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北京公社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AGA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3
  • 印象:
    才子冷林 型男冷林 关门状态 距离感 有气场
    确定
  • 经营时间:
    18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北京-朝阳-798
您所在的位置:北京公社>画廊动态>正文

艺术市场:倒钱游戏与规则盘整

2011-04-15 10:45:07          

  “理性”是艺术市场2006年伊始便被广泛关注的话题。中国书画自去年秋拍出现的“冷静”气氛延续了一整年——以往100%的成交额滑落至60%已成为司空见惯的现象,随之而来的,是高价位拍品已难轻易实现和自卖自夸拍场“托手”队伍的日渐壮大。   一级市场的画廊同样值得同情,作为书画大省的山东2006年约有半数以上的画廊关门,市场的萧条使得大批量的当代中国书画作品价格跳水,很多当代中国书画名家的作品出现了“有价无市”的局面。   值得关注的是7月间傅抱石巨幅《雨花台颂》以4620万元拍出后引发的一系列争议,针对傅二石提出的该作品是江苏国画院旧藏,不该出现在拍场上的质疑,北京嘉信拍卖公司以“质疑方不能提供国家收藏机构曾藏有该画记录、不能提供丢失该画的报案记载”为由,以现场直播的方式大张旗鼓地将《雨花台颂》顺利拍出。《雨花台颂》事件前后都处于媒体关注的中心,但最后仍以江苏国画院和拍卖公司的缄默收场,戏剧性的结尾反衬出中国艺术品市场体制的漏洞百出。   相比之下,油画和当代艺术以雷同的模式加速趋向中国书画的发展路径:油画市场的崛起和当代艺术品屡创天价成为市场转型期的标志之一。相应而来的,是拍卖公司油画拍品的蜂拥而出和经营当代艺术的画廊数量激增。   3月31日,张晓刚的《同志120号》以97.9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809.79万元)在香港拍出,随后的北京保利和中国嘉德春拍油画专场皆突破亿元大关,许多画家都创出个人拍卖新纪录;6月,北京翰海春拍,一件从海外征集的徐悲鸿《愚公移山》以3300万元创造了国内油画拍卖纪录,11月26日,香港佳士得秋拍,徐悲鸿的《奴隶与狮》以5711.28万元再度刷新纪录;年末,刘小东的《三峡新移民》在北京拍出了2200万元轰动一时;12月17日,北京翰海秋拍,吴冠中的油画长卷《长江万里图》拍出3795万元人民币的高价,一举创下两项价格纪录:吴氏个人作品的最高价和中国当代油画作品国内最高价。   艺术投资还是倒钱游戏?   来自雅昌艺术网的最新统计资料显示,2006年,中国艺术品拍卖业绩达500万元以上的有100家企业,其中,业绩超过10亿元的拍企有4家,即佳士得香港公司、香港苏富比、中国嘉德及北京翰海;业绩在10亿元以下、1亿元以上的拍企有29家,这29家拍企主要分布在北京,业绩在500万元以上、1亿元以下的拍企有77家。100家拍企共举办拍卖场次684场,总成交额近150亿元;同期进场的还有成群结队的新画廊,北京地区的798、酒厂、宋庄,上海的莫干山路,重庆的坦克库……一夜之间,那些老旧的废弃工厂变身为热钱涌动的金矿,究竟有多少热钱在其中流动就更难以数字统计。   事实上,中国的艺术市场还未摆脱数量扩张阶段由于制度不健全而形成的盲目扩大之势,数百亿的热钱不少是希冀短期收益而暂时进场。“投资”和“投机”经常会划上等号——按照国际惯例,艺术市场的精品大都是5至10年后重新上拍,而现在在国内越来越突出的现象是,很多拍品在2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又回到拍场,2006年甚至出现了上海拍完直接拿到北京重拍赚取差价的个案。画廊业更是如此,“只要有钱赚,其他朝后看”,数量众多的本土画廊因为急功近利而放弃了培育市场的责任,“先捞一把再说”。   迅速倒钱的市场流行在某种意义上把一些隐含的财富显性的表达,众多机会主义者和投机分子在艺术市场上的胜利狂飙成为教材。于是,带有古典色彩的冒险精神在2006年一度成为“一夜暴富”的新精神,这是导致艺术市场跌宕起伏的根本原因。   投机的泛滥确实在某些方面引起了失控,他们给艺术市场的健康发展带来了不可预期的危险。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张新建直言:“书画市场之冷,反映出收藏者在真假难辨、良莠不齐的市场面前信心不足。”文化部2006年制定的《文化市场行政执法管理办法》表明了政府“规范艺术市场”的立场,但这个法规显然面对着众多复杂而具体的问题。   新一轮洗牌:市场规则盘整   回顾2006年,我们看到的是市场对于旧有的价值规则的无情冲击,以及这种冲击下正在孕育着的新规则的重建,这种重建源于操盘者对未来激烈竞争的认识和市场发展趋势的长远目光。   各大拍卖公司2006年已经有所动作。首先是压缩拍品数量,不再制造浩繁的“天价”拍品。如中国嘉德在2006年春秋两季拍卖中共推出9400余件拍品,而2005年这个数字是1.3万余件;北京荣宝2006年两季共有1300余件拍品付拍,2005年春秋大拍推出拍品2300余件;天津国拍2006年春秋两季大拍有1200余件拍品与藏家见面,2005年有2000余件;上海崇源2006年春秋两季大拍推出1100余件拍品,2005年推出2300余件……从这些数字的强烈对比中可以看出,压缩市场投入数量、走精品路线已经成为2006年全国各地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的主流,而作品估价也都在市场价格上下;其次,针对拍卖的品类进行深度开发,对于油画、当代艺术加大投入,并将特色专场深加工——嘉德2006推出的“翦淞阁精选文房名品”、“中国当代艺术20周年专场”等都是年度的亮点。   而一级市场的画廊行业也有变数。初具规模的画廊集中地也呈现出不同的区域特征。每个艺术区都有不同的领军画廊,诸如酒厂艺术区的阿拉里奥画廊,草场地的三尚艺术、798的常青画廊、空白空间、北京公社等都以雄厚的资金实力和优秀的操盘团队成为区域性的代表,他们因为代理着方力钧、王广义等一线明星,某种程度上引领着艺术市场的人气和风向。其实艺术区内每一家画廊都有自己的手段:房方的星空间在2006年成功推出了《HI艺术》,以时尚和调侃的文风在业界迅速立足,短时间内的广告收益便收回发行成本;长征空间则以一系列艺术计划和影像作品备受关注;酒厂艺术区已经有艺术家成立了拍卖公司,发动批评家们举办大展,作品送拍……无论是谁,只要在艺术市场里抢占一个天时、地利的先机,都可以在迅猛竞争中分得一杯羹。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