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泰康空间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1.9
  • 印象:
    展览质量高 楼顶不错 好玩 空间赞 网球场好玩
    确定
  • 经营时间:
    19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北京-朝阳-草场地
您所在的位置:泰康空间>画廊动态>正文

小青年们的广场舞

2018-04-12 12:36:42          

嘉宾与观众在展览现场

2016年6月3日,首次“日光亭”项目论坛在泰康空间举办。论坛基于泰康空间今年重启的“日光亭”项目展览设立,将伴随展览的不断更新,陆续邀请参展艺术家以及相关领域艺术家、学者、策展人等不同身份的艺术工作者和学生,参与设定话题或超越话题的头脑风暴讨论。本期论坛源自展览“梁半:轻微脑震荡”,以“影像与日常批判”为题,嘉宾为艺术家梁半和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教师祁震先生。同时,来自央美实验艺术学院的部分学生也参与了论题的探讨,此处我们将分享一段精彩对话。

 

嘉宾简介  

 

梁半,1985年出生于中国广西,现生活工作于北京。个人创作轨迹触及录像、装置、图像、绘画等综合艺术形式,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他的工作方式有点像失联的掘墓者,在现实的真空中漫无目的地将各种有待考证的信息从普世意识形态中抽离出来,然后将其连接到个人和社会政治的悲剧中,使信息成为不可知的“剧场”。

祁震,生于1976年,现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主持影像艺术工作室教学。1999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版画系获学士学位,2004年毕业于法国北加莱高等公立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201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研究方向获博士学位,导师吕胜中教授。

 

精彩片段  

梁=梁半    祁=祁震

祁:我之前写的一篇博士论文,关于对影像语言的研究,涉及20世纪60年代,影像刚刚进入艺术领域、艺术家刚刚开始拿影像做创作的那个时期。如果拿那个时期跟现在作对比,我觉得刚好还很像。因为正好是60年代,电视刚刚普及,节目也不是特别丰富,好多大的电视台主动要求跟艺术家有些合作。但后来艺术家开始意识到,电视实际上一方面是一个商业集团传播商业利益的工具,另一方面是统治阶层宣传他们意识形态的工具。那时很多艺术家,比如白南准,他们以影像为媒介、以电视为媒体,去批判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宣传的方式。所以对比现在手机的普及、信息以及图像的爆炸,我想问问你作何态度?

梁:我觉得更多的是生活和感受吧。作为艺术家,可能更多的是从自身生活出发。当然也有一种倾向是我们想要去反手机。很多App,包括手机的各种功能,它其实是一种变相的统治,它会让你习惯用这个东西。比如广场舞大妈,就像以前红卫兵,她们在广场放那些音乐给你洗脑,让你去广场上那样跳舞。现在手机可能就是年轻人的广场舞。就是一种比喻吧,这个比喻可能也不太恰当。

论坛现场

论坛现场

祁:另外,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联系就不是那么直接了,大多是通过影像、通过图像、通过手机建立起来。

梁:对,这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可能是更高一级的统治阶层,想通过这个东西来改变你的生活,改变你的思想,甚至改变你的行为,达到一种逐渐深入的控制。

祁:这个肯定是存在的。因为我前段时间去参加一个培训,遇到一个其他学校的计算机老师,他说他当年的很多本科同学,后来自己出来做互联网。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在线旅行网站就是他们做的,现在这个网站被卖给同行业巨头。他们就是想做一个没有一架飞机的航空公司,其实他们是把这些航空公司卖不出去的座位全买下来,再通过自己的平台出售,做一个专门功能的App。这样其实会方便大众,但是就像你说的,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其实会被这种东西所控制或影响。

梁:对,这批人掌握的是大数据。

祁:我刚才注意到你作品里的一些细节,它们都有一些时间的概念。好多影像艺术作品中,时间是模糊的,也许通过光线的变化可以隐约推测到时间。但是因为你直接拍摄了手机,手机上都有时间显示。作品中的手机是你自己的手机吗?

梁:对,就是我自己的手机。这里面的所能看到的信息就是我个人的生活状态。可能很多年后再来看,会变成老古董。

祁:但又是个人化的,你又想跟别人展示出来,跟别人分享,这个你觉得不矛盾?

梁:不矛盾,每个人都使用智能手机,其实大同小异。这些作品从我的生活中来,也是深思熟虑的。比如《Fuck》那件作品,手机所处的环境画面中出现的每件东西其实是有暗示意味的,或者与手机中的图像相关。

《Fuck》,作品截图

祁:比如说复活节岛的这件作品(《如何轻微脑震荡》),你是先看到复活节岛照片开始做作品的吗?还是先看到这个正在刷新的圈儿才去找的照片?又或者纯粹是一种偶然?

梁:复活节岛是我之前方案中的素材,但是后来发现有这个圈儿,可以对应上,所以我就把它放进来了。没有一个很固定的程序,可能是某个偶然的瞬间想到的。这些资料的积累,指的是我在平时感觉到它可能有一些发展或者可能性,我就把它存在我的资料库中,可能过了很久才突然有个契机去使用它。同时,这些素材和最后的作品,与我的经历、生活是密不可分的。如果我没有一段异国恋,是无法做出《日落-日出》这件作品的。日落在我们的意识中代表一种消失、一种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伤感,这种伤感容易用于抒发爱情。 《如何轻微脑震荡》,作品截图《日落-日出》,作品截图

祁:你的作品一瞬即逝,大家可以把这些小的影像作品当做手机里某个朋友发来的东西,看完就可以忘掉。你其实也有一些追求这种感觉,就是介乎于微信朋友圈互相传递的一个小视频和一个小的影像作品之间的东西。

梁:对,就是模糊了艺术与生活之间的界线。

 

\ 日光亭项目 \

始于2012年的“日光亭”项目以泰康空间二层展厅为场地,旨在为艺术家实现具有整体性和实验性的个人项目提供更加灵活机动的平台。2016年“日光亭”项目重启,一方面延续了对不同项目方案的差异性的尊重和开放的思路,另一方面则尝试以最大限度保留作为个体的艺术家在因地制宜时所带入的不确定感和连续性的结合,通过呈现艺术实验的复杂性以打开多样视界与丰富讨论。

艺术家、策展人均可通过以下方式投递展览方案至泰康空间: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草场地红一号院艺术区B2
邮件:info@taikangspace.com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