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南京兴艺斋画廊
积分:3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9.5
  • 印象:
    很多精品 作品保真 作品很多 人很好 放心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20年
  • 展厅面积:
    80平米
  • 地    区:
    江苏-南京
您所在的位置:南京兴艺斋画廊>画廊动态>正文

安玉民当选扬州国画院院长 谈绘画

2014-11-22 11:08:25      作者:南京兴艺斋画廊    

 国画《大境界》

  谈绘画

  永远随身携带速写本

  记者:您在来扬州之前,在连环画界、插图画界、版画界已经赫赫有名,都曾获过全国金奖,在油画上也颇有造诣。到扬州之后,人物国画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无论是线条、造型还是水墨,您都驾驭自如,您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安玉民:有人说过我天生是画画的材料,我从8岁,就开始学画了,一画就是几十年的时间。我觉得自己首先是勤奋,其次是悟性。从我画画开始,不管去哪里,速写本一直在我身上带着,看到有用的素材或是当我有感而发时,都会将其勾勒出来,不断地去积累,不断地去提高。

  记者:您觉得一个好的人物画家,必须要做到哪几点?

  安玉民:首先要有造型能力,另外笔墨形式上有扎实的传统基本功,还有就是画家内在的修养,审美能力。这三点很重要。

  谈人生

  艺术家是孜孜以求目标

  记者:今年您50岁了,对于一个画家来说,这是一个什么阶段呢?

  安玉民:刚起步,我一直都认为,我都处在一个刚刚起步的阶段。我的好几位朋友,以前一起学画的佈日固德、海日汗,他们现在都是艺术家了,而我还是画家。他们有时会说,你怎么还在画这些。他们的话,会让我汗颜,会让我奋进,会让我觉得还要努力追赶才行。

  记者:您如何界定艺术家和画家?

  安玉民:就像我说的佈日固德,我认为他是艺术家,为什么呢?现在他的作品,已经突破对“形”的约束了,他可能就是简简单单画上一条线,但是这条线里面,蕴含着很多内容。往往这条线,就是艺术家和画家的区别。艺术家,也是我孜孜以求的目标。

  谈艺术

  画家要摸清时代的脉搏

  记者:对于画家来说,能够参展全国美展,是对自身艺术的认可。您连续参加了四届全国美展,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心得?

  安玉民:全国美展的确让很多画家都很向往,上一届全国美展,我有四幅作品参展。今年还想多创作一些作品,比如油画,我想画一幅油画,冲一冲全国美展。但是现在主要精力放在《永乐大典》上了,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关于全国美展,有些画家觉得很难,其实在我看来,需要摸清时代的脉搏。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其实对画作的时代性有着很高的要求,你的作品能否反映当下的时代,这点很重要。一般来说,在全国美展开展前一两年,我都会很忙,我不停跑北京、跑上海,去干什么呢?就是看画展,或者说,是去看哪些元素是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的。

  记者:那么您对于美术的观点,是更接近于这个时代为好,还是忠于传统好?

  安玉民:我并不反对画家忠于传统,因为每一位画家都有自己的个性,以及笔墨语言。但是在我看来,一味模仿古人的作品,是没有太大意义的。你画郑板桥的竹子,哪怕画得和他的作品一模一样,那又能怎么样呢?无非别人会说你是“郑板桥第二”。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各自的时代特征。我们从古人那里传承下来的,可能就是毛笔、宣纸这些媒介,我们更应该用好这些古代的媒介,画出当今的作品。

  记者:您如何兼顾市场?

  安玉民:对于市场,我认为有些还是需要服从的,市场有需要,必须要去满足市场的需求,流行的不一定好,但好的必然会流行。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而画家除了画画,他还要生活。所以还是要和市场相互协调的,比如我目前的古代传统人物便是结合市场进行创作的,但是创作理念、造型、方法等都要坚持自己的创作原则。

  记者:对于年青画家们,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安玉民:对于创作,一定要静下心来,潜心去研究,不要太过于追求市场,那样反而不好。就我个人而言,我不会让市场需求改变我主要的努力方向,我深知自己的艺术追求不止于此。一个称职的艺术家,在审美上必须要有前瞻性,如果被大众的趣味牵着鼻子走,是很要命的事。

  谈扬州

  扬州的包容让我扎根

  记者:您来到扬州之后,还有很大一部分作品,是描写草原题材的。您来自内蒙古,曾在内蒙古学习、工作,画草原有合理性。但您离开草原已经很多年,为什么直到现在还在画草原?

  安玉民:按一般人的理解,我熟悉草原生活,把它归为有生活的底子,作为艺术创作的来源,顺理成章,但是从题材表层来解读画家,只是浮于表面。我觉得绘画题材只不过是一种表象,是一种符号。也就是说,通过形象应表达自己内心深层的精神。我熟悉草原题材,就有利于进一步挖掘,挖掘那些艺术上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说,草原的那种博大、空旷、宁静,乃至人们身临其境时在内心所感到的一丝孤独,我觉得这在美学上很有价值。大家看到我创作中潜伏着一个精神母题—画中的草原实际上是我想表现的一个恒常的精神意象。

  记者:那您来到扬州之后,对您的艺术生涯有帮助吗?

  安玉民:扬州对我帮助很大,我刚考进扬州国画院时,就有前辈给我们上课,讲笔墨关系,讲传统创新,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很有裨益的。特别让我感动的,是扬州这座城市具有极大的包容性。扬州八怪中,绝大多数都是外地的,但是他们能在扬州扎根,把扬州画派发扬光大。我个人的感受,就是一个北方人,来到这里,画的东西,也和扬州的不一样,可是没有人会因此排斥,而是包容了,吸纳了,并让我有一种久住于此的感觉,这点让我非常感恩扬州这座城市。

    同事眼中的安玉民

  年轻人都喜欢和他交流

  扬州国画院的苏如春,是在2012年进入画院的。在画院里,安玉民是主管创作的副院长,这也让苏如春有了很多跟安玉民接触的机会。

  “感觉画院里的年轻人,都挺喜欢和安院长交流的,有时候在创作时,遇到一些新的灵感,首先想到的,就是安院长,特别想和他交流观点。”苏如春说道,“他从来不端架子,有什么都会直说,哪怕是缺点,也会给你指出来,这点对于我们年轻书画家的成长,特别有帮助。”

  让苏如春感叹的,还有安玉民的谦逊。安玉民获奖无数,但是和年轻书画家们在一起时,总是很低调。“他总说,时代不一样了,他小时候听的是广播,我们小时候看的是彩电,我们的视野要比他宽阔,说得我们都挺不好意思的。”

  记者手记

  刚劲之风冲进扬州画坛

 初识安玉民,是在2007年,扬州国画院面向全国招聘画家,当时有15名画家从全国各地的应聘者中脱颖而出,进入到最后的现场考试之中,安玉民就是其中一位。每位画家都带来了各自的画作,在这些作品中,安玉民的作品是最为不同的,他笔下的人物造型粗犷豪迈,和扬州本地的清秀细腻,有着很大的反差。

  成为扬州画家后,和安玉民的接触就多了起来。平日里,他性情温和,待人有礼,如果说他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羊,或者更为贴切。然而,他的画作,却有着一股狠劲,对于作品的追求,他从未放松过。眼见着他的草原人物,越来越精妙。国画传统人物,也渐渐褪了火气,越来越有古代文人画的气韵。为人从不张扬,作品却总能带给人惊喜。外表温顺,内在激进。这样的笔力勇勐,也能为扬州画坛带来一股奋进之风。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