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推荐作品
美丽道国际艺术机构
积分:0
加关注
  • 资质:
    AGA
  •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6分 7分 8分 9分 10分 4.5
  • 印象:
    郭润文展览 专业机构 像美术馆 展览非常好 很厉害样子 添加
    确定
  • 经营时间:
    10年
  • 展厅面积:
  • 地    区:
    北京-朝阳-22院街
您所在的位置:美丽道国际艺术机构>画廊动态>正文

冷军:我能够保证我今天的画肯定比昨天的好

2012-10-30 18:01:17          

雅昌讲堂现场

常磊:冷军结合他个人的经历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走到超写实,一步步地调整自己,我想大家很感兴趣的是你对自己具体语言的处理,以及你刚才讲到的观念、看法。比如你对整体观念的看法,你对色彩的看法,你对造型的看法,你对画面综合节奏的一种处理的看法,我估计这个东西可能是大家最想听到的。

我能够保证我的每一张基本不一样,今天的画肯定比昨天的好

冷军:说来话有点儿长,尽管我是把大半年的时间把这个过程完成了,但是为什么我会完成这个过程?前面一定有铺垫,再谈谈我前边的事情。我小学的时候喜欢临摹连环画,连环画就是很大的场景和场面,但是连环画我不会从整体开始,都是从这个脑袋画完再画那个脑袋,那个人画完再画那个人,场面很大,都是人,在这个过程中训练出来在一个方块以内人的脑袋在哪个位置,比例关系可能就不清楚了,那么小,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里边的板报我画水墨的雷锋,三年级画水墨的雷锋,就有一点水准了。在之前画连环画,纯粹临摹连环画,构图、透视关系等等跟那个时候有关系,就是造型的能力,你对“形”的敏感能力、敏感度确定了,有一定的关系。

小时候我有两件事情印象特别深,一个是读初中一年级或者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有一部电影叫《渡江侦察记》,有一个海报,侦察员扑在草丛里边,那个时候中国电影很少,一部电影出来,打架似的购票要看,这种电影很吸引小孩,离我家两站路的电影院,新华电影院,我也不敢在现场画,我就记在脑子里所有的部分全部看好,牢牢地记住开始看,也不知道是水粉、水彩,就是有颜料就完了,说不像,又跑出来,跑出来再看,又记在脑子里边,又回去画,画了以后明显的不像,又去画,又去看,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地这样跑,最后画出来了,像了,怎么像了呢?身体要倾斜一点点就像了,这是一件事。

另外一件事,读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母亲给我找了一个老师,那个老师是画国画的,在一个国画厂,那个厂专门制造古画,就是成批地画往外卖,一块钱一张,销往日本,我每个礼拜到那里去看他们画画,我母亲认为这个就学画画了,以后就到这儿来,这个感觉很好。每个礼拜我都去看,有一天我看到有一个老虎从芦苇上扑下来的动作很好看,我也不敢在现场记录,我就记在脑子里边,一个礼拜以后回来,回来画了一个礼拜,再去看,也是这样来来回回折腾几个月,把老虎画对了。这两次的经历很偶然,也不是正道,没有这种学习方法,这两次的经历对我的造型形象的感知、感觉也起大了一个非常大的作用,其实我没有画多少画,我这一辈子真的是大学以前基本上没有画过多少画,我就是考大学以后、大学毕业画的石膏像作业,从开始画作业练习到后来绝对不超过三十张石膏像,就一点点,但是我能够保证我的每一张基本不一样,今天的画肯定比昨天的好,在我脑袋里边已经形成一种习惯了。我原来以为别人都是这样的,后来我高考没有考上,就在社会上跟一些画画考试的人在学习班里和他们混,混熟了几个人,因为我画得不好,我不会那样(正规)的画,我就去他们家里看他们画画,他们画了一摞,我说不可能,哪有画那么多画的,他说不信你就去看,结果一看真是那样,水粉、素描、石膏像,但是我一看几乎每一张差不多。我说:“你怎么每一张差不多?”我很奇怪,我另外一个朋友拿出来也都是差不多,我就知道了。这是我现在回忆的,当时我以为大家都是今天这一张比昨天那一张要好,明天比今天要好,我以为都是这样,这个过程跟我学理科也有关系,我父亲老是不让我画画,学理科,数理化等等,后来我觉得我应该感谢他,这个可能就是艺术有什么东西做基础,那个东西还有一个基础,基础还有一个基础,可能我的基础说不定就在理性的思维上。

我硬是用我的理性思维把感性颜色搞好

我画色彩也是这样的,过去有一个说法:“色彩靠感觉、素描靠理性。”我的感觉特别不好,但是我硬是用我的理性思维把感性颜色搞好,理性控制感性,我知道怎么感知,而不是生理性的感知,是一种认识上的感知,这个感知很牢固,如果是生理上的感知随着身体的退化它会退化,如果上升到理性的感知是不会退化的。我这一批写生的作品色彩是惊人的准确,就是对象的感觉,一模一样,冷暖关系什么关系我原来都不会,因为我原来只会造型,画连环画,色彩没有感觉,所以我的同学就说我“你没有色彩。”我说:“我这是用颜色画的吗?”他说:“你用颜色画素描。”我老是不理解,后来慢慢我就理解了什么是色彩。

色彩也有一个故事在里头,我原来画色彩,人家说女孩子色彩感觉好,男孩子色彩感觉差,我也心安理得,男孩子感觉色彩差就算了,但是我还在往这方面努力,我上班很远要坐电车,有一次我在电车过武汉长江大桥的时候,我看远处,原来也都看远处,突然有一天我看到有色彩,真是奇怪,开悟了,修炼里边有开工、开悟,就是积累,像烧开水一样99度再不烧又成生水了,再烧一度就是开水了,所以我感知到一下一个图片我发现色彩,什么是颜色突然感觉到了。我到学校以后把课一上完就拎着箱子去武大写生了,画出来就是色彩,懂色彩了!懂了以后,不是纯粹是感觉上了,是一种理性上的感觉,这种感觉更牢固,所以我后边画颜色没有什么问题了,原来是一个问题,大学毕业问题都没有解决,画出来的色彩就是没有色彩,同学说我没有色彩,我还不相信,就是这种情况。

力透纸背,绵里藏针这些东西对油画有非常大的正面作用

小学连环画和两次记忆的绘画半年的时间打下坚实的基础,让我在半年的时间内从那种一直到接近超写实的状态,很快达到了。所以我过去画了大量的抽象、表现都毁掉了,小的还有,我还留了很多过去搞的那些东西。当然那些东西很不成熟,纯粹是模仿,对西方的一种模仿,但是那一页非常起作用,起什么作用呢?对“绘画性”的理解起了很大的作用,上边笔的运动,色彩之间的关系,颜料之间的覆盖,所以它的“虚实关系”、“疏密关系”都有所训练,还有国画,国画讲“趣味”、“笔墨”,一笔下去,所谓力透纸背,绵里藏针这些东西对油画有非常大的正面作用,不然我不可能画出这种《竹子》来,因为我画国画出身,跟国画家又不一样,所以两边占便宜,我的竹子在国画家那里也很被推崇,他觉得你这个竹子跟我们那个竹子完全不是一个竹子,你的竹子好像更竹子一些(笑),他的竹子很概念一些,所以我两边讨好,有一点这种感觉,占便宜(笑),就是这样一种关系。

责任编辑:孟玉芳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