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金会员

大象艺术空间馆
积分:15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3
  • 印象:
    很酷 一般 位置好 有凳子 展览不错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3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台湾
您所在的位置:大象艺术空间馆>展览>展览详情

“太初——追求生命本源的艺术之‘道’”当代艺术展

  • 无图

  • 无图

已经是最后一张,点击重新浏览!

展览介绍

述说天地人的混沌初开

  “道”为何物?说来简单,亦很复杂。或许因为某些典籍名句的刻板印象,使我们一见“道”便要遁入一种玄虚的哲学想象,就像老子《道德经》开宗明义所揭示的“道,可道,非常道”一样,莫测高深。“道”之所以难,便难在如此混沌的释意之中。倘使加以喻意,或有助于理解老子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那股在阴阳负抱的互冲气场间,开启了这个世间一切的生生不息、运行不殆的道理。老子阐述的“道”,是一种混冲的宇宙祥和之气、是一种天地循环之理,亦是一种生而为人的处事之道。是以“道,可道,非常道”,无可一言以蔽之。

  无独有偶地,在西方的宗教哲学中也有着相类似的说法。《约翰福音》的开头便说:“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这里“太初有道”(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中所指的“太初”,比“创世记”里说的“起初”还要更“初”。“创世记”的“起初”是指创造天地的那个时刻,是一个仍然有时间限定的概念。而“太初”是在造天地之前的那段混沌时间,非但没有时间限定,甚至连“时间”都尚未出现,因为他们认为,神是无始的,所以“太初”便是无始的“太初”。连接东西方的《道德经》和《约翰福音》,并不难理解“太初有道,万物自然生成”的中心思想,及其指涉的生命哲学。

  然而平心而论,这个“道”不一定就得这么郑重其事地看待,它或可仅是一种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你我都有的面对生命的道理。“道”,可以是极贴近我们成长过程中,那个自然而然形塑出来的个性、思维与认知。艺术的出现,与人类成长的途径一般,往往也是在这种迷离和一股不知所以的混沌状态中,自然滚动出它的美学说法。作为一个真实的“人”的个体,艺术家必然有欲以藉艺术来探索或述说的初衷;相对地,如此本能也通过艺术这个载体,还原了小至个人的“人道”生成之初的“太初”状态。

  呈现艺术家的生命哲理

  从生命中钻探、挖掘灵感和取材,艺术之路无疑是辛苦至极的。大至“天道”、小到“人道”,都是艺术家所追求的目标,也是他们艺术中所要归衍的主题。每位艺术家都在开发他们自己生命中的那块处女之地,——那个所谓的艺术之“道”。然而,“天道”与“人道”的追求和表现是如此地大异其趣,如何摒除进口的知识倾倒,纯然以一种讲述“道理”的方式,使潜藏于艺术家心里的生命本源得以自然浮现,实是一大考验。此次策划《太初》一展,便是试图在呈现各种不同旨趣的艺术家们,溯寻他们自己心中所认知的那片处女地的途径,同时,亦是笔者通过这些艺术家的创作,重新辩证自我看待生命的方式、对生命的体会和检视自我生命哲理的一次功课。

  《太初》展邀集了石晋华、李锡奇、吴学让、阿卜极、陈幸婉、陈庭诗、蔡志贤、谢鸿均等八位极具代表性的不同世代的台湾艺术家,他们非但各自有各自的艺术脉络,在艺术语言和创作媒材上也有着极大的不同。尽管在他们之间有如此多属性上的迥异,但却在“太初”这个主轴下彼此相互论辩也互有补充:有对大的“天道”的感怀和追求,也有对小的“人道”的思辩与反省。

  这里所说的“天道”,除了对天地之气的一种体悟之外,还涵括了对民族、文化、历史的记忆。一如吴学让和李锡奇对故国的怀想,在通过对五千年丰厚传统文化积淀的濡慕下,所呕心倾泄的文化意向。而陈庭诗的版画和蔡志贤(小雨)的铁雕,则反映了宇宙天地的海纳与谦冲,颇具“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宽阔。此外,阿卜极揉酝了道家哲理和禅宗精神的油画,静谧中带有强烈的吸纳的力量,让观者驻足、不忍移步。

  在至小的“人道”倾向上的,多半是艺术家个人生命经验的反射,石晋华的〈走笔〉系列是其中的典型。他将个人对生命纵深的亲身领悟,投射到一支铅笔的“生命历程”上;从削下铅笔削的第一刻起,逐次记录那支笔在纸面上的走痕,直至完全消泯为止,虽不过是一支笔,但却体现了作者对生命状态的深刻认知,张力十足。而谢鸿均缠窒纠结的油画和陈幸婉烈爱挥洒的水墨,都饱含了勃发的生命力,随时蓄势待发、破茧而出。

  还原艺术创作的原始感动

  无论渺小个人的“人道”抑或是浩瀚无垠的“天道”,《太初》展中所呈现的都是艺术家个人的生命哲理,也是在当代艺术策略与议题操作为尚的今日,试图还原一种艺术创作中最为原始的感动。让艺术回到自身的横向位置或纵向时空,重新探求人们在艺术里所欲以置放的东西,追回在艺术里的那一点原初的道理。

  因此,《太初—追求生命本源的艺术之“道”》虽作为全新开幕的“大象艺术空间”的首档策划展,以此开启“大象”往后的营运路程,然多少也带有对照性的批判意味,只不过这个批判极其幽微罢了。是此,以“太初”为题,在即将进入戊子年开春的此刻,同时象征了混沌初开的肇始。而参展的八名艺术家,均是“太初”此一议题上的一时之选,让我们通过他们各自对生命本源的解析,回头对照自我的生命印记与感动。

                                         李思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