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索卡艺术
积分:1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3
  • 印象:
    台湾画廊 空间大 有品位 可以吧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28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台湾-台湾地区
您所在的位置:索卡艺术>画廊动态>正文

海外画廊的中国战略与国内画廊的本土崛起

2011-04-15 11:24:53          

  海外画廊的中国战略   自从2001年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已经越来越广泛地融入全球经济体系,使得中国的艺术市场发展有了一个与世界接轨的全新平台。中国日益庞大的收藏家队伍和不可小觑的购买力,正在对世界艺术品市场产生巨大的吸引力。据佳士得国际有限公司驻中国代表江炳强透露,在过去5年中,到佳士得竞拍的中国客户增长了2倍多,中国已经逐渐形成了专门的艺术品收藏人群,而且该人群的数量正在成倍增长,可以说,中国艺术市场正在成为国际艺术品交易的主流市场之一。   在刚刚闭幕的第二届中国国际画廊博览会上,海外参展商达到了53家,占到了参展总数的2/3以上。从参展画廊的构成情况来看,更是形成了多元化、成梯队的新特点。从区域来看,既有在中国内地深耕多年或者长期关注中国艺术市场发展走向的画廊,如日本与韩国的许多画廊;也有通过本届画廊博览会第一次登陆中国的世界著名画廊,如美国高古轩画廊。在本届画廊博览会上,美国的高古轩画廊虽然只带来了5件作品,但全部都是大师级原作。对于为何选择此时进入中国艺术市场,画廊艺术总监Candy Coleman说,画廊成立20年以来,在美国和英国分设的画廊已经达到5家,现在进入中国的时机已经成熟,这也符合我们根据区域市场需求和艺术发展的最新趋势来进行艺术资源整合的经营定位。   与高古轩试探性进入中国的姿态不同,德国L.A.紫禁轩画廊早在几年前就把分支机构开进了北京,目前已经搬迁至北京艺术东区里一个更大的展览空间,并将积极推动与中国本土画廊的联盟与合作。而就在5月8日,意大利常青画廊刚刚在北京最具活力的大山子艺术区举办了新画廊的开幕展,正式展开他们的中国战略计划。这个画廊已经参加了两届画廊博览会,此前已与扬名海外的蔡国强、陈箴等杰出艺术家有过合作,目前正准备以北京为中心在亚洲实施一个长期的艺术项目。“去年我们就实地踏勘了北京的艺术市场,这里蓬勃的艺术创作和正在增长却还不成熟的艺术市场让我们感到必须抓住机会,今后这个分部将成为我们全面进入中国的一张名片。”画廊创始人劳伦佐称。   日本与韩国的画廊近年来频繁在中国的各类艺术博览会上亮相,动辄组织数十家画廊以庞大的团体阵容出现,成为目前进入中国艺术市场意图最为明显、姿态最为主动的海外画廊群体,并且几乎不约而同地流露出构建亚洲艺术市场共同体的倾向。例如,日本小山由美夫画廊已经从主要做日本当代艺术家转向开始挖掘和推广中国当代艺术家,今年还将在日本策划中国当代知名艺术家刘野的展览,并推荐其参加世界著名艺术博览会。创办于1950年的日本东京画廊,自1989年举办“中国当代艺术——现在”展览之后,就开始代理一些中国艺术家,如1991年开始代理徐冰,1994年开始代理蔡国强等,2002年10月在北京大山子艺术区正式开设“北京东京艺术工程”。   在韩国政府的强势推动和相关经济政策的扶持以及韩国画廊协会的积极组织协调之下,韩国画廊在近几年表现出对中国艺术家和艺术市场的高度兴趣,形成了一股强劲的“艺术品韩流”。尽管此前参加上海和北京的艺术博览会并没有多大的实际成交量,但是它们依旧热情不减。据悉,在今年即将落成的北京韩国文化中心里,有多家韩国画廊已经决定要以此为据点,扩大在中国的业务规模和艺术影响力。例如,有25年历史的表画廊,已经连续3年参加上海艺术博览会,连续两年参加中国国际画廊博览会,继去年为代理的艺术家季大纯开办韩国个展之后,表画廊今年将会开设自己的中国分支机构。   如果说欧美画廊对中国艺术市场刚刚结束观望走向试探,日韩画廊在抢占亚洲艺术市场制高点上展开争夺的话,港台地区的画廊在进入内地市场方面更多地体现出某种耐性和坚守,几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升温就离不开港台地区画廊潜移默化的影响,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台湾索卡艺术中心。这家1994年成立于台湾台南的画廊经纪机构,2001年9月就在北京开设了北京索卡艺术中心,第一年经营持平,第二年即开始盈利,目前业务稳定增长并逐渐超过台湾,最近还开设了北京索卡当代空间。2002年韩国汉城索卡办事处成立。有意思的是,这三家索卡的经营管理基本是由本地艺术经纪人担任,代理艺术家也以本土为主,索卡也从一家地区性画廊,成为亚洲区域市场布局最为完整的画廊之一。   “从某种意义上讲,以日本和韩国为中心的亚洲艺术市场格局正在向中国大陆转移,因此索卡将对发展战略进行调整,逐步以北京为核心,加强三地索卡的资源整合。”总经理萧富元表示。除了索卡以外,还有三家台湾画廊决定今年在北京开设分支机构或新画廊。   香港地区,包括汉雅轩、少励在内的多个画廊,很早就开始在内地特别是北京地区有所作为,比如创办至今已经有12年的少励画廊,数年前就在北京设立了展览机构和办事处,明后两年还计划在北京开设新的画廊。“目前我们正将重点转移到中国本土艺术家的代理经纪上来,与单纯追求成交相比,我们更希望通过画廊博览会这个平台,为艺术家提供一个开放和多样的展示空间,只要信誉机制建立起来之后,画廊经营将是长期的。”画廊负责人文惠贤说。   国内画廊的本土崛起   无论海外画廊以何种方式进入中国艺术市场,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来中国开办画廊已经成为它们向亚洲艺术品市场发展不可或缺的战略重点,参加画廊博览会则是他们必须走的第一步。而之所以这样做,最根本的原因恐怕还在于他们已经不能不对中国未来艺术市场发展的空间和中国艺术家在国际市场日益爆发出来的巨大潜力引起重视。前者自不待言,后者的典型例证有,最先走向海外的艺术家蔡国强、徐冰、黄永砯、谷文达、陈箴等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已经获得了国际声誉,而中国波普艺术家方力钧、王广义、张晓刚、曾梵志、岳敏君等人更成为国际艺术展览和艺术博览会的追捧对象,已经顺利进入国际艺术市场的循环之中。在本届画廊博览会上,这些人的代表作品几乎全部出现,借助于这个巨大而开放的平台呈现出走向世界的姿态。   官方统计显示,中国已经有5000家画廊,但目前有很大一部分还是简单的销售作品的画店,真正用市场操作手段和现代经营管理理念为支撑的画廊不到100家。虽然从整体上来看,西方盛行的经纪代理制度在中国还没有最终建立,但是不少占得市场竞争优势并正在成为中国画廊行业领军角色的“少数派”,让我们越来越看到中国的画廊业正在形成产业化的趋势,而其中又以北京、上海两地的画廊表现最为突出。   由澳大利亚人布朗·华莱士于1991年创办的北京红门画廊,作为中国最早的专业私人画廊之一,目前已经代理了18位优秀的中国艺术家,作品种类涵盖油画、版画、国画、雕塑、综合材料、装置、行为等。红门每年都要举办至少8个艺术家个人艺术展和各种联展。最近还在北京和成都分别开设了红门画廊工作室,并已经开始启动由近百名国际性访问艺术家、评论家、艺术界人士参与的学术交流项目。   成立于1996年底的四合苑画廊,历经8年的悉心经营,已经成为许多国际知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的展览场所,同时也为许多崭露头角的艺术家提供展览机会。四合苑画廊除了作为一个中国当代先锋艺术的展览场所以外,其独特的餐厅与画廊相结合的模式已经成为一种独特的商务概念,成为当下京城新贵最热衷的去处之一。目前代理的艺术家参加过许多国际重要艺术机构所举办的艺术展,而画廊本身从2000年开始也每年参加一些重要的国际性艺术博览会,包括法国巴黎国际现代艺术博览会等。   “除了定期举办每月展览和学术论坛,画廊目前正通过自己的网站不断扩大国内外当代艺术界的互动关系,目前已经独立出版了20多本画册,”画廊廊主马芝安对记者说,“艺术顾问服务正在成为四合苑画廊新的业务种类,按照客户的需求安排与艺术有关的游历、参加画廊展览以及交流会议等,而且还为其提供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品收藏的一系列相关服务,包括购买、装运、快递等等。”不仅如此,四合苑画廊目前还在进行多种咨询项目,包括西门子中国总部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奥迪赞助的中国艺术展,摩根集团的中国当代艺术品收藏等,为佳士得、苏富比拍卖行的亚洲公司以及许多国际美术馆与博物馆提供中国当代艺术品的购买与收藏方面的顾问服务。由此,四合苑已经逐步完善和拓展自身的组织架构和服务领域,朝着打造核心竞争力的方向发展。   上海方面,香格纳画廊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作为中国最重要的独立当代艺术画廊,香格纳画廊代理的40余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家中,有28位已经成为当今中国当代艺术界最重要也是最有创意的艺术家。   从2000年开始,香格纳作为唯一的中国画廊参加了世界上最重要的艺术博览会——瑞士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同时还作为屈指可数的几家画廊参加其他主要的国际性艺术博览会,如巴黎FIAC艺术博览会、纽约ARMORY艺术博览会等。   自1999年搬迁至上海复兴公园起,香格纳画廊开始全年无休地向公众开放。随着画廊规模的不断扩大,2000年香格纳画廊在上海的苏州河边找到了一个巨大的仓库,来存放和展示数量不断增加的各类艺术作品,包括一些体积庞大的雕塑和装置等。据悉,该画廊今年5月10日已经正式搬迁,5月底将举行新址开幕展览,11月还将再度到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特别展览。可以看出,香格纳画廊已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拓展和延伸自身的影响力。一个收藏家和策划人的主要资源库,一个聚集所有对中国当代艺术感兴趣的人们的综合性艺术中心正在形成。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