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古岸艺术中心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9.6
  • 印象:
    有品位 青年画家 高雅 专业 原创
    确定
  • 经营时间:
    14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江苏-南京
您所在的位置:古岸艺术中心 >画廊动态>正文

解析展览——墨能量

2014-06-23 11:18:50          

【展览时间】2014年6月25日—7月3日

【参展画家】卞雅清、卞媛、陈贝西、杜斌、甘永川、韩非、韩荷、黄岑、焦腾飞、梁雨、亓文平、乔圆、单鼎凯、束新水、孙洪、孙少楠、谭雷鸣、王君、王濛莎、吴思骏、许静、杨运高、姚媛、叶芃、詹勇、张平静、赵方方、赵名釜、赵秦、赵怡文(按姓氏拼音排序)

姚媛:
借之以现代视觉经验表现传统,在今时画坛已成风尚。但思想观念上全盘西化者众,内容形式上借古喻今者众,表现手法上舍弃笔墨者众,故传统之精神品质几已无存。倒是姚媛的作品别开风貌,既不失传统本质又具时代意趣。文/刘梓封

王濛莎
王濛莎的画没有大叙事,也不做大思考,更不见大排场。她的画所要传达的只是小情小我的舒心与平淡、亦俗亦雅的欢心与跃然。情绪被隐着,技巧被藏着,情趣反被凸显着,所以那画才能轻松、活泼,以致畅快到如此之彻底。文/刘梓封

叶芃
画者,造境易,得势难。画中之势取于形态、发于动静,继而相宜相生,相辅相成。画得之于势,便可工可写、可繁可简、可浓可淡、可空可满,有万变法。叶芃长于花鸟画中造势,设花叶之姿态、营枝茎之险绝,超然而天成。文/刘梓封

赵名釜
赵名釜的山水画融南北气象于一身,既富足南派的苍润秀逸,同时也具足北派的雄浑野逸。他执念于传统又超脱于传统,中国山水画之精神格局是其所要恪守的规矩,而山之形、水之势、物灵之变化则是其表达自我胸臆的空间。文/刘梓封

韩非
韩非借由图式结构标示现代性,以西化的色彩布局与空间设置迎合时代审美,但他在传统工笔花鸟画的技术表现上又相对传统而保守。他用这样的作品为我们诠释出了一个“保守主义者”面对当代这一问题时所给出的标准答案。文/刘梓封

孙洪
行笔尚繁,实之为求简。简繁之辩莫不在乎于如何守衡,衡于多寡、衡于巧拙、衡于浓淡……孙洪的笔反着思考。在他的画中,结奇峰砾石而不线,聚枝叶盛貌而不繁,积百千苔点而不乱,画得之味象,便在于相互间的平衡了。文/刘梓封

吴思骏
吴思骏将流行语境中的现成符号导入自己的水墨图式中,并为其设置超现实主义风格化的观念与情境,令其融于中式绘画语言结构并富足艺术现代性。这种符号的借用看似简单且直白,但实则与对即成艺术符号的引用异曲同工。文/刘梓封

赵怡文
赵怡文熟稔于西方现代艺术风格流派与样式,同时他也深谙中国传统绘画的精神品质与内涵。一面是形式上的西化、一面是技法上的传统,他所做的就是权衡比重,如何在不破坏即成语言风格的同时涉入更深层次的探索与思考。文/刘梓封

束新水
束新水的写生作品所探寻的是传统中国画的笔墨表达而非更具现代性的水墨表现。他的这一系列画作更加具象,笔墨的运用上也单纯且直接,虽表面看来少于变化,但实则所要表达的是他对天地万物的崇仰与对传统精神的致敬。文/刘梓封

赵秦
赵秦的作品轻松简淡,用笔着墨随意且自然,尤其在构图上取法巧妙,属不造险境而又得之险境。横构图中景布白,大块面组合拼接,又加之以平直线条切割画面,这种本不讨巧的直白构图在他的笔下反倒险路之中得一通径了。文/刘梓封

甘永川
甘永川取法宋院体花鸟画,一线一染工写兼备,得之气质、具之精神。他尤其擅长于画面中营造氛围,在明与暗、冷与暖、浓与淡之间构成色差上的对比,以此聚拢光源映照在所要凸显的主体物形之上,从而使得画面充满生机。文/刘梓封

杨运高
于中国画审美而言,形式美感实为辅,具笔墨表现力的个性语言才是关键,两者关系应在于相辅相成,内化而外生。杨运高行笔墨于线,刚柔相济、干枯相生,回转盘旋间积墨成峦,故建立在笔墨基础上的形式美感更具生命力。文/刘梓封

谭雷鸣
谭雷鸣长于用墨,淡墨、宿墨交映成趣,故画面便有了一种化笔墨为笔触之感。他行笔落墨多圆润而短促,笔笔相形、笔笔见形,笔墨语言之个性由此而生。倒是那原本平面的图式中因此显出了透视关系,淡之极恰又深之极了。文/刘梓封

詹勇
中国人物画的韵味在于形态而非形象,故精于琢线,浅施点染便可得韵致。詹勇以用线见长,铁线银钩,笔笔劲道而硬朗。但他笔下的人物多是些柔情似水的戏装女子与清澈若水的少女孩童,这一硬一柔间,倒见不得有何不妥。文/刘梓封

许静
画可现代,书法亦可现代,但不管如何现代,架子总要规规矩矩的摆。许静的书法不落凡俗,既非标榜于个性的瞎胡闹,亦非取道寻奇的野狐禅,而是求法问源、砥砺坚磨后的任由为之法自生,那商业设计性的需求便是其次了。文/刘梓封

乔圆
乔圆的画似是实景又非实景,画中劲道线条与浅淡设色虽取法工笔山水却非传统浅降山水格局。如此的画风倒是别样,舍了山水奇绝千姿万态的造作,弃了皴擦勾染五笔七墨的规则,一勾线、一点染,平平淡淡中却也意境深远。文/刘梓封

卞雅清
卞雅清的作品画面雅致、笔墨清秀,带着小女子式的温润与柔情。她擅长用线条表现画中人的衣带裙褶,柔美细丽的线如行云流水爽利干净。用清淡的墨浅浅敷色,从之心象的树影花枝摇曳而生……试问水墨状若此?当为可行。文/刘梓封

张平静
张平静易笔墨为笔触,将西方现代艺术中的色彩布局植入中式画面之中。以大的块面结构塑型,而不针对具体的形象加以细部描述,只展现画中人物的造型美以及与环境的融合,从而令画面更具现代美感,同时又不失传统味象。文/刘梓封

梁雨
浅淡与虚薄,似是中国传统花鸟画的一个恰当突破口。但作为支撑画面美感的重要元素,笔墨的造型能力与线条的感染力却仍然是评断作品优劣的主要标准。梁雨笔下的花鸟画气质不凡,笔墨纵意且潇洒,线条流畅而充满质感。文/刘梓封

卞媛
卞媛将新式工笔的画面代之以纯水墨的形式进行表现,使得其画面更具一种宁静超然、澄心澈目之感。那是一片寒荒之地,但树木繁盛、枝杈纵生、驯鹿悠然。树影间也总会有那么一抹阳光洒向地面,似乎预示这冰冷只是暂时。文/刘梓封

孙少楠
谨微与肆意,简巧与繁复,一松一紧、一张一弛之度若把握得好,常能令画面更得生趣。孙少楠的画中既有精工细琢也有肆意疏放,眉眼间的细细勾染与衣饰间纵情为之的线形成反差与对比,这动与静、巧与拙中便得处处生机。文/刘梓封

韩荷
韩荷用精到的线勾画出她心中的美女形象。她们有着夸张而又单纯的形态美感,大大的眼睛、长长的鼻梁,修长而纤细的身体,裹着精美华丽的衣裳,她们是每一个少女手中曾怀抱的芭比娃娃。而她,一个是你,另一个也是你。文/刘梓封

黄岑
黄岑将花鸟与静物相结合,在偏中式的横幅画面中用西式满构图的形式布置画面。原本的留白变成了画面的布景,中式的花鸟结合了西式的静物与空间环境,传统的笔墨线条也显得更具生命力,与现代绘画的笔触结构相调相融。文/刘梓封

亓文平
中式山水之现代性是个难解的课题,因为得之形式易、守于笔墨难;得之观念易,守于精神难,笔墨与精神何以逾越或为关键。亓文平选择化笔墨为形式,借风景结构为图式,解旧语立新境,并在画中保留中式水墨的精神品质。文/刘梓封

焦腾飞
焦腾飞的作品有着温润的质感,画中充满着朦胧的诗意。浅淡的灰调子中湖石凌厉,衬托出花枝蝶影的妩媚与柔软,一坚一柔、一静一动间处处焕得生机。依旧是传统技法,依旧是传统的造型与构图,但巧在氛围的烘托与营设。文/刘梓封

王君
王君擅长描绘动物安静祥和的状态,注重表达它们天真可爱的一面,而不求于在形态的造势上取胜。她用平直块面构成空间,将动物的形象放到主体的位置之上,画面显得简约而立体,原本传统的花鸟翎毛题材反倒更具现代性。文/刘梓封

单鼎凯
现代水墨似无需苛求笔墨,舍弃中锋而求于水墨变化亦是一条可取之径。单鼎凯对现代水墨表现有着深刻的理解,他造型能力突出,笔法结构坚实而灵动,行笔间的留白与线条相呼应,反提升了线性美感,同时也不失水墨味象。文/刘梓封

赵方方
赵方方的作品充满谐趣,带有强烈的波普艺术风格。他借水墨媒介表达现代艺术思考,虽观念与意识多凌驾于水墨表现之上,但画里画外却又带着中式绘画的体貌特征。笔墨技法、结构形式及语言符号中可望见中式水墨之本质。文/刘梓封

陈贝西
艺术家的作品是照印内心的镜子,那一花一鸟、一枝一叶的世界里便也都有着态度。可清冷空寂、可孤芳傲雪;可花影摇曳、可宁静清和;可五色绚丽、可浓浅淡得宜……观陈贝西的花鸟世界,那里充满阳光,带着欢欣与喜悦。文/刘梓封

杜斌
杜斌的作品表面传统而实则现代,他力图于在造型与图式的固有格局中探寻突破,以创建现代笔墨表达的新可能。他用快节奏的运笔来展现笔墨纵肆之感,他以不规则的线条来解构物象的造型,从而令画面充满节奏感与力量感。文/刘梓封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