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三木国际艺术中心
积分:10
加关注
  • 资质: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7.9
  • 印象:
    高大上
    确定
  • 经营时间:
    14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北京-朝阳-798
您所在的位置:三木国际艺术中心>画廊动态>正文

陈丹青:《西藏组画》是美术界用来梳理这三十年的账

2011-04-15 11:25:15          

 

 

 

陈丹青现场为三木国际艺术中心题词

  由三木国际艺术中心举办的《陈丹青版画展》将于2010年5月16在新光天地五层新光文苑开幕。2010年5月12日雅昌艺术网在展览开幕前采访了陈丹青以及三木国际艺术中心策展人迟首飞。

  雅昌艺术网:前段时间毕加索的版画在纽约展出,他的那些版画极强的叙事能力真的很震撼,刚才看了您的这个版画册,里边您的《西藏组画》手稿版画那种很纯真的力量真让人感动,那您认为版画这种艺术形式有怎样的独特魅力吗?

  陈丹青:是这样的,中国教学里面有版画系,有很多人都是版画专业毕业的。在西方美术学院,没有像中国这样的版画系一说,你这个学期去学油画,另一个学期就可以到版画工作室学习,没有人说我是版画系毕业的,或者是油画系毕业的。国外说你是毕加索的版画,安迪·沃霍尔的版画,大卫·霍克尼的版画也很好,国外版画是跟人走的,国内是中国是人跟版画走。国外每个画家都做版画,毕加索一辈子的版画,我相信是论千的,他做石版画、铜版画,。中国爱说我是油画家,我不做版画,版画好像是比较低一级的样子,和跟国外的情况相差很大的。

  第二,中国的版画在这二十年,要比油画厉害。方力钧、徐冰、周春芽、中央美院的谭平、王华祥都是版画系毕业的。油画系这二、三十年的教学有很大的问题,它教你技巧,其实不教你怎么画画。画画在我看来,需要一个组织能力和一个想象力。油画专业强化油画这个画种的同时,把绘画变成一个画种,弄得要比画画重要。版画不是这样的,它上来就要组织,学会设计,要画宣传画、连环画之类的东西。此前的基础是一样的,都是画人,画石膏,版画系这些年出来这些人,他会带动很多人,所以今天看很多当代艺术圈特别活跃的人,其实他是版画系毕业的,油画总是被认为老大,其实没有几个特别活跃的人是油画系毕业的,更不要说像蔡国强、艾未未,这都是舞美系毕业的,以前在绘画圈是看不起搞舞美的人,他们是画布景的,可是最牛的艺术家现在是舞美系毕业的,次牛的是版画系的(笑),油画系我不觉得这些年出了特别了不起的人,除了刘小东,他太了不起了,但他是一个个例,不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我不想贬低油画系,因为我自己也画油画。但是文化大革命时候是画类似版画的连环画,插画。

  现在这样的机会天津工作室把我的《西藏组画》、素描变成版画,所以我又回到版画,但这回作者不是我,是天津的两位师傅,都非常厉害。准确地说这不是我的展览,实际上这是他们的展览,是他们做了这些版画,拿我那些图式做成了版画,我们在欣赏他们的版画工艺,他为了套色,为了准确,专门从天津跑来三、四趟,每次曹老师(22院街艺术区负责人)陪着来。技术是从比利时学来的,法国的纸,比利时的机器,荷兰的什么玩意,一整套技术,我很尊敬这样的人。

  雅昌艺术网:现在看来您觉得《西藏组画》对您个人和中国美术史都具有怎样的意义?

  陈丹青:这都是别人给我的定义,我没有自己想要这样,我那个时候就是非常想学法国人或者是苏联人那样画画,年轻人就想学人家,你染头发,我也要染头发,你弄耳环我也要弄,有一阵子特别想要像一个什么人,就是这样的。《西藏组画》至少骗我自己我很像,结果给他们说成了好像怎么、怎么样,那是因为因缘机会碰到那个时代,文革刚结束,我很幸运。如果这套画85年起来就不一定有人看,至少不会显得那么重要,可是它出现在80年,85年现代运动已经起来了,谁还看这样的东西,它要出现在72年又是另外一个情况,第一,我画不出来;第二,就算出来也是绝对被枪毙的,不可能展出。所以作品出现的时间和背景非常重要,《凤凰》要是出现在1985年或者怎么样,连当代艺术都被排斥,所以像这样一件作品,我画的时候是27岁,整整30年前,所以此后关于这一幅画的议论真的是跟我不太有关系了,是美术界要来梳理这三十年的账,算到那一段,有这张东西,就这样讲讲。

 

  雅昌艺术网:回国十几年,您几乎不参加我们普遍认为重要的展览, 只参加零星朋友的展览,即使很小的空间,反而书写的书比较多。

  陈丹青:我一直在画画,我画的画比写的东西多,但是从来不展览,你要看现在东站画廊有,但那是我十多年前的东西,我回来的时候在清华是画得少,这些年,尤其是这一两年天天在画画,我下午还得去,天天在画画,但是我不展出,也不发表。我们这些人都玩过了,可以了,就空出来,一般我二十几岁的时候我不要看五十几岁的,那会很讨厌的。另外现在我这代人霸占美术界,永远是我这代人,你们去看所有重要的舆论、资源全部是我这代人,五十几岁的,所以我退开一点,给年轻人多点儿机会,结果也没有多少机会可以给。

  记者:那近俩月您和翁云鹏在北京的联展、在上海的版画展、以及这次在三木国际艺术中心展览,为什么间展览突然间多起来了?

  陈丹青:我有一个前提就是我带别人,一个是老朋友,一个是学生,我带带他们,你们很势力(笑),看到陈丹青办展览你们都来了,否则翁云鹏是谁,不去,就是这样的。因为这个世道这么势力,所以我只能带带别人,你看我这些天仅有的几次展览都是跟别人一起办的,而且我不管在哪里办,小画廊,弄堂里办都可以,这样可以带带人家。对于翁云鹏的跟影像有关的作品,中国是一个绘画大国,绘画被夸张到一个不太正常的位置,但是对影像我们还麻木,这也是跟我们的教育有关,我们谁都有一个数码相机,谁都看电视、看电影,但是我们不太想这意味着什么,对我们的观看意味着什么,没有。所以他在做这个事情不太容易讨好,不像其他做当代做得很耸动,很调皮,比较容易吸引注意力,他没有,他做的我认为是严肃的艺术。所以我只是带别人,陪别人,但是我自己不办,你看不到我一个个展,这个展览我声明“不是我的展览”,这是曹老师和那两位版画师傅的展览。

  雅昌艺术网:您选择接受三木国际艺术中心的邀请,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陈丹青:都不是我选择,是他们选择了我,他选择了这批作品(笑)。这是曹老师(22院街负责人)在做的事情,他负责制作这批版画,他是策划人。由三木来展览。然后作品又是版画,前头的名字是“陈丹青”,主语是“版画”,版画作者是那两位师傅,你们要把他们的名字说出来,让他们得写上去,谁制作了油画,谁制作了版画,谁制作了素描版画,是谁的版画呢?是制作老师制作的版画。是谁的画呢?是我的画,这个要弄清楚,刚才我进来看到那张广告,我觉得就不对,你印了我那张油画,会给观众一个误导,这张画我要去看,一看没有,一张都没有,全是版画(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