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太和艺术空间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AGA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3.9
  • 印象:
    艺术老兵贾 主攻水墨 支持其观点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21年
  • 展厅面积:
    500平米
  • 地    区:
    北京-朝阳-798
您所在的位置:太和艺术空间>画廊动态>正文

纵使身落骂名 但求无愧于心

2011-10-09 14:01:58          

纵使身落骂名 但求无愧于心

                              
                ——贾廷峰直言艺术市场与法规詬病
 
 
郭艳vs贾廷峰
 
郭:我听说中博国际拍卖会提出了创造性的理念,比如由金融机构对拍卖会上当代艺术家的作品的真实性提供担保,另外还有对部分当代书画提供按揭购买服务。
贾:对,这实际上应该是个大的金融机构来干的事,我们干了,这场拍卖会非常成功。我在征集拍品的时候就要求他们提供承诺书。你对你提供的拍品签字,终身保真。我对收藏家终身负责。这才叫游戏规则。这对东方的观念是一种挑战。
郭:为什么很多拍卖行或者画廊都不承诺保真呢?
贾:首先中国没有一个绝对权威的机构能够鉴定。谁说了算?第二,中国艺术机构原始积累都比较差,为了生存赚钱它没办法。但是现在经过20多年,有的画廊实际上有实力了。可以放慢脚步来做些真正的好事了,对收藏家艺术家都有个交代。任何事情总是从无序到有序,有个过程,我们只不过想把这个过程缩短一些。另外一个,利欲熏心。谁也不会找这个麻烦。你看我搞这个很累,自己跟自己挑战。你想想,一千多张画,我能做到万无一失吗?但有一点我能做到,我能保证我良心上不会蒙你。我做这行十几年了,当代艺术家我几乎都比较熟悉。即使我不熟悉,我的很多朋友也很熟悉,我找到他们很容易,大不了我找画家本人签字。我既保真了,又拒绝恶炒,然后让市场来检验市场。这个市场就有序了。
郭:做这个事情的过程中会不会得罪人?
贾:当然啦,但是我得罪的是小众。其实很多画家从心里应该感谢我。因为他们现在要的价很高,其实有价无市,也很尴尬,自己把自己架空了。
郭:他们也想通过这种方式把自己的身价提上去。
贾:我一直赞成社会越进步,分工越细。各干各的,各就各位。你搞媒体的,你要去卖画就不对。现在一个画家扮演多种角色,又是社会活动家,又是宣传的,又是卖画的,乱套了。
郭: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中国画市场的秩序都形成不了呢?
贾:从根本上来说是中国文化自身的缺点。是中国画本身带来的,中国画是讲究往内看,讲究心灵的东西。而且中国的宣纸和笔墨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中国画实际上是文人画,文人画讲究情境。但现在的画家画画非常快,我见过不说谁啊,一天画十张四尺整张小意思。一张五万,一天五十万。他快,他这个量无法控制。跟文化本身有关系,根出了问题。为啥油画家有代理有签约呢?国画家想签约太难了,我签过十几个,但是现在能保持合作的不多了。
郭:您一般签几年呢?
贾:有签三年,有五年的。松散型合作。
郭:听你说一直想写篇文章“我拿什么拯救你,混乱的当代中国画市场”。
贾:对,我做了十几年的画廊,做了一两百个当代国画家的推广。我做代理,又做拍卖,90年代初我就做拍卖。对当代国画市场了解比较全面,我应当有发言权,而且我有责任。我是实践者,是受益者,也是受害者。因为我懂画家的辛苦,做为杰出的艺术家也不容易,几十年也出不了一个杰出的艺术家。像吴冠中,一辈子追求艺术,用心灵去绘画。其影响走向国际。
郭:那么我们谈谈这个市场目前的状态吧?
贾:中博拍卖会我征集了一千多张作品,直接从画家手里拿到的不到十张。瀚海、嘉德绝对不做这种事情。而且这场拍卖会没有门槛。有一百块钱的画。也有一千万一张的画。我实行无底价拍卖。我在这个过程中每天接到无数个画家的电话。天天埋怨他的价格定的太低。中国画家早就脱贫致富了,画家应该安心地画一些好画,每张画有自己的证书,然后交给代理商。中国画因为画得快,数量多,一家画廊签不了,但是你可以找过去和你打过交道的十家、二十家画廊联合做啊。你把利让给他,比如一个一线画家一年能画两千万的画,两百张,一个画廊根本做不了,但是如果十家二十家画廊来分,一家一百万,不就解决了吗?中国的国画家不适合签死约,但适合联合坐庄。这样画家也心安理得了,安安静静画画,画廊也有利益。大家一起干,这个市场慢慢游戏就好玩了。现在无序嘛,各打各的算盘。现在很多画廊老板让画家闪了腰,伤了心,有的画家,实际上他们都成了社会活动家和商人,一些画廊老板则成了艺术家了,是他们在研究艺术。很多画家对多少钱一尺很感兴趣,而画廊老板对谁画得好感兴趣。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很挑剔的收藏家,你没有比他还要敏锐的眼光,比他还要丰富的知识,他能听你的?他白花花的银元会给你?所以我们必须要比他懂很多倍。
郭:反过来也有一些画廊老板让画家伤心吧?
贾:当然有,都是双向的。很多画廊老板短视,利益至上,今天一千买的,明天一千一百就卖,这就把画家也害苦了。还有呢,老板带着画家去走穴,大量的笔会,应酬泛滥。走穴是在特殊的环境下,价格体系是完全混乱的。
 
郭:我回过头来问一下,当时你怎么想到对艺术品提供担保和按揭的呢?
贾:担保和按揭,为什么有这种想法。因为我知道做为收藏家,我买到赝品的痛苦。很窝心呀,大把的钱买了废品一张。跟任何人说都不好意思说。找人退,谁给你退?到现在为止,为什么好多人想收藏而不敢收藏啊?因为他认为门槛很高。中国画家那么多,我不可能都跑到画家家里去吧?而且跑到画家家里又很贵。他们贵有几种原因,一,你不要找我买画,干扰我画画。你找我的代理人,我这很贵,他们还便宜。这种艺术家值得尊重。第二种贵是互相攀比,虚荣、要面子,他是我的学生,他是我的同学、同事,他一万一尺,凭什么我五千一尺啊?其实市场根本不认。还有就是漫天要价。价格和艺术品质不成正比,这也是中国画市场混乱的一个原因。很多画得好的没人宣传的,更没市场。
郭:有的艺术家说现代社会信息那么发达,不可能埋没天才了,你觉得呢?
贾:我不认可。比如衲子,他就是中国写意画一流高手,他不屑于宣传、炒作。他画给他自己看的,他画给喜欢他画的人看的,卖不卖画无所谓。这种人境界很高。将来留下来的是这样的画家。
郭:他的价值终归是会被社会认可的。
贾:价格和价值应该是成正比的。最后能站得住的肯定是画得好的、有学术品味的画家。历史会承认这些人。时间会证实这一点的。
郭:对,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发光有一个时间过程。
贾:30岁以前的年轻人想在中国画上出成就,是非常难的。搞当代艺术的艺术家有可能,因为当代艺术注重观念和灵感。
郭:您转型做当代油画这一块,是否认准年轻人?
贾:也不一定,认准好的嘛!我喜欢的。按照自己的审美标准,通过自己的眼睛去发现。
我发现我的审美标准提高了,很多当代国画家已经很难打动我了。
郭:我似乎听出潜台词是,当代油画对您的冲击力度要比国画大?
贾:那肯定啊。当代国画有很多腐朽的东西,程式化的东西。画家自以为是,在小圈子里绕来绕去。不断地在重复。但是油画和国画在最高境界是碰撞的。比如说衲子和曾梵志、刘炜的力度是相当的。高智慧的人在最高层是相通的。
我涉入当代艺术这一块还不是很深,我认为至少当代艺术家还很可贵。他们身上有鲜活的东西。鲜活的生命力。有人文关怀,关注生命本身。这是国画家要学的。一些国画家比较酸,自以为是,洋洋得意,不尊重很多个体的生命。老认为自己是老大。老子天下第一。我认为艺术家应该是个体的,只有个体的才能有鲜活的生命力。
郭:其实油画家可能也会面临国画家的这种尴尬、难题。
贾:当然,中国人本来是不画油画的。油画是西方舶来品。油画承载的西方文化的精神要多一点。如果用中国人的智慧,加上西方文化的表现形式,和对世界全新的认识。我倒认为这是中国文化的希望。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