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玉衡艺术中心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9.5
  • 印象:
    新水墨 展厅大 高端 专业 有腔调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1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上海-普陀-莫干山路M50艺术区
您所在的位置:玉衡艺术中心>画廊动态>正文

【玉衡·访谈录】微物之辞 | 张见访谈

2016-01-15 21:14:53           来源:玉衡艺术中心

 

玉衡艺术中心于今年11月18日推出了展览“微物之辞——当代水墨的文本意识及其叙述”。此次展览特邀评论家孙欣担任策展人,集合了在此主题下的六位当代水墨艺术家党震、高茜、姜吉安、刘琦、沈勤、张见。展览前期筹备过程中,策展人和玉衡展览团队走访了六位艺术家工作室,交流过程中和艺术家的深度交流不断碰撞出思想的火花,递升了展览的主题性呈现。

 

以下为策展人与艺术家张见的访谈内容。

时间:2015年11月20日

地点:张见工作室·上海

人物:张见×孙欣

 

———————————

孙欣(以下简称孙):今年玉衡艺术空间的年度收官展“微物之辞”即将启幕,我希望通过这个展览由一个相对小的切口展开面的探索,从“微”的视角(我们说精微也好,微观也好)打开艺术家的世界观,寻找他们个体美学的差异。图像的差异太过表象,发现图像背后潜藏的文本意识更有意趣和价值。而我惊喜地发现,以往多有关注的艺术家,他们的美学都具有极强的“微”性质,采取的也大多是内倾性的观照方式。我特别想听一下,您对这个展览有怎样的理解。

张见(以下简称张):收到这个展览的邀请函,我觉得展览主题正好和我这段时间的创作体验是高度契合,这六位艺术家我都比较熟悉,大多数人在这个展览当中是有一些姿态的微微调整,更加贴切展览的主题。比如高茜,看似从自然观出发,从一个极其微小的东西出发,但是特别女性化的视角,也是特别私密的视角,层层剥离后你会发现,远远超越原来我们中国画里的花鸟画的叙述方式和逻辑。对于我来讲,从我早年对意大利文艺复兴绘画的崇拜,以至于我想用中国唐宋的经典传统对接西方绘画的古典传统,这一阶段过去以后,一直到《袭人的秘密》、《警幻的预言》成为对这一时期的总结。对于经典文本的对接,无论是从绘画语言上的对接,还是体裁上的对接,甚至是情绪上的对接,我都想找出更贴切而自然的无缝对接,逐步走向更抽象的文化意识的体验,尤其是这次的这组作品,基本上是跟中国的古典文学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比方讲《藏春册》,作品构思的由来有其文本来源,宋玉、孙光宪、曹植、吴均。我从这些古代名士的诗词当中提炼出对于女性的“态”的描绘,用“态”去表现情绪化的东西,更抽象反而更准确,这也是为什么我将这套册页取名为《藏春册》的原因所在,“藏”的意味就在于此。同时,“藏”字也是中国文化里最重要的一个美学特征。中国人的美学倾向迂回,不直接,形容一个女性的时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我们不知道具体美在哪里,但是你总是觉得这已经美到极致了。


《袭人的秘密》

孙:中国绘画、书法、文学三者之中,绘画出现得最晚。三者不但具有完整、连续的发展脉络,而且背后还依循同一个强大的精神传统。文学与绘画,两者依从同一意象库抽取元素,具有天然的亲缘感,在看您作品的时候如同在阅读视觉化的文学,《洛神赋》等文本自然而然翻涌出来。

张:中国古典诗词的凝练与微妙今人无法超越。如果我们从词汇本身来讲的话,比如曹植的《洛神赋》里,形容女性的美,“流风回雪”,那是给人怎么样的一种对于美好的遐想。所以《藏春册》的“藏”字另有一层含义,“凝雪”、“映月”、“流风”、“镜花”藏尾的四个字连起来暗合“雪”、“月”、“风”、“花“。至于展览中另外一件大作品是我今年的新作,也是就着这个玉衡的展览刚刚好可以赶上。画名《山桃红》取自《牡丹亭》中的一个曲牌名,那是一段非常香艳的唱词。对于整个画面的结体来讲,最近两年我是回归传统的,但是创作意识却更抽象、更激进。这种交织也是原来我创作态度的延续,我喜欢这种缱绻交织的感觉,我喜欢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对于“微物”之“微”,此处并不与“宏大”相对,而是一种着力方式,着力点越小,压强越大。蝴蝶振翅带来的也许不是涟漪,可能是惊涛骇浪。对于“微物”,我觉得可能是艺术家心底里面一些看着不起眼的东西,但那种对物的自我的认识,可能是每个艺术家所述之“辞”的价值所在。

 


《藏春册》- 映月

孙:《山桃红》在我看来,呈现的是多重关系:虚与实、隐与显、内与外、物与我,观照与想象、平面与立体……艺术家观物,观看角度一开始就存在差异,而后思维结构又强化了这一体验的差异,最后落实在“辞”,艺术家之于图像的编织之中又存在差异。

张:以前你给我做过一个非常完整、全面的访谈,你对我这么多年的创作应该有着非常清晰的理解,我想这两年的变化你也已经看到了,我想我会坚持下去,但不一定会停留在现在既有的这个位置,我会慢慢更加地深入去投入传统和当代这种对接上面,从手段到目的,生理到心理。而在画面的具体表现上,我不觉得在这种类型的画面,人物推到前面来会对画面表现有任何好处,就像我们体会古代的诗文一样,“流风回雪”,它什么时候把人物往前推了?曹植却用一种带着仙气的,抽象的美感把它表现出来了。我们前一阵子在山东济南一起参加那个“诗对画”的活动时,我也曾经讲到,中国古典传统里面有几个对我的创作特别受益的部分,“专注、迂回、超自然、性高远”,这些是中国传统中最为高华的部分,随着当代艺术家个体经验的注入,它有着复活、造血、生长的各种奇妙的可能。

中国传统绘画对于自然的描绘,即便反映自然,也永远不是自然本身,而是一种超自然的状态。西方绘画中的花卉,常常是标本、色彩表现的载体,而在中国绘画中,一枝兰、一剪梅都成了寄情达意的工具。两者的目标不完全一致。

张见 《山桃红》绢本设色 117×182cm 201

孙:荆浩就在《笔法记》中以儒家“比德”思想赋予松树精神。又有宋代《宣和画谱》:“花之于牡丹芍药,禽之于鸾凤孔翠,必使之富贵,而松竹梅菊,鸥鹭雁鹜,必见之于幽闲……”古人面对具有意象共鸣的物事,往往具有惯性的语义勘定和形意联想,而身处当下的艺术家需要重新发现、再造物事的潜在意义。

张:当然还包括叙述逻辑与方式。而绘画以品格论,只有在中国画史中出现,并成为历代中国绘画的心灵向导。我并不排斥其他画家做一些特别直接或者反其道而行之的艺术。但是对我来讲,我有这样的心结,我的东西无论表现什么,都仰望“高远”。

 

———————————

参展作品(张见)

《山桃红》Red Mountain Peach

绢本设色 Ink and Color on Silk

117×182cm

2015

《藏春册》- 封面Hiding Spring-Cover 

绢本Silk 

58x83cm 

2015

 

《藏春册》- 镜花Hiding Spring-Flowers in Mirror 

绢本 Silk 

58x83cm 

2015

 

《藏春册》- 流风Hiding Spring-Flowing Wind 

绢本 Silk 

58x83cm 

2015

 

《藏春册》- 凝雪Hiding Spring-White Snow 

绢本 Silk 

58x83cm 

2015

 

《藏春册》- 映月Hiding Spring-Reflecting the Moon 

绢本 Silk 

58x83cm

2015

 

“微物之辞——当代水墨的文本意识及其叙述

Phraseology of Subtlety - The Text Consciousness and Narration of Contemporary Ink Art

策展人 CURATOR | 孙欣 SUN Xin

参展艺术家 ARTISTS

党震DANG Zhen / 高茜GAO Qian / 姜吉安JIANG Ji’an

刘琦LIU Qi / 沈勤SHEN Qin / 张见ZHANG Jian

展期 DURATION | 2015.11.18——2016.01.10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