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德滋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AGA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9
  • 印象: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1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北京-朝阳-22院街
您所在的位置:德滋画廊>画廊动态>正文

陈源初——我的探索(二)

2014-10-17 14:41:24          

悲观情绪的个体面对现实世界和意义追问过程中的失落, 面对星空和历史的时候这种悲观是悲悯的,悲悯于个体的渺小与孤独,悲悯于历史中的无奈和叹息,然而这种悲悯和宇宙相比又是如此的不值一提、微不足道。我独特的个性和异质的语言方式,很难纳入到中国当代艺术的评判体系和标准之中,我的历史轨迹和风格面貌也区别于纯正的西方艺术史的线索,更很难将其归为中西结合这样一个融合的艺术道路。自我超越并非易事,但通过自我超越的修炼可以重新认识自己、认识人生,挖掘出内心向上的欲望和潜能,以一种积极的、创造性的态度对待生活。不断设定目标、超越极限,实现自我超越的结果观者可以从我画面中截取到这样一些关键词,例如“错置、重叠、梦幻、多元”等,这就构成了一种带有超现实意味的狂想型和错置型绘画。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我为观众提供了一种想象的可能,进而将绘画的这一功能不断深化。想象同时推动了新的视觉图像的产生,也从原有固定图示中获得了继续进行想象的冲动。同时,一些无意识的梦境也使得我的作品变得丰富、荒诞、复杂起来。自我超越是我的真正追求而不是自我实现。我的生活意义在于追求包含了对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文化,以及人在其中所处位置的探索和理解,目的是为了更好地把握人生,更有意义地去生活。对人生意义的追求不是满足于自我的平衡状态,而在于一种自我的超越,表现为勇于承担责任,敢冒风险,不断地创造。漂泊于现实与理想之间,执着于追问与寻找之途,这是我所面临的问题的一部分。但社会趋势常会影响个人的意愿,社会舆论也常会褒贬意愿的好坏。自我超越使我认清自己真正的愿望,为了实现愿望而集中精力,培养必要的耐心,并能客观地观察现实,这是建立学习型组织的精神基础。我一生渴望追求卓越的境界,而自我超越的价值在于学习和创造,因此很重要的是,了解因创造性冲动而产生的负面情绪,并不是创造性冲动本身,而是所谓的情绪张力。降低情绪张力的环路存在于人类活动的所有层次,它们是妥协的由来,是造成放弃真正理想的根源。

中国文化的根基, 逍遥,道和气不是简单地记录和再现,更不是简单地跟社会产生一种互动,而要把艺术变成艺术本身,回归到自己的内心,回归到人与重大的一种物质世界之外的一种自然世界。文化身份之争的后殖民文化的范畴,也并未将其中国文化的背景作为现实策略进行东西文化的博弈,脱离了这个永不停歇的二元对立论,使人于惊异中寻求导向未知世界的出路。以油画材料结合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创作,也就是在发挥油画材质性能特点的基础上借用写意山水画的技巧来体现中国传统的审美情趣,拓展新的中国绘画的领域。不是连续的影像,不存在某种生活或心理的逻辑,但它却联系着暗含在作品中的观点倾向及其原则。中国传统绘画把笔意、笔法放在很重要的位置,重视笔墨运用,从单纯用笔墨勾勒物体形象,发展为皴擦点染、破墨泼墨,来体现笔力的雄劲或秀丽和水墨渲染的变化和苍润。自然的山水图景, 皴法, 树干的枝干的勾勒和点染、点擦,追求一种心中的逸笔草草和胸中的一种意气,感悟中间,用西画质感观察各种视觉效果,建构一种面向未来的因子,广泛架构人与自然、人与环境、人与家园的关系,在视觉图像上, 在本土、未来的角度上表达强烈的个人感受。对整个世界的 人文主义的情怀。 艺术的梦幻,对于整个世界观和人生观 强调人的个体关怀,强调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关怀体现在自己的画面中间。现实世界的纷乱,社会的、政治的、暴力的,还有经济上的,现实世界是很多种势力的一种博弈和斗争的结果,人类社会也是几千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所以在画面中寻找永恒的元素。理性化的处理不能转化为高度感情的表现,用了非常粗犷之笔法画出横空出世的贫瘠的荒原,浑茫一片,这无言的亘古山野之中,蕴藏着无限的自然能量与世界的矛盾性、悖论性 。能够得到更多的人的认可的中国传统文脉的一些绘画元素,在东西方多元文化的背景下,反复叠加的,各种形象资源,各种视觉经验,各种反复叠加的,远古或西方的人物, 若隐若现 ,悲怜地关注着这个世界。我是想去追求一种平静,一种安宁和一种令人神往的境界去驱除从古到今的互相的杀戮和纷争的基调。在希望留给世界更加美好画面中间大量的小飞鹤、鱼,海洋里面的鱼、藻,各种变体的复合的意象性的东西。我不想仅在笔墨、造型上用心思的形式主义倾向,不是表达那种宁静的、抒情的小桥流水、莺歌燕舞,甜腻的美景,或只强调笔墨技巧,但失却了作为心声心画的本体意义。我决意用油画的语言来表达中国传统绘画的意境、意象,苍茫的画面驳杂很多元素糅合在一起, 逸笔草草,乱笔葱葱,丰杂而不乱,乱而不失意气。我的山水油画的形成,并不满足于东西方绘画技巧的融合及元素的嫁接,而归源于东西方美学理念的结合。东西艺术存在鲜明的差异性,中国人信仰天人合一的哲学观,中国绘画注重表达画家的主观精神和理想,在绘画中追求达到气韵生动的艺术效果。西方绘画遵循哲学观的严肃、高度的思想完整性,偏重描绘客观对象的外在形态,采用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的方法塑造物体,追求真实再现客观物象的理念。古典油画通过符合透视和解剖学的法则,以色彩和明暗变化的笔触忠实地再现对象的特征,缺乏意境的运用。艺术创作的过程也是艺术欣赏与审美经验的过程,抽象性的表现因素区别于照相性描绘的审美经验,具有更深遽的精神性。这种深遽的精神性的审美经验在欣赏高水平的艺术中特别突出,有异于一般的欣赏活动带来的审美兴奋与快感。把中国画意境运用到油画中,是我对形式完美的倾心,是一种我长期的中西生活交错的心像反映。中国艺术注重诗歌般地抒情,西画从以素描写实为基础发展到抽象表现主义乃至波普后现代,都可作为我拓宽灵感的源泉,我喜欢追求艺术的多元表现。在我心目中中国画的意境,就是通过描绘景物表述思想感情所形成的艺术境界。我希望使欣赏者通过联想产生共鸣,思想感情受到感染。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