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原曲画廊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5.9
  • 印象:
    可以去看看 好多灯 学术性强 看着挺好 还可以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3年
  • 展厅面积:
    420平米
  • 地    区:
    上海-青浦
您所在的位置:原曲画廊>画廊动态>正文

钢铁大男孩——开幕式发言稿

2015-06-05 16:41:25          

时间: 2015.05.24(周日)下午4:30
地点:原曲画廊

司仪:
各位来宾,下午好,《钢铁大男孩——韩巨良油画作品展》开幕式现在开始。非常荣幸地向大家介绍一下光临和出席今天开幕式的嘉宾有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龚云表先生、上师大美院院长俞晓夫先生、上海大学学术学院美术史任系主任教授博导李超先生、美术评论家邵琦先生、著名艺术家殷雄先生、著名艺术家刘大鸿先生、著名艺术家张晨初先生、原曲画廊董事长彭小苓女士,以及本次展览的主人,韩巨良先生。下面我们首先恭请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龚云表先生致词。

龚云表:
各位朋友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够来参加这个展览的开幕式。韩巨良是一个非常专注画火车头的画家,坚持了那么多年的画家。他最早是80年代末,87年、88年开始画一直到现在,近30年这样能够坚持不懈而且是不断的在同一题材下面的对语言的探索与提高,这个在我们国内也不多见的。而且他今天这个展览的仅仅是他几个风格之一的作品,这些作品,我感到从他整个创作的历程是个水到渠成的结果,作品里面融合了当代艺术的精神,而且把他的那种观念放到里面去,把自己个人和艺术的对接通过对蒸汽机车怀旧,对工业蒸汽时代的怀旧并与创作激情观念结合在一起,我感到非常的不容易,他的艺术精神,从他的作品中反映出来,令人非常的佩服。所以这个展览我觉得是对我们当下艺术的一种样式,不论是艺术本体还是语言,韩巨良的风格、他的当代艺术的一些观念的结合,都值得好好的探讨。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样的一个展览。

俞晓夫:
各位好!我没什么准备,我祝贺我们的韩巨良,这个教授办了一个如此成功的个展,那么就向刚才龚老师说的那样,这个展览是一个非常具有当下性的具有现代精神这样一个个人展览。韩巨良已经坚持了很多年,应该说是从当代艺术进入我们中国以后,就开始了。因为韩巨良原来在浙江美院画的是传统的油画,到现在坚持这么画,我觉得就是完全是一个成功的转身,我再次向他表示祝贺,我特别喜欢韩巨良的这样一种坚持,这样一种认真,同时大家还知道这个火车头其实和他的整个家族也有关系,他的父亲就是当年画《铁道游击队》连环画的韩和平老师,所以这也是有一点点传承。到了他这里火车已经不是韩和平老师铁道游击队那个时候的火车,已经变成现在是现代性很强的艺术表达。我觉得好像韩巨良老师这样的展览也办过几次,我每次看到都有一种新鲜感,说明他的作品应该说是艺术青春常在,生命力非常的长久,我再次祝贺他,我代表上海师范大学向他祝贺,还代表我自己,向他祝贺。谢谢大家。


李超:
各位下午好!我首先向韩巨良老师表示祝贺。我和他是同龄人,在他身上感觉我们60后艺术的生命力还是生机勃勃,我要向他学习,在事业上、专业上要继续努力。我跟巨良兄其实是很要好的朋友,已经有几十年的交情,我也为他写过两篇文章,我感觉以前觉得韩巨良的画是在关注一个火车头,但是我今天感觉实际韩巨良是在画抽象画,我认为他不是在画具象画。那么龚云表老师在前言中写到就是说韩巨良的这个创作样式有点像塞尚画的那座山—圣山,我感觉这个是像,但是又不像,像就是说画家按一种常规的样式来寄托自己语言的探索,但是韩巨良又超越了这一点,韩巨良是借助架上艺术的外壳,实际上进行抽象艺术表达。他是制造一种错觉,他的这种实验性从价值上到他的行为上是贯通的,所以我觉得他是有当代艺术的一种实验性,表面上看是在画具象的火车头,实际上是在画一组抽象的机械图,甚至是对架上艺术的一种新的体验。所以我认为韩巨良是为我们60后艺术家增添了很大的光荣。再次向韩巨良先生表示祝贺,同时我也非常赞赏原曲画廊长期以来关注韩巨良先生的艺术,这也体现了他们的学术定位和眼光。那么因此这个展览能够在原曲画廊举行,我认为这是珠联璧合,所以再次祝贺原曲画廊他们的学术系列展览不断给我们带来惊喜,谢谢!

邵琦:
很高兴赶上这个展览,我跟韩巨良是同事也是朋友,这个展览上的画我都事先看过了,我觉得就是个疯子画几十年,一心描绘他的火车头,我觉得这个是一种理性的向往,但是对于这个理性的事情,他用无限的热情,在做同一件事情,我觉得坚持一个月,一年,大家都可以做,但是半辈子都在坚持做一件事,这一个多么疯狂的事情。同时说明他在原曲的帮助下,继续发疯,我们就能一直有画看,你发疯了,我们就能一直感受到美妙的画幅,谢谢原曲画廊,谢谢韩老师!

殷雄:
很高兴今天在这里参加韩巨良的展览,今天这个展览的题目就叫《钢铁大男孩》,我想这个有几个意思,一个是韩巨良一直是个大男孩,第二在艺术的写生和探索中,他就是个大男孩,他像孩童一样,非常用心的,不带有功利色彩的去描绘,在当下艺术中,这是一种非常珍贵的品质。同样他这个展览也很好的呈现了这种品质,谢谢!

刘大鸿:
其实当场有这么多评论家发表意见,我们搞实践的说话会感到非常的意外,而且一讲话很容易得罪人,所以我们基本都是做事情,很少说话。之前一次韩老师的展览,两年前我也到过,那个时候有个美院的联展请我去做个研讨,我没去,我觉得韩老师的展览,一个人可能比一群人还有意义。我崇尚个人,我觉得个人的东西是比较重要的。希望每个同学以后可以一个人走一条路,不要一窝蜂做一个事情,我觉这一点非常肯定韩巨良老师的做法,两年前这样,两年后还是这样,而且感觉比两年前有更大的提升,我觉得今天看展览有很大的提高。谢谢!

张晨初:
韩巨良老师是我非常要好的一个像老大哥一样,我刚刚碰到他夫人,我问她老韩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火车头的,她说她也搞不清楚,我想起码25年了吧,她点点头。我想在这里不单单要把掌声送给韩巨良,同时也要把掌声送给他夫人,他夫人坐在那边。作为一个画家的家庭来说,要是没有他夫人近30年的支持,也没有他近30年来的坚持。所以我们看到一个画家成功的背后,可能有他家庭更大的付出。谢谢大家!

彭小苓:
今天是艺术家在这里相聚,还有我们这么多的新老朋友们,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来支持韩巨良的展览开幕式,谢谢大家跟我们共同度过这个愉快周末,谢谢!

韩巨良:
感谢各位前辈、各位同事、各位同学来捧场,感谢!我就这一点,谢谢!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