时间的长短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找到绘画的感觉。

画家作画能够形成自己的笔墨语言和个人风格至关重要,成熟的个人风格和笔墨语言,表明画家的绘画是从自己的精神境界里生发而出的,而不是一味单纯的模仿或写生,东抄古人一点,西临大师一笔,是不可能凑出一种个人风格来的。这个风格也可以说是当下艺术家的一种“符号”,这个“符号”能够让人从众多的作品中一眼便认出你的作品。金亮画中的茶壶、碗盏、团扇,就是在不断强化和加深印象,让它们成为自己的“符号”。可以说这就是金亮的笔墨语言,也是他对绘画艺术的感觉。他说:“如果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画者,就必须找到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

金亮不喜欢套路,也不喜欢用某种画法限制自己,他喜欢单纯直接。他说:“你自己的画要你自己做主,不要去走别人的路。”在主张创新的同时,金亮更喜欢并尊重传统,他说:“任何人画画都脱离不了传统,即便是大师,也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发扬创新,寻找属于自己的东西,展现自己的时代性。”

金亮对笔墨纸张有着极度好感,而对木刻、刺绣、剪纸这些民俗事物的兴趣也一点不逊色。正是因为对这些民俗事物的兴趣,金亮有时会把笔下的茶壶用剪刀剪下来,自己将其裱在另外一张纸板上,更加立体地呈现给观者。正所谓三分画七分裱,呈现的形式与装裱的手法有了变化,也会给人以全新的感觉,这就是现代意识。他说:”给大家惊喜和美,这才是一个艺术家应该做的事,也是一个艺术家应该承担的责任。“

从小占着家学的优势,又在绘画圈里浸染多年,为什么等到40岁了才动笔呢?问他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一切都是很莫名,又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几十年的生活积累让金亮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一种绘画语言,而这,也正是很多画者寻觅一辈子而不可得的。金亮还很年轻,他的作品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而且这种个人气息透射出他精神里的空灵禅境和出世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