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玉衡艺术中心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9.5
  • 印象:
    新水墨 展厅大 高端 专业 有腔调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1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上海-普陀-莫干山路M50艺术区
您所在的位置:玉衡艺术中心>画廊动态>正文

【玉衡·访谈录】微物之辞 | 刘琦访谈

2016-01-08 15:49:35           来源:玉衡艺术中心

 

玉衡艺术中心于今年11月18日推出了展览“微物之辞——当代水墨的文本意识及其叙述”。此次展览特邀评论家孙欣担任策展人,集合了在此主题下的六位当代水墨艺术家党震、高茜、姜吉安、刘琦、沈勤、张见。展览前期筹备过程中,策展人和玉衡展览团队走访了六位艺术家工作室,交流过程中和艺术家的深度交流不断碰撞出思想火花,递升了展览的主题性呈现。

 

以下为策展人与艺术家刘琦的访谈内容。

 

时间:2015年9月25日

地点:刘琦工作室·济南

人物:刘琦×孙欣

———————————

孙欣(以下简称孙):就展览主题此前我与您已经有过多次讨论与沟通,我很好奇,您将拿怎样的新作品来参加这次展览?

刘琦(以下简称刘):就是树,石,竹,鱼,或者静物,基本上是自然性的,少有社会性的。其实我的创作思路跟你的想法基本是一致的,我很少画那种特别宏大的场景,就是希望通过一个最基本的“物”来阐释它本身,还有它外延,可能发生的意义。就是说其实我觉得但凡是一个物,聚焦一个物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很多可能性,而且是一种对于事物的深入可能性的更大化,就是越来越敬慕。但是这种意义你不能去控制它,有时候你越控制它,控制它明确,反而意义就小了。我的作用就是,把它能够尽可能地产生出一种多元化的意义,观者去解读的时候,它会有一种生发。

 

《安晚》187cmx48.5cm 纸本设色 2014

孙:以“微”观物,将何物邀请到画面,借助怎样的角度,行为背后应该是潜藏着您个人化的审美倾向的。

刘:我原先上学的时候关注过几个画家,虽然没有在技法上去达到他们的水平。那个时候就是认为自己手的功力到不了,八大山人,我特别喜欢他对一些物的一种个性化表达。只要是他画的,就是他,很有气场,或者说他特别独立的气质,让我着迷。还有就是沈周的静物,包括他画的一些日常的东西,蔬菜啊瓜果啊。最近开始考虑一些文人画,就是中国文人画的这种修辞方式,还有他们对物本身……因为文人画对“物”的阐释我觉得很微妙,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笔墨的表达方式,然而我的强项不是在笔墨上,就是说我希望能通过对他们的解读,然后影响我,或者是我对物体的这种观看的方式,包括我平时也画一些日常的东西,比方说之前的苹果,花,还有一些石头,鱼塘里的鱼,都是我观察来的,那些鱼就是那边那个水池子,一下雨,涟漪,然后的一些东西……就是说,很多东西都是通过对日常的东西有感悟,然后进而联想到语言,比方说涟漪,必须用白粉画,然后白粉再去覆盖,包括雨,先是想到了雨,然后后来生发出涟漪,然后又是雨和涟漪的一种叠加,他这样就是画面当中……因为我这个语言方式本身是平面的,我想让它做的再丰富的话,只能说是在一些方式上,即在平面当中,又产生不同的节奏,就是在这个“度”里边,尽量做的丰富,不可能说让它水墨特别强烈,或者是有克制的去做这个“度”,我觉得这就够了。

 

《雨霖铃》 纸本设色 136x68cm 2015

孙:对于绘画而言最终需要一个落点,那么这个落点,通常是图像,如同文学需要落在文字上。艺术家在表达的时刻,即使与古人一样面对同一题材、内容,选取物象的角度和方式呈示出审美意识的差别。我在您作品当中看到的,是一种新意义的赋予,而这个意义是多向性的。我们再看“梅兰竹菊”会产生与往昔不同的读解,符号本身没有变,但显然它已非情操载体,意义生成系统发生了彻底的变革。

 

刘:其实它是一种对中国人的关爱方式的一种延续,“梅兰竹菊”它是一个符号,它还可以是别的东西,它是文人画的一种观看方式,抒情方式,表达方式。因为我前期做的是一种语言的呈现方式,原先考虑是语言更多一些,现在形成的这种语言方式大概前几年做的都是这方面的努力,就是怎么样让自己的语言具有东方性,还要现代性,还要总结出一种规律来,这个规律要符合我自身的气质,我自身的方式,而且其中还具有独立性,不同于他人,或者说一看就是我的标识性,因为考虑的比较多,包括一些大文化上的、其他文化的、造型规律的学习或者是总结,这个阶段可能更多的是用在人物画上,但是后来考虑的是一旦造型观成立,你还可以在你的题材上,在你的思维方式上会更宽泛,其实我觉得你想再往前走的话,确立一个人,确立一个画家他的语言的能力的话,就是说他的语言画什么都可以,可以演变成任何东西,无论是画什么东西它都会具有你的气质和你的独立精神,而且你的语言方式里面没有其他人的影子或者是叙述方式的影响。后来我就考虑说,因为之前有这个情结,我喜欢文人画,喜欢文人画那种比较内在的叙述方式,很文气,因为我自己玩儿的这些造像啊文房啊,其实我也想希望通过一种语言方式和它对接,包括我前一阵画的册页和手卷,其实也是想在这上面有所尝试,在形式上,用我的语言,和原先的东西有一种衔接,也做了一些尝试。包括我自己喜欢的八大山人,沈周,还有一些也比较独特,包括齐白石,他的东西,就是象征性,其实中国画的东西就是象征性,拿一个物,这一个物说出很多东西来,来比喻,来形容它,然后拿另外一件和它相衔接,这就是中国人的一个方式,借物抒情,用这种叙述方式结合我的语言,包括我所关注的一些东西,来延展它,在我的题材上,我的叙述方式上让它更细化,原先考虑的可能更多的是外在的东西,现在可能倾向于心理上的东西。

 

《冬鹿》136x68cm 纸本设色 2015

孙:这种转变是必要的,很自然。中国文化当中有一个重要的美学特质:蕴藉、含而不露,无论是哪种艺术形式,音乐、文学、美术等等都是一样的,一定不是现实的,不是直抒己见的。若要说一件事,表达的一定不是事本身,而可能是最外层、最表象的东西,它里面还有一个等待被观看和理解的核。

 

刘:当然这个也跟个人受的教育程度有关系,有的人可能会做的更超前,或者是更反叛,像我们这种学院背景的可能做得相对来说更温和一些。

孙:这次展览想探讨的另外的问题是,我们还能不能在当下这样一个较之以往更加浮躁的时代,静下心来思考一些广阔的问题;能不能在旧物之间发现新的文化指涉;能不能在艺术家的图像背后发现个体美学;是不是可以凭借一种新的方式来回望传统、面对西方文化,回归到自己的核、自己的根脉上去长出枝叶……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差别在于心理、在于基因、在于内质:这是我们历经百年中西融合、30年深度文化对话之后,需要重拾的问题。

 

刘:其实画家到最后做的是一种美学方式,到最后,语言方式形成以后,你所关注的内容和方向是一种美学方向。我们这些人可能刚刚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也会朝这方面走。东西方对物的态度不一样,西方人是功能性的东西,他画静物也是,就是酒杯,就是葡萄,没有弦外之意,但是东方的东西它就比较隐晦了,多义性。它是语言变通,方方面面的,不同领域地域人的习惯,肯定会产生这种东西。那在这里面它产生的这种造型的规律,包括中国古代的造像,造型方式,每个时代,秦汉是一个方式,唐代一个方式,宋代一个方式,元明清,每个都不同,但是它里边的造型的规律是不变的,因为它是中国人的固定审美,但是它会有差异。宋代的器物都是纯素的,魏晋的东西就比较讲风骨,比较散淡,包括秦汉,汉代的东西比较概括,喜欢概括的弧线,颜色用的也很少,就是黑白红就这几种颜色,包括颜色也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固定的审美心理,秦人善黑,汉朝就比较崇尚红色,宋人就比较喜欢偏灰的这种素色,纯白纯黑,包括蓝灰。色彩是能反映一个时代的审美心理,把这个东西掌握以后,每个时代的审美心理掌握了以后再去学它的绘画和其他东西,你就能知道他为什么用这个颜色,这个颜色和这个颜色配它能产生一种什么心理……

 

 

———————————

参展作品(刘琦)

《一段感情的长度》How Long the Relationship Lasts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68×136cm

2015

《心之花》The Flower of Heart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136×68cm

2015

 

《雨霖铃》Bells Ringing in the Rain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136x68cm

2015

 

《松与竹》Pine and Bamboo

纸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Paper

136x68cm

2015

 

“微物之辞——当代水墨的文本意识及其叙述

Phraseology of Subtlety - The Text Consciousness and Narration of Contemporary Ink Art

 

 

 

 

 

策展人 CURATOR | 孙欣 SUN Xin

 

参展艺术家 ARTISTS

 

党震DANG Zhen / 高茜GAO Qian / 姜吉安JIANG Ji’an

刘琦LIU Qi / 沈勤SHEN Qin / 张见ZHANG Jian

 

 

展期 DURATION | 2015.11.18——2016.01.10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