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艾米李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AGA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3.6
  • 印象:
    参观的人少 作品很丰富 有影响力的 有品位 舒适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2年
  • 展厅面积:
    400平米
  • 地    区:
    北京-朝阳-草场地
您所在的位置:艾米李画廊>画廊动态>正文

【画廊故事】之调整期的画廊——艾米李画廊

2013-05-14 16:09:14          

 

(雅昌艺术网讯 罗书银)2013年5月3日上午11点,【雅昌讲坛·画廊故事】之艾米李画廊在艺术北京建行私人银行VIP室举行。本次雅昌讲坛我们邀请了艾米李画廊创办人李颖女士,他曾经多年旅居留学美国和欧洲多国,08年回来之后在创办了“对画空间”画廊,现在又在草场地创办了艾米李画廊,可以说是画廊界的资深人士;收藏家王唯唯女士,是的收藏家也是投资人;以及艺术家郭剑先生。雅昌艺术网画廊频道主编裴刚担任本场讲堂的主持人,讲述艾米李画廊故事。

下面为大家呈现【画廊故事】之艾米李画廊完整的内容

主题:调整期的画廊——艾米李画廊

时间:2013年5月3日

地点:艺术北京建行私人银行VIP室

主持人:雅昌艺术网画廊频道主编裴刚

嘉宾:李颖(艾米:艾米李画廊(原对话空间)负责人)

郭剑(艺术家)

王唯唯(收藏家)

裴刚:大家好,画廊故事又和大家见面,5月1号的时候也是在这个地方,我们为大家呈现了亚洲艺术中心画廊的故事,分享的是亚洲艺术中心从台湾到内地运营的画廊策略和整个线索。艾米李画廊是今年4月份刚刚从二十二院街搬到草场地的画廊,画廊负责人李颍女士已经有五年的画廊运营经验,我们从过去的经验或者当下的现实,包括对未来的一个预设和期望展开,首先请李颍女士从过去,从08年开始创建画廊,一直到现在,一定有很多可以和大家分享的一些经验在里边。请李颍女士讲一讲08年画廊创建的契机是怎样的?

李颍:大家好!我做画廊可能是水到渠成,或者真的是一个机缘,我抓住了这个机缘,我是08年奥运会前夕回国,我当时在创办的画廊:对话空间是在22院街苹果社区,到今天五年了,今天我的画廊叫艾米李画廊。回想起来这个经历我们从08年创办这个画廊的时候是当时雷曼兄弟的金融危机的最糟糕的时候,我们当时顶着很大的压力去开这个画廊,所以今天我们08年到现在经历了又一次所谓的经济萧条,大家对艺术品的不信任、不了解或者是所有的因素和情绪在里边。

昨天晚上回去想了一下这五年还是挺有成就的,因为从我做画廊到现在做了三十七个展览,画册做了三十二本。合作的艺术家有五十多位,长期合作有十几位。我自己也因为从事画廊行业跟我身边藏家王唯唯,还有很多艺术家已经成为很好的朋友。我也是在学习和成长的过程,这里边的乐趣我一直在说是“痛并快乐着的”这种感觉。

裴刚:刚才您讲到画廊是在一个波动的背景下创建的,这两天在艺博会的现场,我们在跟画廊对话中,感觉还有很多画廊是销售的情况都还不错的,可能比我们之前的预想要好一些。艾米李画廊在今年4月份开幕的时候大家都很支持,大家的情绪也非常好。不是像一些指数或者是国外一些研究报告写的那样说整个中国艺术市场降低了24%的指数,其实这些指数所反映的和现实还是有差异的。李颍女士从22院街到草场地是不是有一个转变,有一个新的开始,这个新的开始和过去有什么不一样,就像这个市场也在提醒大家现在是不一样的。

李颍:搬到草场地应该真的算是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有一个新的起点、更高的目标,对我来说、对我人生来说都是这样。刚才你说不管经过金融危机也好,市场很好也好,我们从事这个行业必须有一个很健康的心态,因为这个是我终身的职业,我一直要坚持我对所有的人,我做事情、做人的原则、责任。我如何跟我的艺术家交待,跟我的员工交待,跟我自己交待,跟我的藏家交待,这是我一直要秉持的一个信念,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责任感,所以我们持续不断地在推的年轻艺术家,我们藏家也有看到我们做事情的一个态度,这个是不容易的,挺难坚持下来的。

裴刚:我知道画廊运营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一件事,包括团队的打造,包括展览策划、作品安装、悬挂、仓储、运营、运输一系列,包括和藏家的沟通,和艺术家的沟通都需要画廊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分工和对待每一件事时扎扎实实的心态。我们还原到最初的一些微观的细节,你卖掉第一张作品或者是为藏家提供选择的时候是怎样的?

李颍:这中间的故事很多,比如我们是08年11月28号开的,8月25号开始筹建画廊,三个月连筹建带展览,开的时候正好是11月底的时候,也是金融危机最最糟糕的时候,所以第一个展览只卖掉一件很小的作品,我现在还记得住,当时我找来的艺术家还不错,很多人都在说你怎么活下去?面临很多问题。

再来一个故事就是我画廊从22院街搬到草场地,我是去年年底,过年前决定搬家的。从找到画廊、筹建过程真的是非常辛苦的一个事情,我的画廊要搬,因为我要住的离画廊近一些,所以我自己的家要搬,在搬家的四个月我没有一分钱的进账,我没有卖过一件作品。我坚持在我不是很正常状态下,不会跟买家介绍艺术品,做任何一个销售的动作,我四个月没有去做过任何一个推销的动作,所以没有一分钱的进账。我在装修画廊,在艾米李画廊开幕前坚持不发任何新闻,我希望是给大家一个惊喜,是一个正能量的搬迁的动作,因为我们现在真的需要一些正确的正能量,这个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

裴刚:所有这些准备和坚持一定是和个人的爱好与坚持有关系的。一个画廊之所以和其他画廊不同一定是和运营者个人趣味、知识结构和背景有关系。我们今天一直在说消费艺术品的时候是什么心态,包括藏家在买作品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是直接去找艺术家,还是要按运营的整个生态正常的或者是健康的方式去做呢?我觉得您刚才说的坚持或者是有四个月没有进账,一定是跟您的趣味都是有关的,请您讲一下。

李颍:做艺术必须把自己放在一个高度上去做。艺术虽然也是一件商品,但它还是艺术品。所以我觉得如果连这一点都把持不住,完全把赚钱当做目的来经营画廊就缺少了这个高度。我不会把艺术作为一个商品,我对它是尊重的,我是喜欢的,是有感情的,我希望卖的人和买的人都是非常喜欢它,很舍不得再拿去易手,希望挂在家里边每天可以看得到,是这样一种感情,这个交给王唯唯我的朋友去说,藏家感觉会更强烈。

裴刚:王唯唯是从06年就开始收藏、包括策划一些项目的投资,您和李颍女士交往的过往里边有一些重要的时刻一定是想说一说的。

王唯唯:认识艾米是一个朋友介绍的,我非常巧路过她的画廊,当时她橱窗里边的作品吸引了我,就安排见了面,我对她个人的魅力也非常喜欢,她的教育背景,包括她对一些当代艺术界的看法,我们有非常多的相同的观点。后来发现她的画廊每一次做的艺术家她都那么认真的、执著地去做,说句实话我很少看到画廊像她那么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情,因为我接触的画廊也有不少,但是现在像艾米这样给画廊每一个艺术家都有做非常精致的画册,这样的画廊寥寥无几。而且她不光是把非常好的艺术家推荐给大家,另外她自己也是非常下工夫的人,能看得出平时对一些艺术的积累、追求,这些就是大家平时交流中都是有感受的。

李颍:她从我这儿买了不少东西。

王唯唯:收藏有点儿上瘾了,因为她做的每一个画家我都有认同感,可能也比较符合我的审美情趣。慢慢的就在她那儿收藏了不少作品,而且平时因为交流也比较多,所以我们在生活中现在也是非常好的朋友。

裴刚:最早在买作品的时候,当然是和之前的准备,不管是美术史的知识、结构的准备或者是自身的实力,购买的实力都是有关的,但是我觉得最初的冲动,买作品的冲动一定是很重要的。因为我想工薪阶层的收藏家也很多,不光是说有钱没钱的问题,一定是有一个心态或者是见到这张作品那一刻的心态,您能不能讲讲当时从李颖那儿买那件作品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态?

王唯唯:当时买的是李继开的作品,因为李继开的作品可以说是70后年轻画家代表人物之一,当时看了他的作品有一种勾起自己童年的记忆的感觉,或者是他的笔触都能打动我,最主要的是艺术家本人的性格、人格魅力有吸引我的地方。当一件作品呈现在你面前,你会想起这个艺术家当时画的情境可能也是他心理当时一种想法的体现,你再想到这个艺术家给你的感觉,有的时候看一件艺术品的时候不光是整个画面带给你的感受,你还会想到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打动你,这是非常主要的。

李颍:我还记得你第一次看李继开的作品说:“哇,这个很像我小时候。”

王唯唯:勾起童年回忆的感觉。另外收藏艺术跟经济实力有关系,但是更多的是你要喜欢这些东西,这是非常重要的,包括有一些艺术作品虽然说非常贵,可能你从心里并不一定喜欢这个作品,另外有一些作品非常便宜,你也会觉得虽然便宜是不是像买白菜一样把它买回家,也不是这样的事,关键是你要有一种心灵的触动,从心理你喜欢这件作品。我更多的考虑不是它将来升不升值,会不会能把投资收回来,我很少考虑这样的问题,我基本上从心而法,感受就是我喜欢它,挂在家里的时候每每看到它都心理由衷的开心,这是非常重要的。

裴刚:您这么一讲让我想到一件事情,之前和艺术北京的创始人董梦阳先生聊的时候,他讲过一个事,他在台湾看王玉平老师个展的时候,遇到一个台南的藏家很早开始关注这个展览,那天特意跑过去带着家里人,包括孩子,一家人一起去,他说之前很喜欢王玉平的作品,那一件的背景是怎样的,讲得非常多,非常感人。他真的是喜欢作品,而不是说我是以一个投资者的心态,一墙的作品我都要了,不是钱的问题,不是这种状态。

王唯唯:你刚才也说到了对艺术史的了解,其实我作为一个喜欢、热爱艺术品的人来说,艺术史也是我在欣赏这些作品的时候,慢慢开始了解的,现在变成非常有兴趣的想去了解,这是一个过程。在了解当中眼界会不一样,思维会非常开拓,所以这也是收集艺术品、收藏艺术品给我带来的另外一份喜悦。

裴刚:之前一期画廊故事和仁艺术中心负责人冰冰聊的时候,她的一个藏家邹鹏,一位电影导演,也说当他收藏第一件装置作品的时候,包括装置作品手稿的时候,会给他的专业带来一些创作方面的思路,其实是影响到了他的生活、工作了。包括他的小孩也会因为父亲的收藏进入艺术领域喜欢艺术、思考艺术作品背后的一些问题。

李颍:王唯唯也有带她女儿去看展览。

王唯唯:我都有带她来看,她非常喜欢,从小让她接受艺术的熏陶是非常重要的,当我们在国外的博物馆会经常看到非常小的小孩,老师、家长都带着小孩围坐在一幅艺术作品面前,讲解这幅作品,每每看到这样的情景我总是觉得非常感动,那么小的小孩从小接受美学的教育,这一点在国内我们确实应该向国外借鉴、学习。因为美术教育应该是从娃娃抓起,随着他年龄的成长,对他的心灵或者是他的智慧都是有非常大的影响的。

裴刚:无论是画廊的运营、收藏家去收藏最终收藏的都是那件作品,这个作品是最重要的,就是艺术家创作这个事情是最重要的。我们问一问艺术家郭剑,您的创作和画廊的关系,和艾米李画廊的合作是怎样的,在和艾米李画廊合作过程中有哪些事情让你决定和李颍合作的呢?

郭剑:艾米是一个很认真做事的人,之前也跟其他画廊合作过。但艾米做的非常专业,所以我们会一直合作下去。接下来我5月26号会在艾米李画廊做一个个展。

王唯唯:她是非常有追求的画廊主。

李颍:我和郭剑两年前有接触,我们磨合了两年促成了彼此合作的契机,一个是源于他的作品,另外我要夸一下我自己,我的认真得到了他的认同,他的作品也得到了我的认同,这个就是像一种婚姻一样的,大家这个时候是时候了,然后就在一起吧。

王唯唯:刚才还问艾米你是怎么找到郭剑的?

李颍:两年前我在草莓音乐节上,正好在这两天举行。里边有一个很小的展厅,有一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因为郭剑是80后,我在里边看上他的几件小作品,当时全卖掉了,我说怎么卖掉,我就开始打听这个是谁,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

裴刚:您之前讲过从22院街到草场地这五年的时间最重要的不是在哪儿,而是有这样一批坚持创作、认真创作还有创意的一些艺术家,认识了一大批青年艺术家这是你最珍惜的,讲一讲你的财富。

李颍:这是我的财富。我这五年来我做了37个展览,30多本画册,十几个长期合作的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到今天为止还在跟我们合作。我们搬到哪里,他们觉得艾米你不管叫什么名字,不管搬到哪儿我们都会跟你在一起,包括我的藏家这次开幕展也非常的支持,都非常的给力,心理挺感动的,因为没有这个过程,就不会体会到其实你做得还不错,我们特别忙,光在画廊空间的展览每年就8-10个,还要参加国外的艺博会,每年艺博会很多,还有一些跟艺术机构,美术馆的一些合作,这样的话有的时候你自己没有发现说艺术家、藏家完全地沟通,没有理会外边人怎么想你、评价你,怎么看你,经过这次搬家得到了很多声音:第一个是鼓励的声音、认可的声音,一些回馈,包括一些肯定的话语,你真的是很温暖的,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乐趣。

王唯唯:他们画廊坚持不懈地推艺术家,这一点现在来说是挺不容易的,因为你想一个刚出道,初出茅庐的艺术家把他的作品让更多的人认识需要花非常大的精力,她的艺术家她会每年推给他们做个展。

李颍:我们艺术家是每一年都有一个个展,连续三年,而且会做画册。

王唯唯:我是见证艾米坚持不懈地做下去的。

裴刚:说到大家对李颍的支持,我觉得是离不开一个一个扎扎实实的展览的,其实展览或者包括策展这件事情在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里边,其实才是刚刚开始,慢慢展开的,包括之前我们认为的所谓的画店实际上是没有策展人体制或者是展览制度的,包括与媒体的公共关系都是没有的。建立这样的一个体系,对于一个画廊是非常重要的。李颍在做展览上有没有一些实例跟我们讲一讲是怎么做的、怎么做到才是精益求精?比如一件作品如何安放,一件作品如何运输。

李颍:就拿郭剑的展览来说,我们5月26号展览,现在已经倒计时了,但还要出画册,他的作品到现在还没有全部完成,还有几件我每天给他打电话,催他,因为有一个拍照的时间、印刷的时间、校稿、校色的时间,我又不愿意催他说快点快点,但是我要知道他的进度在哪里,不知道这两天有没有把他逼疯。

裴刚:有没有感觉到压力?

郭剑:没有,很多画画的人都有自己的进度,我会把握自己的时间,因为我觉得画的这些东西急不来,如果真的特别着急画出来的东西真的要不了。

李颍:他真的不理我,什么时候印画册或者怎么样他不理,虽然我一直在催我的时间。

裴刚:大家都对作品负责,对画廊的展览负责。

李颍:我想看他什么时候成我再安排我的时间,尽可能配合他,所以基本上一个展览,虽然我们有展览部、有媒体宣传,但是很多事情我都亲自去过问,到最后我自己就累垮了。

裴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李颍告诉我们画廊现在有哪几个部门?

李颍:画廊、财务部、展览部,还有媒体,我自己还有一个助理,其实人不是那么多,但是管的东西很多,比如我们的媒体目前不光是要出新闻稿还要出设计,这个设计也要符合我的要求,这个要求一个是配合艺术家的作品,一个是配合我们画廊的风格,配合展览,要出一个如何往外发新闻稿,怎么样去跟媒体联系,怎么样去打电话跟藏家联系。

很多、很多具体的事情,真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展览部也是,我们所有对外只要出去不管是新闻稿还是画册全部是中英文的,双语的,包括每一件作品名字的翻译,其实都得亲自去看,展览部也是一样,一开始一个展览全年展览出来要做一个展览计划,时间表,每一块怎么安排,就像我刚刚说郭剑的展览画还没有画完,我们怎么配合中间的时间,这个都是非常要命的一些细节。

裴刚:刚才讲到一系列的策展或者是画廊运营的事情,其实画廊在近十年才是一个生长、发展、快速膨胀的阶段,在北、上、广三地的艺术区形成了一些规模,但实际上还没有真正形成像西方大的画廊,企业级的画廊,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实际上需要的准备非常多,包括细到画廊前台的培训,我想作为投资人,王唯唯一定有话要说。

王唯唯:这个也是急不来的,因为西方毕竟画廊业发展了那么多年,咱们国内就是这十几年的事。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以一种正常的心态来看这些问题,不可能一口气吃个胖子,一下子达到人家西方这样的程度。

达到西方画廊的水准绝对需要时间,另外也需要更多的像艾米李画廊这样认真的从业者,对社会是有一种使命感。藏家我觉得还是从小抓起,从娃娃抓起,应该说国内的艺术家也有一些非常棒的,可以跟国外看齐的也有非常多,这个就是大家共同努力。

李颍:我们今天来的三位,比如艺术家、藏家、画廊,其实就是一个很健康的铁三角的关系,艺术家创作作品要画廊去做他的推广工作,由藏家来收藏,后一级才是拍卖行,是这么一个关系,所以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在讲画廊的故事。

裴刚:郭剑作为艺术家,你可以讲一讲你自己的创作历程,包括你对你的语言形成的一些外因或者是自己创作的一些感受都可以讲,因为一个是让画廊了解艺术家在想什么,艺术家也需要去了解画廊运营。因为之前我和董梦阳先生聊的时候也有一些问题,画廊在抱怨艺术家,艺术家在抱怨画廊,这个抱怨是怎么产生的呢?有时候还是需要让画廊或者是艺术家之间有更多一些交流。

郭剑:我现在觉得和艾米交流的挺好的,在创作方面的意图有很多要说明的我都会跟她沟通。比如说现在画的新系列里边都是折纸的,之前我跟艾米讲可能它更像每折一道痕迹就像人经历过一个事件或者一种经历是完全抚不平的,不管是好是坏,它始终留在那儿,就像折纸一样折过去不可能恢复原样。人的降生一直到最后都会经历无数的事件,都会有一个记录,记录在你的心里头,折纸也是一样,不管最终是什么形状,哪怕是一个纸团或者其他很漂亮的天鹅都是一种经历,这些经历都会由一道痕迹来记录。

李颍:我也想借这个平台跟他沟通对画廊有什么期待、意见。你期待什么样的一个合作?

郭剑:我现在最期待的是我们5月26号的个展,应该是特别的期待。

裴刚:李颍对13年的预设、展览安排是怎样的?

李颍:郭剑是我们画廊今年力推的艺术家,我们画廊每一年会有新的艺术家会持续不断去跟进,去年推的是马丹,但买她的东西的人太多了,所以她没有画,她要慢一点,说隔一年再做。这样我想另外五年我的艺术家团队越来越壮大,现在少一点,因为我精力还是有限,所以我需要一些时间,每年重推一个艺术家是我的目标,持续十年以后我会有十几个艺术家,我就可以去放一下假。他们就画画就好了。

裴刚:今年在画廊运营中团队的建设中哪些是你的工作要点和画廊最想做的?

李颍:画廊的展览基本上定好了,最重要还是我们团队人员配备的问题,我现在还在配,我的要求是懂外语的,还有工作能力强,我可能比较挑剔一些,老是换人,不太合适的我觉得还是大家不要勉强。所以团队这一块我们今年也新进了两位同事,刚刚搬过去,还有我们整个VIP名单的整理等等这些我们都需要重新去安排,包括艺术家资料的整理、存档,我希望是能够在未来的十年也好、十五年、二十年……一直持续做下去。

昨天我们跟台北画廊协会有一个午餐会,我是北京画廊协会的理事,我听他们在说什么吴大羽、吴冠中这些老一辈艺术家的故事的时候,我就是在想说我们在未来这么多年是不是我们也能出一本这些艺术家的这些故事,我们画廊也可以有一本故事的资料集,资料收集是很重要的,我专门有一个人做这个工作,占我1/3的工作量。

裴刚:画廊对艺术家文献的整理或者是梳理,建立一个资料库。郭剑对这个事情怎么看?

郭剑:这个挺好的,对于我们来说省了很多事,这是实话。

李颍:我这两天跟他在探讨展览的形式的时候,问他你有没有手稿,你有没有什么、什么,他都不知道,都得我们给他弄。画廊就像艺术家的“保姆”,他只会画画,他所有的东西就是画,我说你有手稿你拿出来,是不是展现给大家,看看你一路过来怎么来的,因为他有两个系列,现在就专注一个系列。

裴刚:这也是画廊工作的一部分。

郭剑:这个太重要了,省了很多的事情,可以把那些精力都放在画画上。

裴刚:艺术家用作品说话,用作品说话是一个要求很高的事情,因为你不仅是一个艺术家,而且是一个正常生活的人,你怎么打理周围的事情等等,画廊做的大部分工作是这样的。

再请李颍讲一讲参加国外博览会的一些感受,去年跟你讲迈阿密的时候挺鲜活、挺激动的,有一些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

李颍:我接触艺术是从国外开始的,我小时候在中国不是学艺术的,我是学管理的。参加艺博会首先可能语言关是没问题,所以你不会惧怕跟人家沟通,我的画廊的定位就是致力于打造一个中国跟国外的一个艺术交流的平台,所以我们也会有一些国外的艺术家到我们画廊展览,出去做展览我是希望更多的去推我们中国当代艺术到国外这么一个概念,所以有的时候就会碰到一些藏家,喜欢我们的艺术家的作品和销售。包括去年因为我们带了叶甫纳视频的作品,是她自己演绎她的作品,所以很多藏家我们一直在视频前面跳舞,藏家也跟着我们一起玩儿。我们去巴塞尔现场的时候大家都看到我们几个,因为我们去了五个人,艺术家、藏家带我们的工作人员去了五个人,很大的一个团队,走到哪儿就像明星一样,大家都在看我们,而且去年我们是唯一的一家中国画廊参加巴塞尔迈阿密艺博会的。

裴刚:今天我们从艾米进入画廊行业,有一些过往的故事,到当下正在做的这些工作,又讲到了对未来的一些预想、预设,包括和艺博会发生关系,有一些很好的故事。因为时间的原因,今天的画廊故事讲到这里,剩下的时间留给在场的观众,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

观众提问:

观众:我想问一下李颍女士,您在挑选画家的时候一般是通过什么标准来衡量他是不是一个有前途或者有潜质的画家?您推介的作品是迎合您的客户群体口味,还是前瞻性引导他们接受一些新的风格的作品?谢谢!

李颍:我挑选艺术家首先最重要的是我要喜欢,有“眼缘”,喜欢之后再去了解,我跟大家一样,看任何一件作品先不要说它的技术含量,学术价值,你买画一定要买喜欢的作品,否则摆在家里边会很难过。跟艺术家合作,作品是固然很重要,但是人品比作品要重要的多,我会跟艺术家有一个私底下的聊天或者是从周围的朋友圈子去了解他,因为这是一个长期合作的关系,这个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他的人品好、作品好,这个合作关系会长久。

我可能算是一个做前瞻性工作的人,因为我不会迎合别人去做,这不是我的风格,我是按我自己的风格,我相信如果你们有机会去我的草场地的画廊空间,你们很能够感受到持续我的风格,我选择艺术家作品的风格,画册设计的风格,这是我自己非常鲜明的一个风格。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