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香格纳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3.3
  • 印象:
    静笃斋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24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上海-普陀-莫干山路M50艺术区
您所在的位置:香格纳画廊>画廊动态>正文

艺术应该是极度个人化的语言对话语的观注--艺术家赵能智访谈

2011-04-15 10:17:15          

郭小力:你什么时候开始系列"表情"的创作? 赵能智:99年,开始的时候只是画了些尺寸较小的,处于实验阶段,后来也就尺寸越来越大。 郭小力:你的作品大的更感人。 赵能智;画幅的尺寸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视觉因素。 郭小力:但小的尺寸从商业的角度考虑是乎更容易被收藏。 赵能智:是的,很多喜欢我作品的人都对我提出过这样的问题,但我很少去这样想,我想得更多的问题是怎么能够更充分地表达自己,艺术首先是为自己的。 郭小力;为什么关注"表情",并且是局部的表情,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思考? 赵能智:我的问题就是要把我们熟悉的事物陌生化,让我们从新的角度去重新面对我们熟悉的事物。选择的人的表情,只是观众进入我的作品的一扇容易开启的门,观众一看就明白,啊,画的是人的表情。但是当你进入作品之后,你会很迷惑,你能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人的表情,还有关于人的内心的更多的东西,并且这种"表情"也不是你最开始看到的那样。我喜欢这种迷茫,并且这种迷茫是从视觉到内心的。 郭小力:看你的作品首先有一种视觉上的不适应,但这种视觉上的不适让你的眼睛不能离开他,为什么用这种奇怪的方式来画人的脸? 赵能智:更多的是基于一种语言上的思考。我认为艺术应该是极度个人化的语言对话语的观注。首先是语言问题,你必须得有富有个性化的语言方式,我崇拜那些对语言有创造性的艺术家,只有具有个人性独特性的语言才能使艺术有意义,但语言问题又是一个现代主义的问题,纯粹语言的表达继续走下去的话,又面临一种危险。语言必须观注话语,而话语的具体则是艺术和观众的沟通成为一种可能。我们关于艺术的所有的思考都必须演化成具体的可感的语言方式,只有语言方式的独特和话语的具体才能够使艺术成为可能,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所有关于艺术的谈论都是无效的。 郭小力:那你是想建立一种个人的语言和话语吗? 赵能智:正是这样。我所有要表达的东西都要转换成一种视觉方式存在于画面上,画面是我和观众沟通的唯一路径。 郭小力:那你不关心意识形态,中国身份这些问题? 赵能智:对于我,这些社会学的问题永远不能成为我做艺术的理由。但这种东西作为一种生存的背景存在于我们都无法逃避的现实中。 郭小力:你有想到要将自己的作品符号化吗? 赵能智:没有,我从来没有考虑要把我的作品符号化。我始终认为符号化是一种形式主义的东西。观众看到我的作品之所以印象很深,或在内心久久不能抹去,那时因为他的内心被打动,而不是因为象一个商标一样的符号。 郭小力;看你的作品有一种影象的晃动感,你受这些新的视觉媒体的影响大吗? 赵能智:直接的影响就来自于影象,图片这些东西。我使用绘画这种传统的媒体形式,但我又没有能力从绘画的内部去寻找到发展的可能性,我需要的是从绘画以外来感受和寻找一些可能,象图片,影象等,通过嫁接来产生新的感觉。我认为我和油画的关系仅仅是使用了油画这种材料而已,我的兴趣再于用我的方式去制造一种图象。 郭小力:批评家朱其分析你的作品,并将它们归属于"后新生代"式青春主题,同时还有谢南星、忻海洲、尹朝阳等其他艺术家,称为"残酷青春绘画"。你自己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赵能智:青春可能本来就是残酷的,其实又何止青春。其实我很少去想别人怎样去看我的作品,包括批评家。我觉得批评家和艺术家是两种用不同的方式为艺术工作的人,每个人的工作和思考都有自己的逻辑和轨迹。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不同的轨迹,这些不同的轨迹有可能永远不会相遇,有可能相交短暂后分开。人最重要的是在自己的轨道上,朝自己的方向,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要去想并轨或相交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是属于什么"代",但我也在想除了"划代"这种线性的方式还有没有其他的方式来分析和看待艺术家的作品。象"残酷青春"就是一个很好的线索,在这个主题下可以谈论很多艺术家的作品,包括艺术史上的一些艺术家。 郭小力:近些年你也参加一些国内外的展览,包括群展和个展。能从这方面谈谈吗? 赵能智:我觉得,作品在工作室只算完成了一半,另一半,也是很重要的是要把你的作品放到一定的空间或场景中才能完成。观看作品的最好的地方不艺术家的工作室,而是展厅。个展很好,你有一个不受干扰的独立的空间,去构思和完成你的作品的意图。但参加大规模的群展对你的作品更是一种挑战,一个很多作品的展览,你怎样让你的作品跳出来,这里有很多专业的,微妙的学问。象这次成都的那个展览,有些艺术家的作品单看可能不错,但到展厅里就永远地消失了。当然这与布展也有很大的关系。 郭小力:作为艺术家,谈谈当下中国的艺术气份。 赵能智:这个很难讲,艺术发展到后来,越来越是个体的事情。但总觉得现在是一个比较低迷的时期,表面上看来很热闹,轰轰烈烈,但是这种热闹掩饰不住背后的苍白和迷茫,没有令人兴奋的东西。 郭小力:作为用绘画的方式来工作的艺术家,你这样看待其他媒体的艺术? 赵能智:这是一个多元的时代,艺术应该很丰富。但在我的眼里,艺术只有两种,就是好的艺术和不好的艺术。这个好和不好,是与所使用的媒体无关的。 郭小力:你与画廊的合作主要是考虑经济上的原因吗? 赵能智:一个好的画廊远不只是卖画这样简单,他要向公众推介优秀的艺术家。 好的艺术家都应该与优秀的画廊合作的。首先你要选择一个你认为好的画廊,这很重要。这样的话有很多工作都是由画廊来做,艺术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你的作品做好。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样非常好。靠投机取巧的办法是不行的。 郭小力:从寻找机会这个意义上说,比较有更广阔的空间,你为什么没有选择北京而选择了成都? 赵能智:我是一个独立的艺术家,工作在什么地方对我来说早已经不重要了。世界很大,个人很小,去过很多地方以后,你会发现你永远不能拥有世界。你总得选择一个地方,但你选择的任何地方都只是世界的一个很小很小的局部。关键的是在内心你不要把自己禁锢在任何一个地方,要尽量去开放自己。也经常去北京玩,北京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是做艺术的好地方,也有很多机会。 成都也不错,比较安静。也有很多优秀的艺术家,大家都是好朋友 。相互都是独立的,又经常在一起交流学术,吃饭、喝茶、喝酒,谈天说地,讲荤故事等等,挺好的。 郭小力:从这次成都双年展看,你认为艺术家如何坚持艺术理想,妥协是否就能达到目的? 赵能智:目的是什么?什么是我们的理想?有很多东西需要去重新思考。艺术再也不是艺术家个人的事情。但现在刚起步,我们的社会无论从硬件还是软件都还没有做好接受艺术的准备。谁叫我们是"初级阶段"呢?,相信将来会做的更好。 郭小力:谈谈明年的工作计划。 赵能智:明年会有一些展览在国内和国外,但我更是一个不喜欢有计划的人,一切由心性使然。这样你工作的动力是来自你的内心,而不是去为了完成作业。我喜欢这种感觉。 简历: 赵能智 1968 出生于四川南充 1990 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现工作生活在成都 展览: 2001 "赵能智个展 " 英国 伦敦    "男孩女孩" 昆明 新加坡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 巴塞尔 瑞士 2000 "表情"个展 香格纳画廊 上海    "表情",中,港,台的表[面]艺术 台北    "世纪之门" 1979-1999中国艺术邀请展 成都    " The Chengdu Movement" 阿姆斯特丹 荷兰 1999 "99世界财富论坛-当代艺术展" 上海    "99国际艺术展(Featherstone) 波斯顿 美国    "解放 开放的边界" 英国 伦敦    象物质一样的美丽-中国新观念艺术展 上海    上河美术馆99学术邀请展 成都 1998 "三张年青面孔" 香港 台北    "困惑-中国当代绘画摄影展" 荷兰 阿姆斯特丹    "KunstRAL98 荷兰 阿姆斯特丹    "黑与白"中国当代艺术展 英国 伦敦 1996 《江苏画刊》"新人奖" 1994 "切片"艺术展 重庆 1993 中国油画双年展 北京 中国美术馆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